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劉江華

掛念劉江華

華兄:去年九月,你在超級議席敗選之日,一眾網民到你辦事處外舉杯慶祝,載歌載舞。那天我跟友人說,沒能參與其中,與眾共賀這個看似普天同慶的日子,實在多麼遺憾。短短八個月,我的想法卻有一百八十度轉變。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

讓世人看見香港

如果覺得荒謬的話,請你從今日開始,留意聯合國的一舉一動,並鼓勵身邊的行動者積極參與。至於面對「勾結外國勢力」等無理謾罵,大可一笑置之。我們都是世界公民,連北韓這個「強悍國度」都不退出聯合國的話,那麼筆者倒期待中國政府能夠順應香港維國阿伯及愛港力之流,退出聯合國,讓這個世界少點紛爭,變得更美好了。最後,我實在不得不多謝很多有名及無名英雄,過去多年在沒有鎂光燈之下,為我們香港人在聯合國捍衛自由的先行者,包括我們熟悉的何秀蘭。

區議會田心補選淺見

吹得大,輸得大,泛民大哥大姐們都給予支持丁士元,卻落得慘敗收場,輸的不只是丁某個人政治生涯,連你們的大名亦一併輸掉。12鞍泰補選,民主黨與新民主同盟比鬥,同樣以「民建聯B隊」形容新同盟,彷彿普天之下,除了你民主黨外,其他人都不可參選,否則就是共產黨一樣。此等作風何其霸道,甚與中共指反抗的人是外國勢力指使而顛覆國家的說法一樣。這種行為與民主黨指人民力量為「宇宙唯一民主派」又有何異。又以「借枱」一圖作為打擊手段,又何嘗不是跟你的冤家人力一樣,實在使人反感。

懷念劉江華

觀乎蔣小姐的痛罵長毛的表現,不禁令人聯想起當年抗金名將韓世忠之妻梁紅玉;其氣勢之磅礴,用字之激昂,論述水平之高,卻又稍勝當年紅玉擊鼓退金兵,直逼當年董太的「洗手洗手洗手」,真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短髮可勝長毛」。但隨着筆者年紀漸長,熱情漸滅;對於如此激烈的舌戰已經無甚感覺,老人家難免懷念起當年辯論技巧出眾,卻有道貌岸然,深的曾鈺成真傳的劉江華。

劉江華的「豐功偉績」罄竹難書,由他被迫退出港同盟、自立「公民力量」及加入民建聯開始,他已被封為與呂布齊名的「三姓家奴」;奈何他空掛著同樣的稱號,卻只繼承了呂布的勢利及愚頑,僅向中央馬首是瞻,多次在重要的政治及民生議案上與民為敵之餘,在對待議會拉布的態度上更「十年人事幾番新」,其嘴臉在泛民支持者當中早如過街老鼠。於是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當他決意出選超級區議會,大量市民寧願含淚投民主黨都不願見此人入局,結果終得償所願,將此老逐出議會,一時間市民歡騰,為這次選戰的陰影塗上一道彩虹。

輸了選舉何須怕,自有肥缺留江華。(潘大浪 題)

長頸華

.

為甚麼是劉江華?

吹了大半個月風,政府終於在12月20日下午4時發新聞稿,正式委任惹火到極的劉江華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民望之低,令人咋舌,早前他參選「超級區議會」議席落敗,大批市民自發到他的辦事處慶祝,其民望可見一斑。政府為何要委任一個民望如此低殘的人做副局長,還要是這麼一個「惹火」的政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