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丫島撞船

海難調查報告那條貓尾

司法程序早就成了689隱瞞真相、隻手遮天的藉口,最新一宗事例是張炳良、袁國強假借影響刑事調查為名,拒絕交代南丫島海難調查報告,只是抽了三十多頁不痛不癢的摘要,對市民了解事件真相毫無幫助。所謂交由警方調查,不過是另一個拖字訣,一個誠信儘失的警隊,加一個滿口謊言和爛牙的袁國強,夾份扯貓尾而已。

昨晚倫敦時間八點,即香港時間凌晨三點, 倫敦下著毛毛細雨,氣溫非常寒冷。在倫敦塔橋旁卻有一群港人齊集悼念十月一日南丫撞船意外的死難者,主持人讀完悼念詞後逐一讀出死難者名字,然後眾人一起默哀三分鐘。 現場也有留言簿,讓到來人士留下祝福字句。有默哀人士表示雖然現時不在香港,但看著香港的撞船新聞時有如看鐵達尼號搬,內心感到非常難過。衷心表示希望死難者能安息,死傷者家屬能堅強活下去。舉辦此次活動的是一群留英香港學生,希望透過活動能凝聚港人在英的團結力量。

中央真難做

今次海難,中央是幫錯忙了。不是說中央不應關心香港,而且他們都忘了這裡不是內地,這裡的報章也不是內地的報章,這裡的媒體也不是內地的媒體。中央習慣「皇恩浩蕩」地進行拯救工作,內地傳媒亦懂得自動自覺地歌功頌德。但香港卻不是,對於高高在上的指點江山看不過眼,而且焦點也是放於救援工作及受難者的遭遇。加上後來被發現連救人的人數也要做假,這份情,叫香港人怎樣領下來?

悖逆政治倫理、違反憲政規範,一件事情錯就是錯。甚麼關心幫忙都是廢話,說到底就是乘虛而入,借機擺出政治姿態,向港人表示中聯辦才是他們真正的主人。你平時做騷抽水,我們可以忍,你中聯辦說三道四,我們都可以忍,但借死難抽水,就實在是太可恨。視人命為政治工具是只有黨性、沒有人性的中共習慣,否則梁振英的港共政府怎會在船難發生後仍堅持繼續放國慶煙花?在他們眼中,榮耀和面子從來都是最重要,人命只算個屁。你看大陸當局向來都是如此輕視人命的,汶川地震、毒奶粉、動車事故,一切一切都是政治目的比人命來得重要。

海難中的抽水迷思

有人罵「中聯辦李剛走出來抽水!」,同時有人出來批評「罵李剛的人是抽水!」。到底何謂抽水?海上駕船遇碰撞,如船身損毀而入水,第一時間當然開水揼抽水以防沉船。然而,近年香港潮語「抽水」,大量被評論者使用,其泛濫程度,足以令維多利亞港的海水被抽乾殆盡!筆者撰此文的目的,主要是覺得批評別人「你不要抽水!」,於討論社會事務上意義不大,倒不如直接並有理據指出別人的言行犯了甚麼毛病或錯誤。第二,既然這是一個潮語,筆者也想藉著南丫島海難事件作為例子,嘗試介定一下「抽水」一詞的含意。

港人沒有杯弓蛇影

祝福沒有厭多之理,千紙鶴也不止於千隻,唯獨港人對中聯辦副主任李剛的「善意」特別反感。不解之人,諸如溫云超之流,自然跳出來說堆香港人泛政治化,傻逼太多之類的bullshit。當然,結果如何,自然有目共睹。梁特首變了梁助手也罷,反正誰也知道他只是兒皇帝;李剛主動向廣東省要求打撈船來港,把一國兩制這塊最後的遮醜布也撕破也罷,誰也知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但中新社報道把救援功勞歸功於從不存在的中國救援船,把救援勇士、香港消防、救護人員視為無物,刻意製造中國打救香港之形象,加深中港矛盾,卻不可恕。

狼鷹不去醫院,會被人批評為「冷血」,去了醫院,又會被指為「抽水」。何解?他爸踏在他頭上啊!他爸乖乖坐在官邸看電視寫聲明又怎會令狼鷹左右做人難?有人問︰「出事時間和煙花匯演如此接近,貿然取消,維港兩岸數十萬觀眾又應怎麼說服?」如實告知災難就可以了,人群自會安靜地散去,只怕有些自私怪不能接受掃興的事實然後搞事,但這不是我們認識的本地人,提問的人是否另有所指?這次事故中,凸首只須看著操練嫻熟的各個部門搜救、支援,然後安排調查工作,這些都有現成的程序,毋須強調凸首時時刻刻在「指導」「統籌」。

鴻文一出,陳馬上被萬箭穿心。眾口一詞,執其末段一句「我們可以反煙花匯演,但可否不要以死難者之名來反呢?!畢竟,請不要忘記,死難者在死去之前,他們希望的就是『看煙花』。」這一句是回應網民要求停辦「國慶」煙花匯演一事。在陳景輝眼中,船難和國慶煙花,沒有因果關係,根本是兩件事嘛,我們是不可以借特大死難事故來加持自己的政治願望的blah blah blah。這種思考邏輯,也很「雙輝」、很「八十後」,執著思想潔癖到一個脫離民情的地步。停辦國慶煙花和船難其實真的沒有關係,但是人性是不理性的,將兩件事混為一談才是人性。中聯辦先抽了水,借船難來為「一國」鍍金,民眾看在眼裡,自然也不再跟你一板一眼,不再將事情分得清清楚楚。

從海難看社會危機

社會其實已經出現了兩極化的行為,並且把自我認為合理的想法變成一種原教旨。對方是絕對的錯誤,而無視看出事件的理性,只會發之於情緒上行為,於事無補。有人認為這是歸究於媒體,那麼橫看本港媒體,也只見一個媒體是與政府抗衡,如果便認為他的成功,就是太過看得起這媒體的功力了。而且近一年來與政府立場不一致,所發起的運動,其實大都是透過網上的動力,才是最大的,那些看事件又看不清的人,應該要好好上一課。現今社會運動其實已再不是由媒體所發動,反之是傳統媒體跟著走才是,社會根本正在變。今個星期日已經有網民發起到添馬公園舉行燭光晚會去悼念死難者,這些都已經是過往媒體不能夠即時做到的工作。

處理危難是政府存在的最大目的,所以政治上最值得討論的問題,莫過於政府如何處理危難。而我們在香港從危難中討論政治,目的就是不想救災工作受無謂的政治干預,令生命和財產得到最大保障。每逢遇災難,總有的市民會有這種迷思:為何還會有一班人那麼熱烈地討論政治問題,大難臨頭,大家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救人和關心傷者和死難者家屬,把事件「政治化」,批評這個、批評那個,還有沒有人性?危難中討論政治,在人道上,在具體救災善後工作上,沒有半點負面影響。

決策者日理萬機,需要決定之事恍若排山倒海,根本無暇翻閱報告卷宗,逐一弄清來龍去脈再施然作出決定。因此祇能倚靠他們的管治本能。好的領袖,其本能是救人為先,其餘次要,即使公布真相會掃中央領導賞煙花的雅興亦在所不惜。在災禍當下,切匆讓祇知說三道四的人插手(如多管閒事的李剛),必須讓專業人士出謀獻策,再由政治人物考慮一切因素後作出最終的政治決定,而一旦決策有誤,則由政治人物承擔責任。

早前中國石化貨櫃墜海,嚴重污染香港一事,中國+特區政府失蹤多時,最後要香港市民為事件善後;昨日中聯辦官員卻越祖代庖,「授命」責令中國部門,以第三世界的設備,在事故後8小時「協助」香港打撈。結果中方傳媒即時報導,是中國政府救起95名香港人,重演了「金融風暴是中央救市」、「中央為香港每日供應食物食水電力」、「中央惠及香港」的樣版戲。結果,遇難的香港人變成中國的戰利品。

你吃驚是你常識不足

.

梁振英為甚麼要出現在瑪麗醫院?事發時候,緊急應變中心已啟動 —— 代表第三級緊急應變已經啟動,而應變中心設於下亞厘畢道中區政府合署中座地庫(p.7),而特首是必須要在那裡協調的,離開就已有偷空機制之說,以後基本上都可以特事特辦;但他卻趕到瑪麗醫院開記者招待會,政總失龍頭而被徹底架空,趕去那裡若只是因為李剛主動想去,那這兩制下的香港的權力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弱 —— 這也可以看出施政上那種明顯的從屬關係,也是偽裝一國兩制的Epic Fail。

李剛,你當自己是甚麼?

拯救是香港的內政,根據《基本法》,那是特區政府的職責範圍,就算中聯辦官員要表達關心,也不是這個時候擺出一副京官巡視的姿態,駕臨兵荒馬亂的醫院疑似攞彩。至於他說會向廣東要求派出打撈船,難道他覺得那樣可以建立積極關心香港人的形象?廣東的打撈局派不派打撈船不是一個李剛說了算的,那些聯絡工作是香港政府的職責,不須李剛好像皇恩浩蕩般宣告。一些人會覺得大家反應過敏,就算那不是中聯辦的職權範圍,人家李剛表達一下關心難道也不可以?這可不是關心不關心的問題,而是政治姿態和政治倫理問題。以往中聯辦官員很少會直接出現在特區政府正在執行職務的場面,原因是那會令香港社會覺得直屬北京的官員在干預香港內政。一個李剛出現在醫院,梁振英站在旁邊,那是一個非常之不合適的政治姿態 - 這種高調姿態的直接效果,是給人京官僭越特區政府的印象。

CY:我爸是李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