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周融

周融應該理解現今科技才說罷。他指高清播放應在家中,其實已經是失笑。他知不知道現在的手機的屏幕,其實已經能夠支援高清的播放,難道這些手機生產商 是傻的嗎?看低質素畫面用高質屏幕?連這些市場資訊也不懂便寸王維基的不足,可謂是爛文。再看看香港電視的商業策略,其實是透過現有的法規去取得最大的利 益價值做生意,而且一直都是合符條件。正如當年他以回撥與本地電訊商搶生意一樣,否則大家現今的電訊服務可以有這樣的低廉嗎?

周融鳩論

周融的發言其實是有若干中心思想的,就是中共很強大,香港人是鬥不過它的,佔中只可能是鳩做。這不是批評佔中的技術性問題,而是鼓吹香港人認命、放棄一切、逆來順受的一種投降主義。他舉了釣魚台問題上日本有美國撐腰,中國仍然企硬,可見即使佔中發生,中國都不會因此而讓步作為例子。這當然是中五程度的看法。實際上釣魚台已經落入日本的勢力範圍、被日本實然盤據的,中國所謂企硬,只是嘴巴上企硬、在行動上堅持作象徽式示威。最多只能說中國堅持不放棄釣魚台權利,但說到中共企硬,推論到中共現在很強硬,是不通的。如果中共很硬,早就出兵打一場仗。毛澤東敢打金門炮戰、在韓國打美國;鄧小平敢打越南,但現在的中共沒打過一場仗,硬在何處?

規卵芭火 香港單春

N年前電視劇的主題曲,都識得講「男兒天職保家眷」、「誓要去,入刀山」,但你看看《衝II》那班男演員,馬國明都三十九歲了,重好意思問人「得唔得?」那邊廂台灣新晉男明星人才輩出,彭于晏在《激戰》中的演出集陽光男孩與成熟男子氣概於一身,為目標勇往直前,戲中無女要溝卻深得女觀眾喜歡,堅毅、剛強,一張孩子臉仍有赤子的真善美,好像宮崎駿筆下的勇敢小男生。羅仲謙夠一身肌肉啦,但何嘗有彭于晏那種男子氣概?所以硬漢、鐵漢與否,同年齡、身材無關,奇連伊士活就是荷里活永恒的鐵漢,因為他在電影中敢於為弱勢出頭,保護妻小,戲外對自己的演藝事業投入和尊重。荷里活明星都敢於表達自己,是其是,非其非,若說那些「香港小姐只可以講旅遊」之類的奴才話,恐怕演藝生涯不會長久。

南美本來是熱情而擁抱自由的國度,但世間彷彿不容許美好日子持續下去。70年代阿根廷飽受國內經濟不振煎熬,左右兩翼陣營互相傾軋,示威集會無不以流血收場,施暴、綁架、殺人無日無之,治安愈發低落。漸漸地民族主義高唱入雲,保守的右翼因而得勢。右翼政黨煽動暴徒行兇,軍人靠著武力彼此爭奪政治權力,新國主也藉由暴力誕生;而反對者為了自衛反抗,亦不得已武裝自己。得勢者糾眾動手毆打想要創造出更好的社會的人,異見者懷著崇高的理想一一死去。「我不想成為被打的人」,不少青年也許是抱持著這種想法,加入軍隊服役。後來,為保統治權柄的僭主魏地拉,下令將反抗政府的人從國家根絕,阿國黑暗的歷史:「骯髒戰爭」揭開沉重的序幕,通往地獄的大門,亦自此而開。

帶上護照去佔中

「幫港」的英譯為 Silent Majority Hong Kong,簡稱 SM‧HK,這是否屬西諺云之佛洛依德說漏嘴,反映他們潛意識期許中共跟他們(港人)應存在某種S與M的關係,筆者才疏,未能判斷,看來要請城中才子(如陶傑)好好分析,開我等市民之民智也。

早前國教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撰文,文章題為〈驪歌再唱〉,指出身邊許多友人,此刻眼見香港前途黯淡,不得不認真考慮移民,上世紀九十年代移民潮之歌看會再次奏起。也許那些港人計劃移民的動機,與周融不盡相同,但客觀效果,也是丟下香港這個死局,讓香港大多數沉默且「貧賤不能移──民」的港人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