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呂大樂

上一代不斷介入本被視為未來楝樑的大學生的成長歷程,在今天已經到了一個常態化的境地。當明年大學家長活動遍佈各大大學校園而不再是新聞,到時我們可以斷言,這些第二代人的精英分子,已成功聯同上方的當權者合作,從教育層面把家長式管治的爪牙進一步伸展開去,同時不斷拖延早該出現的世代交替,待至上方全面控制香港人的思想和行動自由為止。而我相信,大學小學化只是這個黑暗歷程的冰山一角,很快我們便會看見這些魔爪出現在社會大小角落,到時香港的未來也將變得暗淡無光,這是筆者所能想像的最大憂慮。

許多知識界人士處理香港本土性的方法,都是後現代的。他們談論近幾年風起雲湧之香港本土主義,語氣筆調總是帶著一股嗤之以鼻的高傲 - 這是出於一種知識先鋒和新銳理論的慣性反叛。而甚囂塵上的本土主義既然揮出了香港旗、龍獅旗;又踏著皇后碼頭、英治時代記憶、文明法制、異於中國大陸的香港身份等等事物而來,就昭示了現在經常被討論的本土性,其實來自英治歷史。在他們眼中,這種本土主義要不是虛假的、就是隱然有一種對自身價值的驕傲 - 這是崇尚自虐式西方文化批判的學者們所不能接受的。

要是窮得連朋友也攀不到,怎樣算?哼,中產資格,是可以飲回來的!曾俊華話,中產的生活型態是飲咖啡!所以,你做到那種生活型態,就可以了。所以,去茶餐廳食晏,唔好飲咩凍檸茶喇,一律飲咖啡,你就是中產了。不喝咖啡?不用怕,中產資格除了可以喝回來,也可以看回來!看法國電影吧!我告訴你,咖啡還要用錢買,但法國電影可以上網 download 呀~所以話,要做中產,其實唔難。

在文明社會,其文化與核心價值大體趨於一致(Consensus),換言之即是群體中所有成員均接受其所擔當的社會角色的行為模式標準和價值。但要達致整體一致的狀況並不多見。過於簡略地歸納比較兩地文化的優劣,極容易陷入文化相對主義的窠臼,殊不可取。假使有人毫不尊重甚至徹底違背該地的文化制度,那麼他們能否真正融入此群體實屬疑問。無論是自由行、來港留學或就職者、抑或大陸新移民,就算他們同樣廁身香港,但若問他們是否服膺於本地的文化制度,對社會學家而言,答案是否定的。因此有論者認為近年興起的自治派的言論存心挑釁中港矛盾,事實卻恰恰相反,根源在於陸客心態上拒絕本地的標準和價值,本質承認受其控制,行為則以相反的形式呈現 - 刻意地並粗暴地侵犯文化制度。

沒有始料不及。在崇尚權力的統治者眼中,香港自治根本只是一個假大空的謊言,一國兩制設計者與執行者早就知道它虛幻如《哈利波特》跟《暮光之城》,只是樂觀得不識現實殘酷的香港人願者上釣,一廂情願地幻想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存在,幻想自己被吸血鬼跟狼人爭奪,幻想有了《基本法》有了高度自治的承諾,馬就能照跑,舞也能照跳。當香港成為了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兩地必然有朝一日接壤,這就像鄰居之間終有一日會碰著面一樣順理成章。當一邊是不講衛生又夜夜笙歌的住客,一邊是具公德心又作息定時的住客,前者自然嫌棄後者自命清高,後者自然厭惡前者污染環境騷擾他人。雙方起爭執的可能性極大,這又有多難考慮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