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老賣老黃秋生

批評別人不能吃苦,只挑剔生活水平,完全忘記(或選擇性看不到)不同年代的經濟和物質水平,從前社會很簡單,只要肯努力,還是有機會的!現在呢?心照吧!一開口就取綜緩拿公屋,那麼好的福利,老鬼們當然看不順眼吧!與當年比較,我們的確生活好了,但不等於可以用當年的標準去批評我們這些「後生仔」。

特區貧苦大眾住於劏房、板間房、天台屋、籠屋的超過二十萬人,公屋輪候冊申請人也超逾二十萬人,政府建議的新目標,能否兌現「三年輪候期」承諾?能否讓這群「無殼蝸民」上樓安居?答案不言而喻。特首梁振英經常以「覓地困難」為借口,替其高地價政策護航,其實是鞏固屯積居奇的地產商霸權,什麼「辣招」、「長遠房屋策略」都沒法把房價調低至合理水平,沒可能讓年輕的也可置業成家。

世代之爭

當年,百廢待興,殖民地政府可做的根本少之又少,從大陸來港的大多數,不是移民,是走難,能有一瓦遮頭,一餐飽飯,已是上上大吉,還能說甚麼生活質數?就算香港當時環境再差,也差不過中共治下的新中國,亦因為有此對比,他們至少有一份上進心。注意,問題癥結是對比。世間如無對比,則亦無好壞。他們從一無所有到萬丈高樓;我們則從萬丈高樓,一步步的走到一無所有。

這個單位依靠一扇大趟門與一列摺門,便將露台與廳房空間按需要分割或合體,正好示範了何謂「空間變魔術」。近年有不少細單位均會透過百變間隔的形式擴大空間感,這種設計對於追求空間感又負擔不起較大單位的用家,有一定吸引力。

「囍匯」熾熱的銷情,令不少市區重建「劏房」項目加快銷售步伐,其中一個項目就是新世界位於南里8號、10號及12號的「Eight South Lane」。「Eight South Lane」全數約95個單位,其中約76個為一房連開放式廚房單位,餘下的19個則為全開放式單位,本博率先為大家分析單位的間隔特色。

以上兩個實例說明,即使中小型單位,只要發展商悉心「包裝」,要豪宅化絕對不難。從物業位置和間隔看來,維峯跟早前開售的yoo Residence均同樣針對一眾「高入息、高增值」和「熱愛大都會生活」的金融才俊,分別在於前者基於附近環境不及yoo Residence高尚,入場費或會略低。市區舊樓重建後,新建的樓房大多以「劏房」設計,並以天價銷售。在「低增值人士要離開香港」的大環境下,舊樓居民即使手持賠償亦未必能負擔新樓價格(否則地產商暴利何來?)的情況下,會否變得窮途末路呢?

肯挨劏房的女人

還未結婚 o既你,如果有一天,突然心血來潮拋下一句「不如我地租劏房一齊過下二人世界囉」,如果,只是如果,她像米曹一樣眯著眼,四萬咁口問你「你想租邊頭呀?」

活出非基督的基督徒價值

由往年經營劏房,到現時利用申報機制的灰色地帶提前購買地皮以搏取收地賠償,兩者似是沒有存在明顯上「犯法」問題,但這種走精面的做事手法卻是「師承」自幾位前任高官: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曾蔭權特首在慳電膽政策上益親家。可以說這是香港官場的「潛規矩」。陳茂波將此等手法化為已用,不單作為問責高官不合格,更進一步破壞他另一個身分 – 基督徒的見證。

菠自小愛鑽營,錙銖必較。天資敏悟,生財有道,尤好《避稅會計》及《僭建方法》。及長,勤修劏房,經營達旦不寐。酒量驚人,御前,必對酒三百杯。學卸責於震英。英卸三責,皆中妻,以示菠;菠試卸一責,中其子;再卸,又中。英大驚,以絕技「語言偽術」教之。菠由是益自練習,盡得英術。

港共傀儡政權十多年來不斷說著要增建公屋,博客地產小子篇《CY彈票,將香港變成地獄!》羅列晒罪狀出嚟,公屋又唔起,劏房又話之你哋啲窮人死,公屋地變豪宅更加係罪無可恕。「三年上樓」承諾由曾蔭權搭肥閪鄭汝樺鳩吹到依家嘅梁匪振英搭變節老鴿張炳良,但結果係新落成公屋數量越趨下跌,依家每年得15,000個。輪候冊就超越21萬。我就真係唔撚柒識計 210,000/15,000 點樣可以 = 3???

特區政府卻不斷訴說著公屋地荒,這簡直世紀大謊言。大量前公共屋邨拆卸後不是重建給市民安居,而是將土地拿到拍賣場上給地產商興建豪宅,這些包括新發邨、元朗邨、北角邨、出谷道邨、何文田邨近常樂街一側。要是這些土地重建公屋或居民,能令數以萬計家庭獲得安身居所,如今卻變成腰纏萬貫暴發戶才能負擔的的豪宅,小市民只能望樓興歎。

究竟香港有多少劏房呢?民間組織「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曾在2012年公布全港有二十八萬劏房戶,住有大約84至112萬人,人數驚人;工商專業聯會則委託港大統計及精算學系在同年進行調查,把4000元以下月租的私樓單位當作劏房,指出全港約有20萬人「困居」(劏房、板間房、天台屋、等環境惡劣的居所),其中住劏房的人接近15萬;社區組織協會也估計至少有20萬人居住在劏房。不論哪個數字最準確,總之劏房問題日趨嚴重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由於土共人才已經缺乏,再加上梁的背景底子更不是土共的主流,也不是財閥要找的代理人,這形成梁要找出色人物便有極大的困難。的確梁是中共少數的精英,這是不容否認,但奇怪是他卻沒有班底,有班底卻是相對能力較差的一群,比起董建華時代確實是天與地之比。

恆基地產捐出農地為青年人建屋,表面上是一宗善舉,但只要大家細心觀察,就會發現當中的所謂「善舉」,對青年人的幫助相當有限。這類「上車盤」最終會否變成形式大於一切,就很視乎恆基的造化,和將來物業的售價了。

這個單位實用面積322平方呎,跟近年3人家庭獲派的公屋單位差不多。不過公屋單位雖然原則一房間隔,但設有固定廚房,而且能間出兩間睡房;至於示範單位,兩口子居住應該勉強夠用,但不要奢望能間到兩間睡房了。這個單位與早前介紹的開放式單位面對同一個問題,就是單位的開放式廚房不能明火煮食,只配備電磁爐,住客的煮食模式同樣會受到限制。

圍城

我也曾經怨屋企窮,長大了才明白不是屋企的錯,更不是老豆的錯。當你一世人誠誠懇懇、老老實實咁打一份工 - 係我地係讀唔到書,但就算係揸小巴、揸的士、做侍應、做sales,安於天命自力更生做好一份工,唔係去偷唔係去搶,雖然微不足道但我都係為呢個社會出一分力。到頭黎,換黎既係三餐不繼既生活,甚至一場大病、一場意外已經足以令你成頭家無瓦遮頭,更加唔好講買樓想有個安樂窩咁奢侈。到底我地做錯啲咩?係唔係老老實實打份工、唔去炒炒賣賣就係我地既錯?點解一個社會可以咁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