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原居民

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丁權和丁屋是甚麼呢?就是每個男人都有撚,但有些人的撚更高貴,可以讓他們輕鬆脫離樓市地獄;可以讓你安心流浪、放心創業,就算蝕錢都不會入肉;可以讓他們遊手好閒做土皇帝、坐著收租過好日子,然後瞪著一雙白鴿眼說你們還沒有物業?哈哈哈,簡直是一群廢物。

龍眼樹下的咖啡苗

整個東北規劃,就是看中非原居民的土地(大部份已落入地產商手上) ,首先將農地填平,改為停車場,之後再改變為住宅用地。地產商出地、鄉土背景人士出丁權,發展大型丁屋村,每個單位以過千萬元出售。這就是我親眼見識過的巧取豪奪。再者,就算是原居民村,又有多少原居民居住?政府是否有責任公布現在的新界村屋/丁屋,原居民、非原居民比例。

走著碰著,就圍繞衙前圍村走了一圈,其實這村子並不大,村內的士多辦館或許被收回,沒有開檔。從東頭邨橫越馬路回來,倒見一排的街邊髮廊,外面貼著滿滿的收地資料及新聞,阿姨走出來問我:「從哪裡來?來幹甚麼?」我連忙答著:「我是學生,好奇想來看看吧!」就招呼我入來了。「這裡很曬,坐入點吧!」,「你待會,我給你看些資料……」既然我也不趕忙,就坐著看她們幹活。阿姨:「你在哪裡讀書啊?讀甚麼啊?」我:「我中大進修學院讀商科,只是社會的時代巨輪不斷轉動,我希望在這些舊東西消失前留點記憶……」阿姨:「你這種想法真好,通常只有哲學學生、文學學生才有這種想法啊……」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