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動物權益

上星期前往觀賞音樂劇《DOGs》,演員有劉雅麗、林澤群、羅敏莊、陳康、朱栢謙、鄭至芝等,陣容鼎盛,個個唱得演得;歌詞亦寫得好,句句揪心。演員的角色都是狗,故事背景是一個泰國研究所,專做動物實驗,包括活體實驗、活體解剖,幾隻主角一同被困在這裡,從他們的逃離過程展示動物的內心世界與人類的殘酷;劇情清

巴塞隆納 - 當地一個動物權益組織週日組織多名示威者,裸體,將類似血液的液體塗上身,「血腥」示威反對殺動物取皮毛。示威者打出,「為了件褸,你要多少條命。」

愛動物,請由領養動物開始

十八區動保專員公關 Zoie 經常就虐待動物事件和警方開會。她指出未必每一位前線警員都懂得如何去應對動物虐殺事件,動保專員的職責就是市民與執法機構的溝通橋樑,有需要時更會協助搜證。「之前在太子的NPV (非牟利獸醫診) 附近後巷,發現了一具貓屍,死因可疑,因為牠的肚子被刺穿。即使動物之間打鬥,牠們也會極力保護自己的要害,反而屍體上傷口齊整,並不似是動物的咬痕,那幾近可以說是一次虐待動物致死的案件。」有時警方會將相似案件列入屍體發現案,直接叫食環署員工把屍體清理掉就完事,「簿」也不用落。

巴塞隆納 - 當地動物權益組織「動物天然 AnimaNaturalis」週三為響應「全球被圈養動物權益日」的活動,在伯恩市場前地行為藝術。兩名示威者全裸,在一個巨型紙碟上扮成被擺上台的美食一樣。而在巨型紙碟旁有一對巨型刀叉。活動的口號是「你可以吞下多少殘忍?」,而組織則希望民眾能「留意到牛扒背後,動物所售的的痛苦和殘忍。」

多年來,我們催逼政府盡快為139B修例,圖禁止寵物私人繁殖繼續殘虐動物,遺害社會。 但漁護署竟然倒行逆施,完全漠視動物的福利及公共的衛生下,只求向私人繁殖者獻媚,討好商家,強行借139B修例,向私人寵物繁殖發牌!縱容不法份子將動物推向地獄!

再看不到日光

1月21日警務處長曾偉雄說,在警隊內成立動物警察,「做不到」;同一場合,談到元旦遊行示威者堵路,一哥鏗鏘斷言,「危害社會」的行為要果斷處理 - 深水白貓被割肚、觀塘街貓被水喉通插穿腹、順天阿MIU被一踢吐血、小黃狗被火燒重創、屯門貓咪被肚抽腸、筲箕灣眾狗隻被人用塑膠帶綑綁嘴部,無數的「被」,罄竹難書。筆者很傻很天真,想請問一哥和市民大眾,在馬路(堵路)打邊爐和肚割打動物,哪一種行為更「危害社會」、更不容於人性與道德?

尖東肥貓忌廉哥

大家去搵隻貓嚟尋求歡樂嘅同時,亦應該注意應該如何對待、保護佢。佢唔怕人唔代表可以任你魚肉,唔好話「你摸佢又摸」隨時搞到佢惹到皮膚病所以要絕對禁止之外,太多人哄埋去而有嘅心理壓力。所以唔好成堆人圍住佢 ,更加唔好大呼小叫。影相勿用閃燈呢個亦係常識,依家求其搵部電話嘅影相功能都Night Mode 可以加大光圈,暗得滯影唔到唔該下次請早,在日間拍攝。人哋養隻貓俾你玩唔係奉旨,雖則高生亦曾經向我明言「最緊要大家開心」,但我還是建議「係咁意買枝水或者一包香口膠」,體現香港人嗰種禮尚往來互相尊重嘅精神吧!

熊老公,我們分開在不同冰塊,各自漂流了好幾個月了,你有否也看著同一個太陽想我呢?我眼前的夕陽,比平時的特別柔和,溫暖,平靜...是不是因為日落之後,飢餓與寒冷不再;殘殺動物的血腥事件會消失;世界從此沒有不公平不公義;平靜,是不是因為以後再沒有自私與貪婪,最後能留存不滅的只有宇宙的大愛?以往人類蠶食了地球所有資源,甚至用盡方法控制大自然生命的自由與權利;今天他們卻帶著所謂的財產,逃到山上去,害怕得要死!當他們回望自己一生,會不會發現,原來從未真正活過?

熊貓竟然可以生存,是大自然的巧合;綜合熊貓的習性及生理,牠們在秦嶺及四川竹林以外絕對不能生存,係必死無疑那種:熊貓BB夭折率很高,這又是眾所週知,一來因為每隻熊貓都係不足月的早產BB,而且熊貓媽媽不是好媽媽,經常壓死自己的子女。熊貓無論在牙齒結構乃至消化系統,生理上都是肉食性動物,故此竹葉並不能被有效消化,效率不足,唯有以多「搭夠」。熊貓的「死唔去」,完全是建基於竹的「成功」,這些年來,人為破壞和氣候變化,令竹林面積減少,熊貓習性及生理的缺點曝露在殘酷的大自然中,實在非常悲哀。

膠紙:生命

生命寶貴,但只有人的生命才是寶貴嗎?萬物也該如是。

給虐待順天貓的人渣們

孟子:「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通常有仁之人,都會對萬物產生惻隱之心,動物當然不能例外。但很可惜,你們這班虐待順天貓的青年,不積陰德、不做仁人之餘,還要殘害生命,難怪你們已經成為犯眾憎的人渣。

流浪動物的源頭,往往就是寵物店裏長期賣不出的動物,或是無良「主人」的失寵貓狗。愛護動物協會和其他動物收容所裏有無數等待領養的動物。愛護動物協會的網站資料顯示,他們每年就收逾8,000頭被遺棄及流浪的動物,而每年獲領養動物的數字只為2,600頭左右,不幸的貓狗就逼於無奈地被安樂死。那些純粹爲了購得純種貓狗自私人們,每一次光顧寵物店,實際上,即是剝奪了收容所裏的一條生命,或者動物的一個回家機會。筆者相信,杜絕了供應,流浪動物數目將大減。

原來屋苑的流浪貓,就是令蟑螂等昆蟲數目下降的「大恩人」。2個月前,筆者開始餵飼屋苑下的流浪貓。與其說是流浪,就說牠們是無家可歸的貓吧。這些貓兒都由東涌的愛貓義工定期照顧,並且進行了捕捉、絕育、釋放 (Trap-Neuter-Return, TNR) 手術,不致令社區出現更多流浪貓。昨天(26日)晚上,座頭的管理員說,有住戶投訴貓兒在大廈門口附近聚集,「有礙觀瞻」;如不作出處理,會自行要求漁農署捕捉云云。聽畢以後,筆者真的無名火起,有感這個城市的人真的病入膏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