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吳志森

詰問「誰是台灣人?」,就像日本人在二十世紀初詁問:「誰是中國人?」一樣。因為要共建大東亞共榮圈,於是就有很多學者文人出來問問題。誰是中國人呀,中國的疆域怎麼畫呀?日本學者說,滿蒙青海西藏等從來不屬於「支那本部」。「支那本部」乃是關內十八洲,其餘地區都不屬中國。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

既然吳志森有謀略家的腦袋,我也來扮演一下謀略家:我奉勸大家以後不要再去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因為六四晚會意為聲討中共罪行。為甚麼美國在中東的戰爭罪行、階級壓迫、華爾街洗錢年年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我們每年卻在春夏之交大搞六四晚會?六四晚會絕對是有心人設下一個局,誘使大家每年看著民主黨上台喊驚,而忘掉美國才是最大的帝國。我們反對中共,也是替美國轉移視線——恕小弟直言,你們都中伏了;至於泛民彈劾梁振英,也是中伏了。

吳文所謂詭異的「驚天陰謀」,不外乎指報章頭條將關注對象指向本土民生事項。但這祇不過是一時間的話題切換,談不上是甚麼轉移視線。何況自梁唐之爭伊始,傳媒與民眾無不聚焦於梁振英鐵腕治港的擔憂與其涉嫌違法的醜聞。梁氏治下人人自危,哪人敢聲言大家對其放軟手腳?他經月「榮登」頭條位置,偶爾替換民生相關話題又有何不可?將上述誇張渲染成梁氏利用傳媒的時程安排(Media Timing)化解公關危機之策,不僅高估了其幕僚之能,如斯指責亦屬陳義過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