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古巴

在古巴巧遇中國武術大師

快到達時,我聽到非常大的音樂聲,是傳統的中國音樂配中文歌詞。一下車,我看到一堵很大的圍牆,外面人頭湧湧,大家都往裡面看。圍牆上有一個綠瓦的屋簷,下面用中文寫著古巴武術聯合協會。我擠進人群之中,跟他們說我是大師父的朋友。他們把一道寫著「武」字的大閘拉開,讓我進去。沈重的大閘被拉開時發出隆隆的聲音,感覺有如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我踏進武校,映入眼簾的是地上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及整齊排成一條條直線的武校學生。課堂已經開始,大概七八十個古巴人在一個廣大的空地上跟著大師的示範和中國音樂慢慢做出一套太極的招式。場面之震憾,實在是難以形容,我就在當場看呆了。身為一個中國人,我在香港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反而在半個地球以外看到一大群外國人用心地耍出我們的國術。他們的樣子都非常認真,個個有板有眼。單腳站立的動作顯出多年來練習平衡的功夫。不分男女,踢腿出拳,個個都充滿力度。

有報導說,國內近年,糧食在豐收下,還不停購買海外糧食,因為,中國的糧食自供自給安全線,已亮紅燈!是真是假,值得留意。農業,我們絕不能忽視。國內的「十二五」規劃,農業再成為焦點。農村、農業、農民問題,成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加快發展現代農業、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完善農村發展體制…. 都是一連串空泛的口號。而香港的評論,則流於探討「炒邊隻農業概念股較好」。

早就有人警告,沒有廣角鏡奇山異水壯麗山河近鏡人臉微距花卉的攝影展,是不可能叫座的。香港的攝影發燒友多愛搜集昂貴器材,無法展示器材卓著功能的攝影題材,根本難以吸引眼球。除非波波小姐自己當模特兒吧,嘻嘻。她斬釘截鐵的說,這個展覽只為實現她的小小心願,並非為着討好大眾。「若我的個人展覽也無法展出我心中真正所想所愛,辦來又有何意義?」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古巴的不變與改變

去古巴,因為我想看到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國家。趕著去古巴,因為它正在激烈地改變。我不是一個共產主義狂熱,某程度上,我討厭這個制度。但我想親眼去看一下這個世界是否存在著另外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的結果又是怎樣的。我曾經和一位德國遊客說著大家選擇來古巴的原因。她說:「這是一個 “now or never” (要不現在來,要不不要來)的地方。」我說:「是的,但我覺得我來遲了,很多事情已經改變了!」她說:「見證著這麼一個國度的改變,不是更有意思嗎?」

古巴人的「愛情」

如果你自我形象低落,去古巴一趟,包保你信心大增。隨便在街上走走,你會收到無限個飛吻。出發前,西班牙文老師建議我戴上結婚介指,以免麻煩。所以單身的我竟然要戴著一只假的結婚介指到處跑,而結果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古巴男人還是很愛我的國籍,努力不倦地嘗試。我在古巴並沒有什麼所謂的艷遇,因為我相信滿街的人都很願意娶我。但我在古巴,看到和聽到很多有趣的「愛情」故事。

很多人都認識哲古華拉,因為他常常在「長毛」的汗衣上出現。到了古巴,哲古華拉的照片,頭像,畫像到處到是。你跟古巴人聊天,就會明白這個生在阿根廷的古巴革命英雄的崇高地位。他聰明,是醫學院的學生(是不是搞革命的都要學醫?)。他愛冒險,駕電單車遊南美洲。他愛寫作,寫了很多日記,現在都結集成書。他是個好領袖,攻下古巴中部的Santa Clara,是革命成功重要的一步。但最重要的是,他好帥!!!愛死這對耳環!

有些女人喜歡買鞋子,有些女人喜歡買手袋。我喜歡買耳環,尤其是外國的耳環。而它們漸漸變成我旅程回憶的一部分。每次把它們戴上,我就會想起它們的小故事。由於耳環太多,要分兩篇寫故事。首先出場的耳環分別來自:紐約、劍橋、巴黎、秘魯、古巴、印度、不丹和老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