專題: 劉慧卿

民主黨的底牌

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現在何俊仁竟然說要求普及平民之選舉乃是「叫價高」,「對歷史政治無知」,這根本是司徒華那一種批評他就是「政治智慧政治道德不足」的唯我獨尊陰魂不散。

一直以來,香港政黨發展不成熟為人詬病,保皇黨中人甚至以此理由來解釋香港實施普選後的危機,藉以延遲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一年又過去,香港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究竟是步向成熟,還是繼續內訌,跟市民的意見越走越遠?

香港容不下活著的傳奇

香港的娛樂圈不許人間見白頭,類似情況放諸娛樂性日高的政壇亦可。德高望重的陳方安生、李柱銘、李鵬飛等在回歸前都是風雲人物,可惜他們如今政治能量已經耗盡,即使陳太紆尊降貴七一、元旦遊行逢騷必到,即使馬丁繼續在一仔筆耕、飛哥堅持大鳴大放,他們的言論也再不舉足輕重,受到的注目甚至連愛乜之聲的高姓男子都不如。

火星上的民主黨員

為何黨員梁黨員認為民主黨講粗口諧音唔得呢?原來梁先生有兩個子女,他害怕孩子看到他在街站派西,不再自豪,還不知如何向子女解釋甚麼是路姆西。梁黨員認為,像他這種懶斯文的家長一定會拉著孩子匆匆走過,裝作看不到。是啊是很熟悉的論調,子女問家長,媽咪我係邊度黎架,這些懶斯文的家長,一定也會裝作聽不到,非禮勿言,要理性,有品。

「底線方案」之恐怖

今年4月,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提出了他對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底線方案」,內容是沿用現時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作為提名委員會,並把提名人數最多的5位作為候選人,以換取泛民入閘,但其後他極速收回這個方案。最近,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重提此方案並列入其建議之一,而上星期《信報》專訪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她認為坊間可重新討論李柱銘的建議。

Facebook Sponsor Post 好煩膠

打工仔不僅要Work Hard,更要Work Smart。每一行都是如此,做廣告尤甚。在千變萬化的網絡世代,少不免做Social Network Marketing,要在Facebook 呃一個廉價的Like,不難;要毀掉一個牌子,令形象插水,實在易如反掌。在Facebook Newsfeed 上,不難發現Sponsored Posts,無論個人、牌子、樂團,做得好猶自可,如果名不副實,或者太煩膠,胡亂賣廣告,除時倒錢落鹹水海。這裡舉一些例子,小弟無興趣,會怒Block的

乳鴿離巢,是時候了

古時商紂王失德,箕子言:「今誠得治國,國治身死不恨;為死終不得治,不如去」。民主黨爭取民主二十年幾年,現在卻連民主是甚麼,都搞不清楚了;特首提名方案,都說要「咨詢巿民」。黨的主張是甚麼呢?要爭取甚麼呢?迷失了,猶豫了,不敢負起責任了。關心政治的大眾預測,將來政改方案民主黨會再次出賣香港。到時離亡黨也就不遠了。乳鴿與其無謂殉葬,不如學箕子出國,留民主血脈。

民主黨的民主野心

關鍵時刻賣香港,是民主黨的核心黨務。在無風無浪的時候,民主黨大抵都能保持黨內步伐一致,劉慧卿跟何俊仁這兩個永遠終身無限榮譽黨員甚少自說自話,有密室談判,都會共同進退「一齊斟」。但是,近來風急浪高,傳媒為政改問題頻密糾纏,他們在忙亂間倉促應對,口徑就開始對不上了。這樣紊亂的傳訊,讓人看清民主黨立心投共的傾向,所以,民主黨前言不對後語,也不失為一件於世有益的美事。

仁本男優,賣身於東瀛,苟全菊花於亂世,但求免毆於街頭。鏵叔不以臣猥褻,卑躬屈膝,打救臣於AV之中,諮臣以報國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鏵叔以驅馳。後值政改,投共於西環之際,陰違於泛民之間:爾來三年又一月矣。鏵叔知臣謹慎,故臨卒寄臣以大事也。

民主黨打的算盤不難懂,以不公平的提名委員會換來民主黨必然能在特首候選人中參上一腳,這個不公平的委員會定能將其他泛民組織的候選人篩走,到時若真的一人一票選特首,香港市民八成由於另外的候選人太親共而含淚投給民主黨。民主黨想藉此魚躍龍門可謂異想天開,在政壇混了那麼多年還看不透共產黨的本質,在這個政治棋盤上想與中共玩博奕無異於與虎謀皮,而且害得還不只是你民主黨,若真的容許不公平的提名委員會,賠上的還是香港人的未來。

人漸漸長大,開始懂得民主政制發展的重要(應該是準備升上中一的零三年),那年的七月一日也跟家人參加了人生中第一次遊行。可是,那些年爸爸卻經常在家裡說民主黨「搞左廿幾年都係咁」、「越黎越無好感,呢個黨都係撈政治油水……」等等傷盡當時我心的話。儘管我沒有反駁爸爸,但我仍然堅信支持民主的就是「好人」(哈,那時頭腦真的很簡單),所以民主黨仍是值得我相信和支持的。

最能體現岳不群同「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相似之處的,在於他們對後輩的態度。岳不群收林平之作弟子,是為了《辟邪劍譜》。君子劍與令孤沖由師徒關係變成反目成仇,也是自看不順令狐沖桀驁不馴的性格而始。讀到此,不妨比較一下「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又是如何?隨便引幾段新聞︰《八九十後欠獨立點搭車都要問》、《港大畢業生驕縱 失僱主心》,又或者看看蔡東豪先生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的鴻文。買不起樓,是你們沒本事﹔發點牢騷,是你們不包容。

人會讀歷史的,我們就是「重視歷史,尊重經驗」才鬧民主黨,蔡東豪卻出文恃老賣老講「那些年」的體驗,主觀地「很刺耳。我聽後有點不舒服」,卻不懂客觀地看民主黨一路走來,始終唔得,主觀的人有盲點,客觀的人有理性,幹嗎上位者常鬧後生仔無理性,今次身份轉了?再看下去,讀懂了,「最近看到她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撰文談香港民主進程,我想反問批評她的年輕人:你們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嗎?」原來要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才能批評。

想想自己的份量

蔡先生最後叫人批評別人之前,想想自己有沒有份量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撰文。那種向新一代宣戰的霸氣,令人失笑。是昨日的我打倒今日的我吧。無論嘴裡支持民主還是中共,老屎忽都是一個樣子。當年教改被千夫所指,官員竟然說學生是受資助的,沒有資格批評;你們為甚麼天天批評梁振英?你們有沒有資格住禮賓府?你們有沒有向北京下跪的資格?沒有?計月薪吧。一個月月薪不及梁振英的,沒有資格議論他的政策;連公司都沒有一間,不懂做生意的,有甚麼底氣批評白手興家的李嘉誠?都閉嘴吧,你們算老幾?你們管過中國嗎?你們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共產黨?

男人的浪漫,定義遠不只豆腐火腩飯。學生時代球場上血汗交流,Online Game通宵達旦的撕殺,A片閃卡互傳,這一切點適,永遠在心頭。哥們的感情,絕不是甚麼基情或BL,只是簡單一碰酒樽,盡在不言中。為生計,為家庭,為異性,兄弟們總有聚少離多的一天,各自的天空縱橫馳騁,難得聚頭,就更珍惜。珍惜,那些能共你話當年的死黨,就算中年發福,回不了當打的死o靚仔,到老死這班人仍是永遠的老死。

原本我希望在選舉之後,再寫part 4以作修正及提出選後的分析,最終卻因為事忙未有實行。現在人網執笠,當日文章之中的一些分析,可算是「不幸言中」,但就現在的最新情況,由於無甚工餘時間,我也未有緊貼掌握。最低限度,我也想先聽聽毓民在今天(3月25日)的網台節目的親口回應,才再作思考。於是我決定先在這裡重貼舊文,當中會作一點時間性的補充,先讓那些新加入「食花生」的朋友補回一些基本的背景資料。不過我想強調,我是沒有關於人網的內幕消息。我的觀點主要是基於我在師侍毓民期間對他的印象,可以說我的所謂分析是毫不客觀的。我旨在將我所相信的說出來,作為眾多說法的其中一個,供公眾參考。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