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博物館

(內含殺戮圖片慎入)慟於公曆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農曆八月一日)星期四在九龍灣九汽車廠仙遊,享年四十四歲,謹擇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廿四日於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公祭,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安葬於廢車場,哀此訃

【旅遊相集】納粹傷痕

納粹和冷戰,彷彿是柏林永恆的二大主題。如果說交通燈小人、圍牆塗鴉和變成古董的Trabant汽車,把共產年代的東德變成一段尚可回味的記憶,那麼納粹德國,就是柏林不能磨滅的傷痕。 從查理檢查站前轉右,往北走一個街口,那裡曾經是納粹親衛隊的總部。納粹親衛隊是納粹德國的秘密警察組織,負責逮捕、拷問及打擊德國國內的猶太人及反對勢力,他們既是希特拉的爪牙,也是納粹政權的恐怖的最佳體現。如今,親衛隊的總部已經成為了一個名為恐怖地形圖紀念館 (Topography of Terror) 的大型博物館,向世人展示了一宗又一宗納粹德國犯下的罪行,兼具教育和警惕的意味。

商台今次的製作是非常之好,因為不再出現「巴士迷」「保留巴士為自己回味以前」這類膠味的內容,將影巴士相、保留古董巴士等事,升格到「保育」有關的層次,這對推動交通博物館以至整個交通歷史文化保育有很大的幫助。接著下來的就是開始推動這個計劃。尖碼之聲將作牽頭統籌,但單純一個組織是絕不足夠的,故希望各界有心人能一同並肩作戰。

台灣景美人權園區

景美園區前身是國民黨政府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軍法處看守所遺址,主要審判和囚禁政治犯,包括聞名國際的美麗島事件審判和江南案。景美紀錄戒嚴時期國民黨政府侵害人權歷史,警惕當權者勿重蹈覆轍,並推廣人權教育。現時人權園區定期有人權體驗營、工作坊和電影會。園區包括第一法庭、軍事法庭、汪希苓軟禁區及仁愛樓。參觀當日看了園區歷史文物展、政治受難者生活展及獄中文藝文化展。

2009年1月3日早上,我到金邊的前赤柬S21集中營憑弔(不想用「參觀」,因這或會對死難者不敬),這是我那次行程的一個大目標。數年前,一位友人遊覽柬國,我問她有沒有到過這個被我形容為「如果地獄有18層,這就是第19層」的罪惡館。她表示到過,又詳細向我談及她在館內看到的一切。我在憑弔前已掌握了一定資料和有心理準備,沒有預期得到很大的震撼,但卻獲得一次意外的激動。

屬於我們香港人的歌聲

雖然這個展覽以劉培基為名而開,但梅姐的一生與他有著不解的關係。胭脂扣的素服,蔓珠紗華的性感;每看一件服裝,每看一個身影,腦中的一個播放器便會自動播放著每首對應的歌。我想,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最成功的不只是要人看到他的作品能想起設計師本人,更要令人引象深刻的想起,誰穿起過這件服裝,誰最合適這帶有童話味道的公主服,誰最穿得起這帶有野性的露背裝。啊,一看到這婚紗,就是梅姐的,是白雪仙的,是汪明荃的,是楊紫瓊的……

仿古色巴士

九巴為「慶祝」八十週年,貼咗八架「仿古色」巴士出嚟,昨天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會行走九龍區第一條巴士線2號直到九月底。點解我用「貼」而唔係報導的「髹」,因為跟本就只係全車貼紙,而唔係噴油,所謂「慶祝」完結之後,車廠內工人一撕,就變回依家嘅金色車身。行走2號線是正確的決定,但只得呢堆「貼紙車」,出來的結果不過是流於表面。所以我認為九巴誠意欠奉。

九巴沙田車廠開放日

在我的個人角度,九巴八十週年真係WFC。唔單止近年仆街的服務質素與及管理狀況;打算以「歷史」來做襯托的公關手段,更加顯得九巴既無承擔一間公共運輸機構應有的責任,更完全蔑視八十年來九巴以至香港的公共交通歷史。一句來自巴士迷圈子的口號 -「服務乘客,從收車出發」(按:「收車」意思是刻意派唔夠車)形容九巴近年大量班次不準投訴實在相當貼切,市民因此對九巴的印象變得非常差勁。難道做一次車廠開放日,將多部巴士陳列出來拍照留念開心了半天,但有改善市民心中的印象嗎?

香港須要怎樣的博物館?

愛行博物館的我,間中研究考古、人類學、觀察博物館的設計。從佈局來說,香港的確有不少博物館,將落成的西九M+,加上現有的歷史博物館、藝術館、文化博物館,還有海防博物館等等,數量上的確不錯!可惜,我分不清香港博物錧的各自特色。香港有無規劃、有無理念、有無知識去管理、營運一個吸引全球遊客的博物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