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非

在南非,接受現有療程的極端耐藥結核病人,治癒率是13%。然後我要告訴他們,為了爭取那相當渺茫的存活機會,你要忍受兩年極其痛苦的療程。至少在首6個月,你要每天接受藥物注射,你會痛至無法安坐,而這些藥物亦可能令你永久失聰。能夠治療耐藥結核病的藥物非常有限,假如我為你處方另一種藥物的話,你可能會喪失理智,出現急性精神病徵狀,甚至對自己做成傷害。

惟工新聞想表達既意思係咩?只要看看標題,明眼人都知道,曼德拉就是曼德拉,比起被你們這群傻仔當神咁拜既Beyond偉大、高尚得多了。惟工新聞繼而指出,曼德拉的信念並不是Beyond歌曲裡所傳達的「愛與和平」這麼簡單;而曼德拉更絕非「愛與和平」的代名詞。

布拉格 - 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病逝,其葬禮相信是各國領導人雲集的場合,但即將離任的捷克總理魯諾 Jiří Rusnok 週五被傳媒在國會錄得私人談話,說到「南非好拎遠」,不想去出席葬禮。魯諾表示,希望新當選的,但備受膝患困擾總統可以去,但其國防部長反問「咁你話我聽佢點爬上機? 」然而國防部長表示願意代去,但總理卻對著財政部長說:「邊個找數?」錄音被電視台錄低播放後,在網路瘋傳。然而總理魯諾被迫道歉,並且表示不知道當時咪已開著。

南非 - 該國前總統曼德拉週四病逝,但很多網民的推文卻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而且是不止一個網民。這個錯誤就是,用了影星摩根費曼的頭像,而非曼德拉的頭像,而費曼只是在電影《不敗雄心》(Invictus)中飾演曼德拉。

用常識應付弄虛作假

弄虛作假,不是「強國」專利,國際權威亦有自我沾污。今年8月,權威科學自然紀錄片頻道「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的長青節目《鯊魚週》,就因為弄虛作假而鬧出風波。節目指1942年12月在南非開普敦附近海面拍到19米長、已絕種的史前巨型掠食動物巨齒鯊,並請來所謂「專家」胡亂吹噓一翻。當觀眾紛紛信以為真之際,節目完結前竟然在畫面下方閃縮地打出4秒簡短「免責聲明」,指仍未核實內容,片中事件和人物經過戲劇性改編等,並狡辯地重申巨鯊傳說仍在全世界流傳云云。事件激怒觀眾,大張撻伐。

家駒.Beyond.超越

曼德拉在牢獄中度過近28年,家駒剛巧在28歲寫下《光輝歲月》,即是說,從家駒出生那年起,曼德拉便一直身陷囹圄。在那個還要靠報章翻譯隔夜外電才能得悉天下事,資訊(相比現在)仍算匱乏的年代,黃家駒這種仍被不少長輩視為「飛仔」的「band仔」,卻能透過歌曲讓我們認識地球另一角落有這樣一位偉人。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切角保犀牛:先細想後批評

電鋸切犀牛圖,近日(2012年10月底)在FB上流傳,引起網民強烈反應,紛紛譴責。網民激於義憤是十分自然的,但我認為批評前需要多加冷靜和小心觀察。其實他們是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人員(詳見http://www.savf.org.za/Pro_Rhino.aspx)。據我所知,十多年前起已有一保護犀牛的計劃,就是將犀牛麻醉後將角切去,減少牠們被偷獵的機會,副作用是母犀牛難以保護小犀牛受獅子等猛獸的攻擊。

兩個歷史博物館

我到過的歷史博物館中,要數德國柏林的查理檢查哨博物館(Checkpoint Charlie)和南非約翰內斯堡的種族隔離博物館(Apartheid Museum)最精彩難忘。這兩個博物館建於不同的年代,記載的歷史也不一樣,但它們在不同的國度裡,卻是一樣的提醒著人們,不要重蹈歷史的覆轍。無論所設的是無形的牆還是有形的牆,都是愚笨而自私的。我們所追求的是一個和而不同,平等自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