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同性戀

迄今性傾向歧視尚且未成為法例,未來同志爭取婚姻合法化之路祇會更形艱難。這項議題近年突然躍上政治舞臺,既源自同志晉身議會並為平權奔走呼號,亦得力於性別平權組織經年的努力開花結果,鼓勵社會上愈多人勇於承認同性取向;與此同時,保守傳統婚姻制度及宗教團體對此現象極為反感,甚至懷有敵意,基於他們堅信同性婚姻恍若動搖社會安定,一旦開始商議立法的可能,必將成為本港政治的「第三軌」(Third Rail)-一旦碰上,注定不能善罷甘休。

王祖藍素來高調宣示教徒身分,如今出席「愛爸媽,愛我家」活動反同性戀,代表了的,是所謂基督教徒之偽善不仁。要說正常,到底整個地球六十幾億人之中,有基督信仰的,過不過半數?若然不過,那主流又是否應該以王祖藍之流為異類,加以歧視?又,假如一男一女才是正常的婚姻,那一位矮小有如侏儒的王祖藍又有多正常?正常男人,起碼一米七,起碼不會站着也比自己女伴短一截,更加不會樂於易服自嘲扮小丑。這種矮男,損害全世界男性形象,拉低港男平均身高,大家都應該撿起石頭去攻擊他、歧視他,舉辦一個「反對矮男,捍衛米七」的遊行聲討他、鬧爆他,堅守最後一道道德底線。

我跟鄺俊宇一樣,都喜歡黃翠如。可是,在《愛我請留言》中,我的No.1竟然給了那個唱《Sorry》唱得好難聽的王浩信。此時,鏡頭落在初見(黃翠如飾)與Prince Edward(王浩信飾)在飲咖啡的場景。我旁邊那個男人的雙眼完全無法移離電視,就像天塌下來,他的屁股都會粘在梳化上死也不動。鏡頭一轉,Prince Edward在超級市場戴著耳機(大概聽著《非走不可》)推著購物車。他一轉彎,就看見他的茄牛通一家大細開心購物。在《最佳位置》的襯托下,我的眼眶已注滿淚水。

「屌你老母!兩個男人拖手咁撚核突。」。對你來說,屌完老母之後,事情就已經結束了;但對同志來說,痛楚才剛剛開始。尤其這一切在你眼中看起來都那麼的自然,因為他們本該如此。反正現在又沒性傾向歧視條例去保障他們。啊!不對,即使有,任何人也應該繼續有這樣的「權利」,否則又是剝削「自由」,或是「逆向歧視」了。

《梟雄》的生存之道

電影《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講述由Matthew McConaughey飾演的主角Ron Woodroof是一名居住在美國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的電工,由於一次意外,醫生發現了他患上了愛滋病,只剩下三十日預期壽命……

我叫Simon,今年27歲,在物流公司任職會計文員,現任男朋友29歲。在遇上他之前,我也曾交過幾個男朋友,但每段關係都捱不過半年。沒有婚姻的約束,沒有以夫婦名義申請公屋的權利,就連分手也沒有必要跟家人和朋友交代,因為根本身邊的人都不知道我與他們曾經在一起,這樣的一段段關係變得脆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