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北韓

這部影片講述九十年代北韓低下階層的生活片段。故事發生在一個失去勞動力的家庭,父親和長子早逝,剩下11歲的兒子和生病的母親相依為命,靠打柴賣木材維生。可是,打下來的柴火也只能讓他們喝上勉強足夠的稀粥,更遑論要換取母親生病所需的藥物。

「沒有自由,就如死亡一般生存。」脫北者池女士堅定的說著。4次逃出3次被遣返,更在北韓被監禁4次。然而,池女士如其他脫北者一樣,屢敗屢試,最終成為了成功脫北的南韓國民。是甚麼能使人戰勝死亡的恐懼?

在審訊的時候各式各樣的酷刑都會被使用,如毆打,不准睡覺,減少糧食配給等比較「普通」的刑罰外,「水刑」或以長針刺入手指甲等不人道的酷刑層出不窮,其中最為可怕的當數「鴿子刑」,「起重機」,「飛機」,「電單車」等一些用人體模仿死物的刑法,曾經有受害者經過十個月折磨後瘦了三十公斤,受刑者經歷這些比死更難受的刑罰後都無奈承認一切強加的罪名。他們被迫認罪後,如果不是立即處決,將會被移送到各地收容政治犯的刑地──「管理所」繼續服刑,當中大部分人會被送入「管理所」的「完全統制區域」勞役致死,只有小部分人送入「管理所」的「革命化區域」受「教育改造」後有機會被釋放,雖說有被釋放機會,但要在「管理所」服刑之後仍活著離開一點也不容易。

中共向來是北韓的靠山,韓戰時中國派志願軍赴朝鮮半島,拯救危在旦夕的北韓人民軍;上世紀末北韓遭遇天災,中國輸入大量物資,使北韓免於崩潰。近年北韓恃着持有核武和導彈,向其他國家勒索糧食和藥物,美國、日本和南韓也不敢輕言對北韓動武,縱合內外因素,似乎這個政權不會擔心因管治差劣、天災或戰亂而倒臺。不過北韓君主從來不是安枕無憂,除了日常提防有官員發動政變,還要阻止國民逃離國境,這就是我們最關心的脫北者問題。十幾年饑荒可能使不少北韓人喪失批判政府的能力,可是數以萬計難民為了尋求溫飽或資訊自由而逃出地獄,然後把親友都帶出來,又向世人揭露北韓的生活,無疑會從內外動搖這個政權。而中國又是阻擋脫北者湧出的堤壩。

不良的蛇頭除了收取每一批成功到中國的脫北者數千美金外,當中會把一些錢不夠給酬金的脫北婦女或甚受騙來到中國的其他北韓婦女變成人口販賣的對象,賣到中國東北的各省賺取更多的金錢。因為中國的一孩政策和傳統觀念所影響,男多女少情況普遍,中國男子到適婚年齡仍未娶妻的問題嚴重,所以一些脫北婦女到達中國後會被送到農村強迫與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結婚或送到各地的按摩院、髮廊等色情場所從事性工作。

早前合眾國諷刺新聞網站流出辛奇人民民主共和國派出太空人「登陸太陽」的虛構新聞,惹來不少網友瘋傳。但有阿根廷高坡山區Andes的《卓會論壇報》,將這樁諷刺新聞當成真新聞刊登,惹來班文網民的恥笑。

不敢做狂者,至少做狷者吧,不要因真心膠頂爛市營造的恐怖氣氛而變成驚弓之鳥,如雷兆恆君所說,如常生活,緊守崗位;當我們收到不公不義的指令時,即使未有伍珮瑩站出來的勇氣,仍然可以選擇不去認真執行。「你不能不開槍,但你可以選擇射不中。」前東德柏林守衛者費雪的名言,於我們身上仍然適用。我難以一一列舉各行各業每個位置,如何推卻不公義的指令而保自己不失,但我相信大部份崗位在「有做」、「完成」、「做得好」、「做到盡」之間永遠有很大空間,容許你hea做、交頹貨、射波,容許你有所不為。正如當年有兩位同學跟我一樣沒簽道歉卡;有前線港鐵員工,會對撒野的陸客說「我們沒有領導,只有制度」;宏利也始終有經紀不怕麻煩,把公司要求簽署的「特首愛國愛港意見書」直送垃圾筒。

假如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也有這種自覺,孤立那幾件沒有判斷能力的真心膠,阻止他們頂爛市,邪惡巨輪的運轉即使不能停止,也可以減緩,因為不論是多麼牢不可破的強權,還是要底層的你和我,去執行指令的。

南韓社會早於2005年起討論制定《北韓人權法》,但主張與北韓修好關係的政黨和團體以法案為南北韓關係帶來緊張氣氛為由而反對,《北韓人權法》一直未能得到南韓會大多數通過。反對《北韓人權法》政黨則多次提出支持南北合作和向北韓提供人道援助的法案,同樣不獲通過。美國和日本分別在2004年和2006年通過關注北韓的人權狀況立法的法案。

脫北者關注組將於十二月十五日(星期日)下午四時在北韓駐港領事館舉辦示威活動,要求北韓政府改善人權及立即廢除政治犯集中營。在金正日死後兩年,即金正恩掌權兩年,北韓的生活條件和人權的狀況與過去金正日時代相比,並沒有改善。在金正恩統治下,1,600萬北韓人民持續承受長期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的痛苦,北韓仍存在廣泛違反人權的事件。

瑞典 – 當地著名內褲品牌 Björn Borg 早前開展一項網上公投,要網民選擇地球上最需要戀愛和誘惑的地方,然後在月底將會在這個地方空投「大引誘力武器」,450條內褲。然而北韓首都平壤最終贏得公投,令 Björn Borg 職員大傷腦筋。

中國剛在上星期第三次當選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中國人權狀況一直欠佳,包括多次強制遣返北韓難民至北韓。脫北者關注組認為如果中國政府再次遣返北韓難民,各聯合國成員應考慮在聯合國大會可中止嚴重違反人權的中國為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

「我不能跟你們合作」

在04-08年的數年間,每年都營救出約一百多名脫北者,離開中國到東南亞各國尋求第三國的庇護,而在06年第一批得到美國收容的脫北者他都有參與營救工作。他坦言,營救過程中他會擔心和害怕,不但犯中國的法律,也有家人的反對,但他覺得每次幫助脫北者,像是把他們從地獄送到天堂,很有成功感。

瑞典 - 當地著名內褲品牌 Björn Borg 月初開展一項網上公投,要網民選擇地球上最需要戀愛和誘惑的地方,然後在月底將會在這個地方空投「大引誘力武器」,450條內褲。然而暫時結果竟然是平壤遙遙領先,而很多票數都來自南韓。Björn Borg的創意總監表示,相信南韓人的投票是「愛與和平」的舉措,而他們也不知道如何空投到北韓,但他們開始研究,會盡一切努力,為北韓人民帶來愛和誘惑。

電影講述北韓派間諜精銳部隊潛入南韓,搜集情報。其中間諜元流煥之任務乃混入貧民區一家庭中,裝傻扮懵,直至國家另有指示。後來國家再派兩青年間諜李海浪及李海真前往當地,假扮成搖滾歌手及中學生。過了不久,政局有變,國家下令所有屬該精銳部隊之間諜自殺,三人拒絕,國家於是派特務首領南下殺人。本文不評論拍攝技巧、劇本、演技等,也不談歷史背景,只談幾句對白

中共戰俘的血與淚

朝鮮戰爭給參戰者造成的災難中,還有比死亡更加悲慘的災難!一類是那場戰爭造成的成千上萬的肉體上的重傷殘者。他們不僅不能享有正常人的幸福生活,還要終生忍受傷殘之痛,確實是生不如死。還有一類是精神上的重傷殘者,他們參加戰爭的可怕後果是被剝奪了人身自由與做人的尊嚴,不僅在生活上遭受種種虐待尤其在心靈上遭受長期折磨,也是生不如死!我和我的兩萬兩千多名志願軍被俘難友就屬於後者。

電影節由只成立了一年多的本地義工組織「脫北者關注組」及來自南韓的「北韓戰略中心」合辦,一連兩日播放五套有關脫北者的電影,包括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Crossing》。脫北者關注組創辦人Owen形容自己是一個「行動派」,和另外三名香港人遊覽南北韓,在北韓看到火車站的乞丐(Owen稱他們「派了些糖」才看得到),在南韓看到針對中國遊客的關注脫北者活動,四人忽發奇想,認為可嘗試運用香港特殊的角色,對中國和北韓施加壓力。他們成立脫北者關注組,開設街站、參與遊行反對中國遣返脫北者,關注組現有約十名義工,這次他們希望透過電影節這種比較軟性的活動吸引人們關心北韓人權。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