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印度

水壩下的東亞

「印度常把中國當成假想敵,可是中國常把印度不當成一會事。」中國在水資源上握人咽喉,確實是有本錢不把這些國家當成一會事。不過,如此先發制人的戰略在外交上做成的損失、失去人望也可想而知。

費蘭迪習慣吃「包伙食」公司的午餐餐盒,味道千篇一律,但某天卻收到一個餸菜極為美味的午餐盒,原來是「飯盒速遞公司」派錯了。那邊廂的家庭主婦伊娜(Nimrat Kaur),每天花盡心思為丈夫烹調美味午餐,希望為平淡的婚姻生活添加愛心,但飯盒一開始便錯送給費蘭迪。伊娜好奇是誰錯吃了她弄的午餐,一次在飯盒留下字條,兩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自此透過飯盒及書信,交換彼此的對生活的感覺,開解對方的煩惱。

印度北省邦 Uttar Pradesh – 當地一名獨立候選人,自足「超人黨 Khas Aadmi Party」,更推出「支持貪腐」名單,只會容許貪污、陰謀計算、以及詐騙犯入黨,並願意和任何政黨組成執政聯盟,除了擺明車馬反對貪腐的平民黨 Common Man’s Party (AAP)

在印度火車上

在火車站被騙、在火車上被竊,似乎是印度鐵道旅遊常見的事。為了減少麻煩,我在出發前已經上網買好這次印度之旅所須要的三段車票。但網上買車票也是件非常麻煩的過程 – 先要在指定網站登記帳號,要成功登記又必須要有經由印度手機號碼接收的驗證碼,兩個星期內,我和印度國鐵的客服人員電郵往來數十次(期間一度想放棄,找個印度朋友借了電話號碼,但也失敗),才登記帳號成功。奇怪地是,每次回覆我的客服人員名字都不一樣,不然,我就要和他/她成為筆友了。

香港的後殖民地恐懼

我們跟新加坡不同。舊權威成功地平息了第一個「過渡階段」。第二個所謂的「過渡階段」,就是1984中英談判到1997香港淪陷之間,卻沒有出現一般殖民地所經歷的混亂。只是在這過程中,一個新權威忽然出現了––「中國」(其實就是中共描繪出來的「中國」,即中共政權本身;「國家」與「政權」是否真的存在區分,是一個複雜的哲學問題),而且這新權威極力將自己與過去那種代表「混亂」(文革、六七暴動等)的刻板印象畫清界線。誠然,六四大屠殺使這新權威名譽掃地。但由六四產生對中共的恐懼,卻不足以推動香港人去建立「英國」與「中國」以外的權威,甚至這種恐懼竟然無力推動港人對產生反抗,反而使港人某程度上向中共屈服。

我認為香港沒有獨立的條件。這個不是應不應該的問題,答案真的很簡單,就是真的沒有獨立的條件。這個問題隨你怎樣想都可以。而我可以很冷靜的講 :全世界也想不出一個香港獨立的可行方案出來。因此結論就只能是「香港獨立是一個偽命題」。……

從邏輯上來看,香港如果想要獨立,但又沒有能力和全球公認擁有香港主權的中國大打出手的話,那麼看來就只能像新加坡一樣,有本事可以迫使中國把香港踢走。這個可能性有沒有呢?

印度芝普拉邦 - 當地一名共產黨領袖,取出自己所有存款,鋪在床上,自己睡上去,拍片擺上網,以實現自己「兒時夢想」。但很快影片流出,而這位日頭職業為判頭的地方領袖,很快被政黨調查,並被逐出黨,地方政府也要立案偵查。

強姦強得美人歸

香港政府應該立刻向「強姦之國」印度發出黑色旅遊警告,以免港人尤其是女性在印度遇害,及顯示堅決抵制這個不文明國家的外交態度。這是港府要負上的道德責任,外國內政無力干預,但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必須保存。因為,在目前法例允許的情況下,男性是被鼓勵強姦的,而且強姦更可以名正言順地「抱得美人歸」。只要男性強姦了對方然後向法院證明他成功強姦,即使對方極力反對,也不得不下嫁,如何辦理離婚手續是後話,反正婚就是成了。非本地遊客被惡法纏上雖然較低,畢竟印度人未必斗膽招惹外國人與其成婚,但強姦罪名往往可以草草了事這本身就該施加國際輿論壓力將其取締。

陳允中文章內容有意無意將屬於不同光譜的個人或組織捆綁,混淆其主張及行為,是失諸公允。因就行文便利而樹立「開放派」與「土著派」的本土二元傾 向,卻欠缺至為基本的學理分析,忽略「中港區隔」思想形成的背景與動機,過簡地將現象訴諸個別的族群仇恨與政府制策的流弊,而漠視更重要且存而未決的問 題:新移民或自由行普遍的文化適應(Acculturation),這並非以陳氏引用個人的新移民體驗或開放參與抗爭路線就可充當常例解釋,論理亦不充份。以下打算徵引以「不合作運動」聞名於世的聖雄甘地抗爭史的片斷,以作本土抗爭的參考教材。有意細閱其生平詳情者,可逕自收看《甘地傳》(Gandhi,1982)或翻閱其自傳。

「空」並非「有」的相反,而是一切的「有」本來就是「空」,而「空」亦不是「無」,因為執著於「無」就會否定了因緣而生的「有」,換句話來說,「空」描述的是「萬事萬物是因緣而生的,又是環環相扣」的宇宙事物本性。了解「空」的道理,就無須拘泥於形名,亦無須依賴感知,「四諦」、「五蘊」、「十二因緣」全部皆空,故此經中描述全部皆無(非「有無」的無,而是「無須」的無,現代漢語為「毋」)。

為了避免成為另類賈選凝,所以在討論此兩戲常中可能會涉及到一些當地文化的不同而作出「討論」,並不是詆毀人家,請一些五毛不要對號入座。在國內票房大收十二億的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是一齣計算過的肥皂劇,而且是針對於國內市場的中國電影,其對白、內容、編劇技巧甚至是文化都以大陸本土為主。以三千萬成本賣出十二億,的確是大賺,亦可見國內電影市場越大,但可惜是大而缺乏了真正有水平的電影,這是中國電影現時面對的嚴峻問題。

國際母語日

明天二月二十一日是甚麼日子?如果問香港人,大概八成的人都不知道這節日所謂何事。但對孟加拉人來說,這個日子卻是無比重要的記念日。原來聯合國於二零零零年將此日定為「國際母語日」,也是孟加拉舉國共殤的一日。一九五二年同日,在東巴基斯坦的達卡大學,有無數的學生因為爭取孟加拉語為法定語言而被政府血腥鎮壓。

有報導說,國內近年,糧食在豐收下,還不停購買海外糧食,因為,中國的糧食自供自給安全線,已亮紅燈!是真是假,值得留意。農業,我們絕不能忽視。國內的「十二五」規劃,農業再成為焦點。農村、農業、農民問題,成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加快發展現代農業、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完善農村發展體制…. 都是一連串空泛的口號。而香港的評論,則流於探討「炒邊隻農業概念股較好」。

新德里更被諷刺為強暴之都,這些形象可說是對印度極大的摧毀,根據華爾街日報導報指出聯合國的數據指在印度每一千中罪案中,只有1.8察是涉及強姦罪,美國則有23宗,數字看好像很低,不過當地婦女團體卻反駁這些數據有很大的偏差,因為入罪很少以及很多都把事件隱瞞而沒有公開。但從另一根據官方數據顯示,印度去年紀錄二十五萬六千六百三十九宗犯罪案件,其中二十二萬八千六百五十宗是針對女性;但因許多女性並沒有報警,因此數字可能更高。而妓女亦很普遍,甚至有妓女村。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南北韓火箭

北韓成功發射火箭,當然不代表北韓工業比南韓的強。單看種類,南韓能夠出產的產品,已比北韓多出N倍了。北韓就是為了找出一個能夠比南韓強的切入點。火箭與原子彈就是例子。況且,正所謂「唔打得,都睇得」,這些產物亦有助加強北韓的防衛。北韓就是利用極有限的資源,去提防別國干涉,例如南韓的兼併。最終目的就是金氏皇朝可以千秋萬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