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洋華僑

最尊敬的父親,你聽到嗎?

你是六十年代成長的海外華僑,正如從未離開過印尼的二伯父說過「海外華人就像遊子,飄來蕩去,不知家在何處。」你們那一代年青人對於祖國充滿了遊子歸家的期盼,更何況你們是圍讀<紅岩>長大的一群,滿懷熱情欲以共產主義建設新中國。一九六六年,印尼政府拒共排華,你作為華僑中學學生會會長帶領華人學生走上街頭保護僑民,保護國旗。學生運動遭軍警鎮壓,你因而被捕入獄,在獄中遭虐打而不屈。同年被逐乘船歸國。我常想像廿歲出頭的你當年抵達祖國的港口時,是如何受到英雄式的歡迎:紅旗鋪天蓋地,口號震耳欲聾。是的,迎接你回來的正是那一個瘋狂的年代。

大學舍堂的「敢」言

(編按:有馬來西亞留港學生嚴厲批評大學舍堂生活。)我是一名馬來西亞人,入讀香港大學經濟系,來港已一年十一個月又三星期。從一個小鎮來到這個花花世界的城市,很多事與物都令我很愕然又驚奇。而大學裡令我最好奇的就是我八月底即將搬離的宿舍 - 李國賢堂,Simon K. Y. LEE Hall,又稱 SKY LEE。無可否認,舍堂裡不乏有志之士作出有意義之活動。有對政治熱血而有良知的「野馬」,為人敦厚的地理博士生「導師」等等。可憐的是,兩年來我只見過三幾個。如果一個社會的縮影裡只有三四個人對社會做出貢獻。我替這本已經慘不忍睹的世界再流下一滴同情之淚。

朋友們都說你像我,我開始並不覺得,昨晚打開這張舊相片一看,我也不禁笑了出來。這張相片很珍貴,是我父親和母親,你的爺爺和奶奶,在被軟禁前的一天帶我到福州西湖公園遊玩時拍的。當時他們愁腸萬斷,既將與稚子離別之情一絲一毫也沒有在我面前顯露出來。那是我童年快樂的一天,並不知道從此便要寄人籬下。孩子,今天作為父母,再拿起這張相,感觸特別深,父母親的煩惱從來都是自己扛著,還要把俗世間的風雨擋在外面,在兒女面前只留給他們歡笑的記憶。我和你媽商量過都想安排你讀本地學校,因為想你有正統的中文教育。身為中國人,中文是打開中國文化這一世界寶藏的不二法門。可是,最近幾天我有點不自在了。

「吳克儉回應說,無論甚麼族裔,只要在香港讀書,都要讀這科,認同中國人。」除了玩弄「中國人身份」之外,中共政權更曾經在國際場合上,否認「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是中國人。1955年萬隆會議期間,周恩來為求爭取印尼盡快承認中共政權,親自向蘇加諾表示「不會承認印尼華僑係中國人」。目的就係為咗透過「切斷中共與當地華人的聯系」和迫使當地華人入藉印尼效忠,使充斥對共產主義懼怕心理的印尼政府可以安心。但這就促成1959年底蘇加諾簽署「總統10號令」展開向華人進行迫害,甚至到了1966年排華,就使得當地華人求救無門。中共政權更是袖手旁觀!!!

肉骨茶……

幾年前在紅磡國際都會商場FOOD COURT 有一檔位賣肉骨茶,好多人見到啲湯水係透明而唔係黑色就以為唔正宗,結果就導致無生意而要執笠。查實那一種南洋人叫做「白水」或者「白湯」,係星洲、新山一帶的配方。沒有落太多會使湯色變深的材料,但會落胡椒粒或新鮮胡椒,所以「白水」會有一些胡椒香味和一點點辣味。現時在新加坡的巴沙(BAZAAR,即熟食中心)都係賣「白水」居多。至於普遍香港人見慣的,當然就叫做「黑水」或「黑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