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勇武

寄生獸

寄生獸的故事,很清楚說明根本沒有所謂兩條路線之爭。因為所寄生的人體死亡,寄生獸不能獨立自存。雙學及佔中三子隨著清場偃旗止鼓,勇武派卻沒有乘勢而起,號召龐大的群眾,發展出新一波運動,實行「以暴制暴」的方針。原因很簡單,因為勇武派必需寄生在和平抗爭的群眾之上。無論是世界歷史,或是只 看香港近年群眾運動的經驗,必須號召一場和平的示威,方能聚集大型的群眾,令到警力無法拘捕或驅趕,才出現勇武人士上場的機會,有其他群眾大大分擔了拘捕 風險,他們才可放肆勇武。

七一後談

離地的說一堆信念,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是很空泛的。話說完了七一後去食火鍋,店裡那位上了年紀,應該讀書不多的伙記,跟佢談起七一、六四,他會說,既成歷史的事平反來幹甚麼。你可以說他是中國人的奴性,我會說這是接觸不了資訊的禍。一來民陣的地區工作做得不好,二來做地區工作的團體很少會談起政制,三要向一些連西方國家的太陽也是由東方升起的人解釋政改,是一個艱鉅的任務。

欲說還休

悲哀的是,香港人仍未能接受勇武抗爭。一講勇武抗爭,香港人的反應就如李小龍電影《猛龍過江》裡的伙記王大叔(黃宗迅飾)一樣,面對著惡勢力百般羞辱,「哎呀,打爛咗尐野都係自己架!」香港人睇咗幾十年李小龍電影,讀咗幾十年武俠小說,全部係白讀,白睇。就算無睇過《猛龍過江》無讀過金庸,《古惑仔》點都睇過掛?就算只睇童話,都聽過三隻小豬同小紅帽掛?唔通香港人都係只睇天線得得B?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