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勞工

嫻姐話:「唔好講到『出賣』個字眼,呢個我最介意」。其實我好介意「你介意」呀嫻姐,你呢句係等於「我有出糧但我唔做野,但我介意你話我唔做野」。一個咁「細蟻」嘅侍產假議題,唔表明贊成定唔贊成,坐喺議事廳做listening,唔投票。維護工人權益係工聯會頭號任務,你又mission impossible,咁點解你唔保持緘默呢?你到底有冇智慧架?曾主席個句「我建議你少d講無乜用嘅說話」係同時適用喺嫻姐身上。

兩年前立會選舉,表明「要求立法推行7天男士有薪侍產假」的工聯會,這天坐在議事堂內,不敢贊成修正案,甚至衰到齋坐不投票,他們說,「3日袋住先,好過渣都冇啦,之後慢慢再爭取」,與對待假普選的口徑,如出一轍。事實上,即使工聯會全數支持修正案,最終也必然被分組點票卡住,這樣其實一石二鳥,既可「履行」競選承諾,又不會搞到要政府撤回,他們就是衰到連這場戲也不願意。

係香港做苦力好過做製作

香港人很奇怪。「我下星期結婚,可唔可以幫手影影相」「我地呢個活動預算唔夠,可唔可以幫手做下義工拍拍花絮」咩叫影影相?咩叫拍拍花絮?我敢講只要是在行內的人,他們投放的資源根本遠高一個飯盒,器材,運輸,經驗,精神….最重要的:日曬雨淋

李師傅見證了2000~2010年煤炭行業「黃金十年」的歷程—全國煤炭工業總產值由1513.28億元增加到了22109.27億元,增幅達14倍;2011年12月,煤炭開采和洗煤行業的銷售總收入達到3.62萬億元,總利潤4342億元,達到了歷史最高記錄。可是,在好景的情況下,李師傅的生活並沒有得到任何的好處。現在工資雖然還沒有下降,物價卻瘋狂地上漲,生活水平下降,走著下坡路。

從2007年以來,我們「關注新生代農民工計劃」就開始關注四千萬建築工人的勞動狀況,尤其是拖欠工資、工傷拒賠、維權無門等問題,而這些問題無不與勞動合同沒有落實緊密相關。建築行業,可以說是最需要勞動合同來保障工人權益的地方,最殘酷的欠薪、最頻繁的追討、最暴力的勞資糾紛,如此嚴峻用工形勢,卻往往缺失一紙勞動合同。2011年,我們聯合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等高校師生力量對北京、重慶、上海、深圳四大城市的建築工人生存狀況進行了專題調研(回收有效問卷1064份,屬於有科學推論意義的大樣本),結果發現75.6%的建築工人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而在簽訂過勞動合同的工人中,65.6%的工人自己手上沒有勞動合同,簽過的勞動合同形同虛設。2013年,我們再一次對全國建築行業用工狀況進行調研與深度訪談,遍及北京、成都、武漢、鄭州和沈陽等城市。本次調研共發放問卷1600份,有效回收問卷1445份,有效回收率為90.3%;除此之外,我們還走進工地、宿舍區,對工人進行了深度訪談。

低失業不等於全民就業

根據經濟學者的定義,全民就業是指可供市場使用的人力資源基本上已經被市場用盡,有經濟學者更進一步的將全民就業的失業率推算為3%至6%。梁振英口中的「全民就業」,就是香港由2011年初起維持的百份之三點幾的失業率(只是既然失業率是由2011年起維持,這又跟一男子政府有甚麼關係﹖)。失業率貌似不高,但香港是否已無可供市場的勞工呢﹖

平安夜的深宵裡,紙醉金迷的佳節過後,我沒有一如以往地在蘭桂坊攬住洋妞嘆洋酒,而是在尖沙咀熙來攘往的街頭充當城市衛生師,在浮光掠景的鬧市和臭氣沖天的垃圾站之間來回穿梭。

我相信大家在圖中也看到,店舖旁邊有位清潔姐姐拿著掃帚,忙著把發泡膠掃回酒吧門外。因為這些膠粒很細很輕,容易被風吹向街道兩旁—有損市容事小,淤塞坑渠事大。

位於北角油街十二號的「油街實現」,是康文署的一項實踐活化藝術空間、推廣社區藝術的項目。然而,於實現藝術的過程中,除了借助藝術家、公眾、策展人的力量,更以高傲的姿態,貶低基層員工的價值,令其項目可以漂漂亮亮的擺放於人前。當公眾走進這個藝術空間,為香港有這樣的平台而感到可幸,背後隱沒的事實是,該處的清潔工日曬雨淋,被蚊釘蟲咬,沒有一間妥善的休息室,卻在後園的位置與泥堆、老鼠共處。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由於香港及印尼政府失職,無法保障外傭免受廣泛剝削,令赴港當家庭傭工的印尼外傭頓成販運人口,猶如現代奴隸。

去屆港大學生會幹事會倒行逆施,大家都記憶猶新,你當時亦因此出來競選,希望撥亂反正。陳子君有證據充分證明自己清白,她被誣衊和解僱背後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同學之間的鬥爭鬧劇,這些你完全清楚,亦曾經不止一次表達過對陳子君的同情。現在你上任已經超過半年,任期也剩下不多,為什麼還不能就這個問題作出合理的處置?

伯恩 - 瑞士國民週日就數個議題公投,其中通過了俗稱「香腸立法 Bratwürste legalisieren」的新勞工法 Arbeitsgesetz 公投案。公投案總共獲得56%的國民,26邦中18邦的支持,獲得通過。該公投案得名於支持公投案一方指出,在舊有勞工法下出現荒謬情況:在星期日凌晨0-5時,加油站的便利店只可售賣在0時前煮好的香腸,但期間不能售賣未煮好的香腸,或制作新的香腸。因此支持公投案的一方,就以香腸為標誌。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每個年代都有為了夢想奮鬥到底的戰士,40年前的韓國青年工人全泰壹也不例外。一輩子都在貧困與剝削中掙扎求存,經過幾番彷彿徒勞的行動後,他實踐了自己去盡的方式 - 在一場靜坐示威中,引火自焚,警惕世人不能忘記勞工階級的慘況,不要停止改善勞動條件的努力。

隨風而喜?

正當大家在早上起身的時候發現八號風球高懸,得到難得的額外休息時間。可以多睡一點去彌補那平常超長時間工作的辛勞。但當到大約十一時左右,天文台已公佈大約下午二時左近會除下八號風球。這意味著有不少的人已經要為大量「打工仔」上班而準備。但這些人在出門的時候,八號風球仍然懸掛,假若他們在上班的時候遇到任何意外,又有沒有任何保障?

「印」象.銅鑼灣

我們於剛過去的星期日(14/7)舉辦了本年度第一次的「香港爪哇村」印傭導賞團。在這個旅程中,我們帶領了參加者進入了印傭在星期日的生活,以另一角度,重新認識印傭,重新認識銅鑼灣。

唔得閒,點追求價值?

在這樣緊迫的生活中,就是不可以用廉價換取到生活態度,於是大家唯有在僅有的大假或者回到家中睡前的一個小時,用很多錢去得到生活態度,比如音響、比如單反、比如名車,而你卻對當中的美學一竅不通,因為你根本沒有時間去了解,然後就變成一個只會消費卻毫無內涵自我催眠的暴發戶。這種由金錢堆砌成的生活態度,不過就是這個破壞健康時間管理的工作環境給你維持快感的軟性毒品。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