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美

為宏都拉斯平反:唔係食人國

偶爾看見街上有警衛拿著大槍,但總括而言,宏都拉斯比想像中平靜得多,也友善得多。我們不解,為什麼這國度是聯合國口中謀殺率最高的國家,例如委內瑞拉,幣值貶值如廢紙,連購買日常用品都有困難,所以不難理解社會為何動盪;但宏都拉斯,我們不明白。

布宜諾斯艾利斯是阿根廷的首都,在西班牙語裡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意思是美好的空氣。對於阿根廷或是南美國家,在未涉足之前,對她們的印像離不開貧窮、落後、骯髒。我有看足球的習慣,而阿根廷是一個足球強國而南美其他國家普遍也不弱,至於為甚麼強,人們總會說那裡的人靠踢足球賺錢,強不起來就要捱窮,所以久而久之會覺得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國家都是很窮的國家。

餵母乳不一定是親生媽媽,其實中國自古以來已有「奶媽」這種職業,就是負責餵母乳的。不過,現時香港有好多商場和公眾地方,似乎暗中都有不允許媽媽餵人奶的政策。其他地方又如何呢?社會要有健康的嬰兒,就應有母乳庫和捐奶機制,就像血庫和捐血機制一様,要同時與醫院有緊密的聯繫,由醫院提供消毒和檢驗的工作,確保所捐的人奶無問題。其實,在英美、歐洲、澳洲等地均有母乳庫,巴西更多達187間母乳庫。歐洲母乳庫協會的數字指出,目前歐洲有約186間活躍的母乳庫。

2012末日談

盛極一時的印加帝國,則準確預言了歐洲白人乘船抵達美洲,而白人到來也標誌著印加和美洲文明的末日。印加有一傳說:一位身體如天空般發亮的神從天而降,教化民眾,開創盛世。白天一樣的神後來消失了,但印加預言指白色的神會從海上再來,故當16世紀為數甚少、武器裝備遠不足以打垮印加帝國的白皮膚西班牙人入侵時,印加人以為他們是神,鬥志全失,被輕易征服。此後白人不僅大肆掠奪美洲財寶,更由歐洲帶來各種傳染病,造成大量原住民死亡,這樣的末日,的確恐怖。

早日BBC新聞報導世界上最窮的總統,是來自烏拉圭的José Mujica。他並不是因為國家給予他低薪酬才變成個窮總統,他月薪都有7千多英鎊,基本上是生活不愁。但何來最窮?而是他把百分之九十的薪酬捐出去作為慈善用途。他只是拿十分一的薪水,換著港幣,他餘下約為七千多元為他餘下的生活費。報導指他有兩輛舊的甲蟲車,一間破舊房屋,和有幾隻狗。相片所影的真的很屋是很殘舊,老實說你怎樣也不能相信他是一國之君,頂多只是一個普通老伯。José Mujica曾經因為政治迫害而被迫坐十多年政治牢,後來放監並從事政治生涯,最後他於2009年成為該國總統。

這個極具爭議性的大型工程是巴西的貝羅蒙發電水壩(Belo Monte Dam,又意譯為美山大壩),建成後將是世界第三大的水壩,但同時將是巴西歷史上最低能源效率的水壩。無錯水力發電是環保,但貝羅蒙發電水壩引致泛濫將產生大量比二氧化碳嚴重25倍的沼氣,加劇溫室效應。這個水壩將會摧毀原住民的家園,窮困農夫的耕地,而作出種種的犧牲卻只為成就這大白象工程。

談聽歌

聽歌是一種很personal的事。但從今天起,諸位不妨暫停一下自己聽開的音樂類別,離開comfort circle,開始探索新里程吧!

As with other governmental powers, this power to withhold or withdraw consent cannot be an absolute one. The question is when and for what purpose the UK could exercise its powers conferred by the 1987 Act. The first point of reference should perhaps naturally be s. 1(5) of the 1987 Act, which requires the Secretary, in determining whether to give or withdraw consent, to “have regard to all material considerations, and in particular, but without prejudice to the generality of this subsection— (a) to the safety of the public; (b) to national security; and (c) to town and country planning.”Clearly, none of the 3 “particular” “material considerations” would apply in the case of Assange

古巴的不變與改變

去古巴,因為我想看到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國家。趕著去古巴,因為它正在激烈地改變。我不是一個共產主義狂熱,某程度上,我討厭這個制度。但我想親眼去看一下這個世界是否存在著另外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的結果又是怎樣的。我曾經和一位德國遊客說著大家選擇來古巴的原因。她說:「這是一個 “now or never" (要不現在來,要不不要來)的地方。」我說:「是的,但我覺得我來遲了,很多事情已經改變了!」她說:「見證著這麼一個國度的改變,不是更有意思嗎?」

古巴人的「愛情」

如果你自我形象低落,去古巴一趟,包保你信心大增。隨便在街上走走,你會收到無限個飛吻。出發前,西班牙文老師建議我戴上結婚介指,以免麻煩。所以單身的我竟然要戴著一只假的結婚介指到處跑,而結果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古巴男人還是很愛我的國籍,努力不倦地嘗試。我在古巴並沒有什麼所謂的艷遇,因為我相信滿街的人都很願意娶我。但我在古巴,看到和聽到很多有趣的「愛情」故事。

來秘魯,看地貌

秘魯的地貌豐富得令我在車上無法好好安眠。我的旅程中有兩天都是坐七八個小時的車程,但我只感到目不暇及。每天都有新的地貌展現眼前。這全因夾長的秘魯擁有高高 的安弟斯山脈,從海邊到高山,每一個高度都有不同的面貌,天氣和植物。兩星期的旅程,我看到了沙漠,綠洲,太平洋,草原,雪山,火山,湖,梯田,激流,安弟斯山脈,怎麼捨得在車上睡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