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南韓

Mama,Kpop,陳奕迅

可能你唔知,MnetAsiaMusicAward(下稱Mama)已經第三年落戶香港。但今年,因為一個陳奕迅,一首《浮誇》,洗版了,你知道有班泡菜黎香港搞大龍鳳。

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괜찮아,사랑이야)講述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女主角海秀是精神科醫生,其中一名患者因為目睹母親與其他男人一起,而一直只能從畫畫中得到安心,然後每當他不安便一直在畫生殖器官。患者擔心自己不能康復,海秀卻告之他,藥物可以幫助,但患者的意志力尤為關鍵。到男主角宰烈發現自己患上精神分裂症後,他也擔心自己不能克服,海秀也重提患者意志力的重要性。

不良的蛇頭除了收取每一批成功到中國的脫北者數千美金外,當中會把一些錢不夠給酬金的脫北婦女或甚受騙來到中國的其他北韓婦女變成人口販賣的對象,賣到中國東北的各省賺取更多的金錢。因為中國的一孩政策和傳統觀念所影響,男多女少情況普遍,中國男子到適婚年齡仍未娶妻的問題嚴重,所以一些脫北婦女到達中國後會被送到農村強迫與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結婚或送到各地的按摩院、髮廊等色情場所從事性工作。

陌生的國度,溫暖的微笑

我和朋友兩個傻子,要坐火車去德國新天鵝堡附近的小鎮。時已黃昏,我們看見車票標示的月台有列火車就上去,安頓好行李坐定。開車前數分鐘,一年輕人主動走過來問:「你們是要去富森嗎?」我們說是,他說:「你們坐錯車卡了,現在還有時間,快走到前面的車卡,火車行到中途會斷開,這個車卡不會到富森。」我們連番道謝,馬上連滾帶爬地跑到前面車卡。大概他看我們不是本地人,就猜到我們要去富森吧。到達富森已是晚上十點,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好心人提示,火車在中途停了,到不了預先訂好的旅館會有多麻煩?

「我不能跟你們合作」

在04-08年的數年間,每年都營救出約一百多名脫北者,離開中國到東南亞各國尋求第三國的庇護,而在06年第一批得到美國收容的脫北者他都有參與營救工作。他坦言,營救過程中他會擔心和害怕,不但犯中國的法律,也有家人的反對,但他覺得每次幫助脫北者,像是把他們從地獄送到天堂,很有成功感。

瑞典 - 當地著名內褲品牌 Björn Borg 月初開展一項網上公投,要網民選擇地球上最需要戀愛和誘惑的地方,然後在月底將會在這個地方空投「大引誘力武器」,450條內褲。然而暫時結果竟然是平壤遙遙領先,而很多票數都來自南韓。Björn Borg的創意總監表示,相信南韓人的投票是「愛與和平」的舉措,而他們也不知道如何空投到北韓,但他們開始研究,會盡一切努力,為北韓人民帶來愛和誘惑。

電影講述北韓派間諜精銳部隊潛入南韓,搜集情報。其中間諜元流煥之任務乃混入貧民區一家庭中,裝傻扮懵,直至國家另有指示。後來國家再派兩青年間諜李海浪及李海真前往當地,假扮成搖滾歌手及中學生。過了不久,政局有變,國家下令所有屬該精銳部隊之間諜自殺,三人拒絕,國家於是派特務首領南下殺人。本文不評論拍攝技巧、劇本、演技等,也不談歷史背景,只談幾句對白

中共戰俘的血與淚

朝鮮戰爭給參戰者造成的災難中,還有比死亡更加悲慘的災難!一類是那場戰爭造成的成千上萬的肉體上的重傷殘者。他們不僅不能享有正常人的幸福生活,還要終生忍受傷殘之痛,確實是生不如死。還有一類是精神上的重傷殘者,他們參加戰爭的可怕後果是被剝奪了人身自由與做人的尊嚴,不僅在生活上遭受種種虐待尤其在心靈上遭受長期折磨,也是生不如死!我和我的兩萬兩千多名志願軍被俘難友就屬於後者。

節目提到韓劇的總時數和出口量比日劇多,以此推論出韓國軟實力比日劇強,這是十分可笑的。背後的邏輯即是「多」就是一切,不用看其質素。韓劇時數多的確是事實,因為韓國有很多不知名的劇集,價格相對宜便,只要看亞視所購買的韓劇便能夠證明這一點。除了大河劇和晨間劇之外,日本主流劇集一向以集數少而見稱,貴精不貴多,一般只有十集左右。日本電視台製作得最多的其實是綜藝節目或體育節目,所以兩間無線電視台的劇集製作時數,也可能超越日本全國的所有電視台的時數總和。

出雲號與旭日旗

日本有任何動作,中國傳媒都有寫字的題材。因為宣揚「小日本」與「美帝」一樣亡我中華之心不死,是最好的維穩說詞:誇大外部威脅,以宣揚團結之必要、淡化國內矛盾,乃是幾十年來中共得心應手的政治宣傳。在Google打上「日本」二字作新聞搜尋,幾版都是文匯、大公、中共的正身分身媒體,內容自然都是一律繪形繪聲預告「軍國主義」再次吹起號角、日本將成區內穩定最大威脅云云。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每個年代都有為了夢想奮鬥到底的戰士,40年前的韓國青年工人全泰壹也不例外。一輩子都在貧困與剝削中掙扎求存,經過幾番彷彿徒勞的行動後,他實踐了自己去盡的方式 - 在一場靜坐示威中,引火自焚,警惕世人不能忘記勞工階級的慘況,不要停止改善勞動條件的努力。

光州事件及九年後的六四事件,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事件同樣是由學生運動引起,同樣有著追求民主自由的訴求,也同樣是因軍隊鎮壓而落幕,當局亦極力防止人們提起相關事件。不過,光州事件經過了十多年的抗爭而獲得平反,當年被軍隊起訴判刑的金大中,在一九九八年的南韓總統大選中勝出,結束了長達多年的威權統治時代;另一邊廂,六四事件的死難者家屬,至今仍未能為子女討回公道。面對強大的專政機器,「天安門母親」等團體除了每年向大眾哭訴兒女慘死的經過外,似乎別無他法,而八九民運的民主自由之路,至今仍是遙遙無期。

進擊的美帝

有人解讀這部動畫乃刻劃出戰後日本人對「非正常國家地位」的不滿,以及年輕一代一種渴望自主的心情。日本自二戰投降以後,就被解除武裝,成為美國附庸,外交內政都受美國過問。尤其是對華政策,更是要通傳照會,由美國運籌帷握。日本國內更有美國駐軍,過幾年就會傳出美軍姦污日本女人。雖然日本享受第一世界的生活水平,但畢竟受美國宰制,國之不國,到底意難平。平日無事,則相安無事。但到了國際政治的舞台,其受到閹割的國格、自主之無能,馬上表露無遺。

北韓需要Gwiyomi

南韓正輸出一種紅男綠女、歌舞昇平的娛樂文化;三十八度線以北的北韓則繼續其領袖崇拜和先軍政治,在大饑荒和廢墟之中仍然積極發展核武,近月更揚言要跟美帝和南韓開戰。南韓輸出的「娛樂」,攻陷了世界,卻就是跨不過那條邊界。如果資本主義和消費文化能夠攻陷北韓,那諾貝爾和平獎就要頒給南韓全體國民。當北韓人都沉醉在少女時代的紅顏美腿、以及big bang式的俊臉和胸肌、江南style的「哥哥」和「sexy lady」、全民用Samsung打candy crush或者Pad而不是敬拜金家的主體思想…….加上金將軍也來拍一段Gwiyomi,北韓的外交形象可以改善嗎?主體思想加唱歌跳舞,都不錯呀。不要打仗啦好不好?

當香港人正在享用三星的智能手機產品時,我們忽略了三星集團在南韓黑暗的一面。三星集團現時為南韓第一大企業,更被美國雜誌《財富Fortune》選為全球最大五百間企業之一,地位舉足輕重。但三星集團為了成為企業龍頭,便在南韓不惜一切,以官商勾結,壟斷市場來鞏固其地位,使南韓貪污問題每下愈況。根據全球反貪組織「透明國際」所公佈的貪腐觀感指數, 2009 年韓國排名39,但去年排名再跌至45 位,此指數反映出國家的貪腐情況,排名愈低代表貪污問題愈嚴重,愈猖獗。而三星集團及南韓政府在此問題上實在是義不容辭,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韓國女孩 Lee Hyunji

不帶著任何期望來到多倫多,Lee 卻在這裡發現自己的理想。2012年萬勝節,她和朋友走到 Yonge Street 的大型成人趣味專門店,選購萬勝節服飾,預備參加晚上的派對。甫進店裡,她被五花八門的女性專用性玩具的陳列吸引,貨架擺設新穎可愛,女售貨細心介紹每款 性玩具的功能,「好像走進 H&M或Zara 看新到春裝一樣,店鋪陳設光明磊落,沒有什麼尷尬;售貨品服務態度一流,解釋電動和非電動的分別,各有什麼好處。」Lee 說,在韓國,性用品店氣氛陰沉鬼秘,進去的都是鬼祟潛進去的中年男人,而且沒有專為女性而設的用品店。那一刻她知道,她找到了:回去韓國後,開一家女性性玩具專門店!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