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四川

一億

.

黃毓民背叛「本土派」?

問題來了,從優酷網的連結,發現原來黃毓民團隊一直有上傳毓民的議會發言。將毓民發言在內地宣揚,這是否乃梁文道口中反統戰之舉?這是否也是「大中華情花毒」作怪,是在哀求地獄鬼國蝗民搖旗吶喊?這是銳意轉型為「真正」「本土」「政黨」的政治組織的應有作為嗎?

民建聯和工聯會籌款反應如何冷淡,相信大家都好清楚。依家個問題係:「點解仲有政黨覺得,捐款比中國NGO就可以確保,善款能有效用於災民身上?」近日,有政黨在街頭為志願團體籌款,他們也在Facebook專頁解釋了當中的理據。不過,撇除「五毛」打手的留言,網民的回應大致跟「牛頭角順嫂」、「街市賣魚佬」一致。

中國官場的潛規則

這個副鄉長被免職反映什麽樣的一個事實?中國人民的悲哀!!!!在中國官場,講的是一個「混」字!怎樣混得好?那就是學問,就是掌握時間的學問!適當時候高調,適當時候低調,適當時候打個招呼,講究的都是為官者如何掌握時間的火候,拿捏得準確,你就能平步青雲,扶搖直上。把握不住的,就像這个副鄉長般,烏紗不保已算大幸,反正還留得住一條命,一旦被拿來當個代罪羔羊,替人受過的,分分鐘下半生在監牢度過。

近日四川雅安發生嚴重地震,傷亡慘重,災區現時極需要緊急救援。香港人向來熱心行善,站在人道立場,大眾市民都希望能出一分力,協助拯救生命。然而網上流傳一些國內的志願機構濫用善款,令大眾對志願機構的工作效益存疑。有網民擔心善款會被中飽私囊,未能實際惠及災民,更發起「不捐助」的呼籲。為此,筆者特意致函幾間參與賑災工作的國際慈善機構查詢,以釋疑慮。香港世界宣明會、香港紅十字會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回應如下

早幾年周秀娜Angelababy等成為熱話,現在o靚模界已停留在是非口水攻防戰,觀眾厭了,已成死局.怎不知Charmmy 在四川地震後Facebook出一句「(有咁多死咁多)唔知點解今日好想聽呢隻歌,有冇人有同感呢?」,並上載歌曲《喜氣洋洋》,憑歌寄意;當然讚者有之,評擊者更多,包括道德_(甚麼?你是評擊過她的道德_?何解不乖乖按右上或左上的紅色X 離開?)

販賣同情心

貪官大發災難財,在天災過後祭起「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把戲,然後侵吞善款自肥,原理上跟大陸很猖獗的集團式行乞並無二致,都是販賣同情心的生意。投錢幣入乞衣缽前,很少人會想,這只會肥了背後操縱乞兒的集團,苦了的,可是更多被拐帶然後斬斷手腳行乞的孩童。同樣地,汶川地震過後,大筆善款落入貪官、偽慈善機構口袋的消息時有所聞,港府捐款興建的希望學校變成地產項目也屢見不鮮。那麼你想一想,捐錢上去,肥了權貴,又有幾多去到災民手中?

我在網上找到了「賬災基金諮商委員會」的網頁,網頁中載有了一份《賑災基金撥款準則》,入面載列13條的準則,列明撥款範疇、評估建議和撥款條件。一看之下,就知道這次撥款申請是很有問題的。準則第3條列明,評估建議第一條的準則就是「撥款應基於下列情況批出— (a) 某政府或救援機構為國內或有關地區向國際社會發出賑災呼籲;或(b) 救援機構的申請,是為該機構現正進行或即將進行的賑災計劃而提出的。因香港政府打算把錢直接交給四川省政府,因此(b)項這次並不適用。

所謂奇蹟

災民要幫,不掏腰包肥貪官,兩種想法並無衝突,因為兩不相干,所以不能跳到「因此,我寧願相信奇蹟可以發生、相信我們捐出的一每一毫,是可以直接幫到災民」這種謬論。這種文章訴諸同情,實是叫人拒絕思考。教人以廉價的同情心代理自己的善行,其實跟中古時期叫人買「贖罪劵」的神棍並無分別。因為無理由可以支撐論點,所以要訴諸玄秘,說要相信奇蹟,但講到尾不過是講錢、「科水」。

港府捐款賑災的思考

災難受苦的是平民,賑災的幫助從來都不會嫌多的,多一元就是多一元,幫到多一個災民就是多一個災民。但為免重蹈覆轍,
想發揮善心的市民來說,最可取的做法似乎是向香港信譽較良好的志願組織捐款,而非像政府般將錢直接交予內地省政府或內地的非政府組織,嘗試確保善款能夠發揮最大的效用。

捐錢=倒錢落中南海

五年過往,四川雅安再次大地震,災難重臨。但這次各界的反應卻十分冷淡,甚至連國內雖然有賬災籌款,但對比起上一次,明顯其投入程度的確減少。為什麼?相信回顧這幾年地震後所發現的問題、重建後的種種疑問,捐款捐到那兒去,大家只需要網上一查、新聞和相關資訊都可以排山倒海給予你清清楚楚。

假設北京不是因為面子問題說謊,「現階段不需要外國援助」代表他們完全有能力處理處理災情。那代表我們什麼也不用捐了。香港的救濟機構,以大陸的定義,其實都是「境外」組織。北京說不需要,那就不需要了。

不要學「支那人」的冷血

中國四川又地震,因為這是中國的事,性質等同早前的伊朗地震,我內心沒有太大的不安。但是晚上看見有人幸災樂禍的留言,選了《喜氣洋洋》,說「有咁多死咁多」,總是覺得有點不妥。我不是說該位仁兄應該要對地震一事哭哭啼啼,但這樣說卻明顯地承襲著中國人(又稱支那人)的冷血和無情。

四川雅安發生七級地震,不用想,跟零八年的汶川大地震一樣,中國政府很快就會來香港收「地震稅」。地震苦害中國普羅大眾,很慘是不是?但是我還是勸大家暫時收起惻隱之心。因為香港人捐錢,其實是捐給給西方世界和香港。香港人的善款九成九跑進大陸貪官的口袋,然後貪官家屬又發財,到香港廣東道IFC 掃貨。

熊貓竟然可以生存,是大自然的巧合;綜合熊貓的習性及生理,牠們在秦嶺及四川竹林以外絕對不能生存,係必死無疑那種:熊貓BB夭折率很高,這又是眾所週知,一來因為每隻熊貓都係不足月的早產BB,而且熊貓媽媽不是好媽媽,經常壓死自己的子女。熊貓無論在牙齒結構乃至消化系統,生理上都是肉食性動物,故此竹葉並不能被有效消化,效率不足,唯有以多「搭夠」。熊貓的「死唔去」,完全是建基於竹的「成功」,這些年來,人為破壞和氣候變化,令竹林面積減少,熊貓習性及生理的缺點曝露在殘酷的大自然中,實在非常悲哀。

四川小事幾則

旅途上,總會遇到讓人疑惑,驚訝,費解,佩服,難受和值得思考的人和事。汶川神奇的是,有很多災民的樓房還在重建當中,那些旅遊點就已經搞得有聲有色。無疑災民需要工作,需要收入,但災後幾年內就特意發展旅遊點,似乎有點那個吧。這難免讓我想到那些參觀大地震災區的旅行團,他們是抱著什麼心態去災區的呢?這慘絕人圜的大地震是教育點?是旅遊點?是發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