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生圍

南生圍:香港最後的肺

想去南生圍可以係元朗西鐵站行入去(元朗西鐵站唔係元朗架),當然可以坐巴士,然後再行入去,但架巴士半個鐘一班,與其等巴士等到出哂汗,何不行到出汗呢?由元朗站行入去,由朗和路行入蠔洲路,但中間要行一段沿渠的小路,然後再沿住南生圍路入去就得了。

當人民口口聲聲,明確堅定地跟政府說:「我們不需要」時,為何政府可視若無賭?說穿了,香港到底在為誰運作?為香港人嗎?從數之不盡的反智反民意的政策中,這斷乎不是正確答案。我們不求政府推出甚麼利民政策,只得聲淚俱下的跪在你跟前,搖晃著你的雙腿,苦苦哀求你:給我一線生機,給我一口喘息,給我留一個完整的香港,不要再覬覦我們的下一代,求求您,可以嗎?

不要遺忘南生圍

龍尾不保,就連南生圍也快要淪陷了。最近,總是愛在Facebook看看別人對政策等等的意見,無意中得知南生圍地產商再次入紙城規會建築豪宅。心想:「可持續發展」到底去了哪裡?可持續發展不就是指要滿足現今需求(房屋)時,也不能損害子孫後代嗎?我是一個學生,是一個屯門人。南生圍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自幼時,每逢長假期,甚至星期六日,我都會踩單車去南生圍吃豆腐花,感受大自然,放下學業的壓力。要是南生圍淪陷了,我還可以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