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史美倫

金發局報告提出的「政策」,則以炒冷飯居多。除了反複提及協助內地企業乜乜物物之外,就是批評監管當局審批程序繁瑣,暗示當局應放寬監管,以「把握機遇」。金發局認為其他國際金融中心的政府近年都積極制訂政策,是以香港亦應該摒棄過往「積極不干預」的思維。不過,到底勝者為王的金融行業發展,是否適宜由政府政策主導?當海外監管機構近年都加緊監管(尤其是嚴打洗黑錢),金發局提倡香港反其道而行,賣的是寶藥還是砒霜?

此機構是向政府提出意見,倘若採納,便隨時成為政府的既定政策和方針。那麼日後所資助的來源便變得異常敏感。要知道此時世,任何一件事件都可以引發不同類型的揣測,資助模式和結果便會有可能因為資金來源而受到影響。甚至這個民間組織會否成為一個金融私人俱樂部也可成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