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北美

國朝知識人熟悉這樣一個美國獨立建國的神話:一群在舊大陸受到 迫害、走投無路的清教徒,坐著船到新大陸上尋找他們的樂土。他們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並推行「孤立主義」的路線,不想干涉他人,只希望他人「leave me alone」(別理我)。然而宗主國英國仍然步步緊逼,征收重稅卻不給政治代表權。最終,他們在迫於無奈之下揭竿而起,宣 布獨立,並戰勝了宗主國的軍隊,獲得自由,並通過協商建構了一個優良秩序。這個「官逼民反」的故事中每一句話都有虛構的成分。有兩本書將有助於我們認識這些虛構,一本是美國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險的國家》,另一本是大英帝國主義的辯護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國》。

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敎!

夏日既盡,一天正值秋高氣爽,我與尼尼到了Tally 南面的St. Marks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遊玩。那是一個自然保護區,區內有大小湖泊、沼澤、低窪地帶、草地等,一直伸延到海邊,作為候鳥、各種隨季節遷徙的昆蟲(例如蝴蝶)、以及許多野生動植物的棲息地。我們沿着人工建成的堤岸在區內欣賞自然美景,走過一個個沼澤淺湖,看着野鳥們在捉魚捕蟲,正在享受着藍天白雲青草綠水之際,忽然發現,不遠處的堤岸上面,有一個灰色的瘦長身影在晃動…… 對方竟是一條鰐魚!

女神卡卡真的受傷了?!

自從加拿大滿地可最後一場 “Lady Gaga BORN THIS WAY BALL” 演唱會完結後,女神卡卡在TWITTER及FB 忍痛宣佈要暫停餘下在北美的場次,其後更改作取消。原因是她早在這最後一場的前一個月已受傷,但一直隠瞞,直至現在不能再堅持下去,甚或不能行走。她也求小怪獸們(”LittleMonsters” ,卡卡的粉絲)原諒她的不誠實。

餵母乳不一定是親生媽媽,其實中國自古以來已有「奶媽」這種職業,就是負責餵母乳的。不過,現時香港有好多商場和公眾地方,似乎暗中都有不允許媽媽餵人奶的政策。其他地方又如何呢?社會要有健康的嬰兒,就應有母乳庫和捐奶機制,就像血庫和捐血機制一様,要同時與醫院有緊密的聯繫,由醫院提供消毒和檢驗的工作,確保所捐的人奶無問題。其實,在英美、歐洲、澳洲等地均有母乳庫,巴西更多達187間母乳庫。歐洲母乳庫協會的數字指出,目前歐洲有約186間活躍的母乳庫。

美國反彈可期?

一個金融海嘯,讓美國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失業率高企,裁員潮成風,企業利潤下降,國庫也虛空,欠債之高根本是天文數字。這就是過去五年美國的寫照。但情況是否可以退去?要走出谷底,有數項原素在現今的社會是必須的,一是資金、二是創新能力、三是能源支持。這三樣美國現時都可俱備。

二月十一日,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突然宣佈辭職。這是六百年來首次有教宗在位期間宣佈辭職。過去大部分教宗在離世之前,他們的屁股都總是霸佔著聖座;就像中國的皇帝,除非死掉,否則就不退位。今日本篤十六世自行退位,可謂開創先河。對於自由派的普世聖公宗信徒來說,這更是好消息;一個恐同的教宗終於下台了。可是,下一個上台的是誰,是另一個問題。

無何有鄉 第二天

今年 7月1日,是加拿大國慶,也是多倫多年度盛事同志自豪日大遊行(Toronto Pride Parade);同一天,香港回歸中國 15 週年,也是自 2003 年開始揚名海外的七一大遊行。東西半球兩個城市,晚上夜空同樣煙花熣燦,城市的居民同樣忍受酷熱的空氣烈日下上街遊行。我沒有看煙花,也沒有走進遊行行列,我走到張國燾的墓前,待了一個早上。張國燾是共產黨史前期的重要人物。「五四運動」初期各大學生運動積極份子最活躍的那些年,他是北京學生聯會的學生領袖;其後跟隨李大釗研究馬克思主義,在北京組成共產主義小組,並開展北京共產黨的地區工作,指導工人運動;後來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成立,張國燾擔任中共一大代表。翻查網上文獻,當年張國燾五四運動期間任北京學聯講演部部長時,毛澤東還不過是北大圖書館助理員。張國燾在中共黨史上「叛徒」的罪名,好像猶大出賣耶穌那樣留名後世。

兩個瀑布。一個人旅行

我們總是喜歡以某些時間某些地點來標誌人生的旅程。我倆在瀑布下道別,像十年前於烏老木齊一樣,重整腳步後各自朝向不同的前路邁進。年輕的時候,總是想知道沙漠的盡頭是什麼。有些旅程,在來得及以前,還是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