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國企

一個政府機關,比喻為「社團收紅包」,可謂一針見血之至。而形成這種「陃習」的原因,又只是因為「制度」問題:所謂「法治不彰」,是因為政府機關是「立法、行政、司法」一手包辦。對於大型國企、跨國企業、後台夠硬的種種「特權階級」,算是有點「刑不上大夫」的氣味。

這就擺明是「標準不一」,基本上是恃強凌弱、欺善怕惡。老百姓看在眼裡,心裡會想什麼?又會學習一個怎樣的「文化」出來? 而地方政府和各級「權力一把抓」的各級機構有本事「無限自肥」,中央又能管得到那裡去?

華潤巨貪案露出水面,非一般人所為。王文志曝出的材料肯定有來頭,一般媒體掌握不了,據王文志稱他還有更深層次的證據在手中。像這樣的材料只有中紀委、反貪局,甚至只有國安系統才有可能掌握。宋林與江澤民上海幫人物關系密切,他是上海幫第二號人物曾慶紅的心腹,在曾慶紅的授意下,在香港力挺江澤民集團扶植的梁振英。宋林和曾經擔任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關係也非同尋常,因為華潤在業務關係上是受商務部領導的,他與薄熙來之間的合作關係從大連開始,一路到北京、重慶,是多少年的老朋友。抛出宋林,實為江系人馬的一大失敗。

馬雲老師是壞腦師

阿里巴巴有中投入股,是變相國企,和政府沒有關連?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嗎?江澤民之子有份投資阿里巴巴,這些關聯人士都不用多說,呼之欲出。你馬雲不靠政府?能有今天?或者他可以說他沒有紅頂商人,沒有官職在身,但可以和官們混混一起做兄弟,那已經夠,或者在他眼中,他沒有violate他的所謂做人宗旨既!!!

重溫蘇聯的末日

今次的回顧,也真的猛然提醒了自己,其實一個「假」字,幾乎可以貫穿整個蘇聯歷史。而人類歷史上,可能真的從來沒有鬧過這麼大的醜聞。而蘇聯的倒台,簡直也是有點「兒戲」。

戈爾巴喬夫推動的「改革」其中一項關鍵安排,就是要將蘇聯的舊集權模式,修改為聯邦模式,以切合經濟發展的需要。因為集權式計劃經濟已到了千瘡百空的程度,所謂經濟成就,實在是假得不能再假。(前蘇聯笑話:國企的工作關係 – 員工在假裝工作而國家在假裝付錢) 。再不改革,蘇聯根本撐不下去。這個思維並不是什麼外國間諜的陰謀,而是蘇聯學者和領導人經了幾十年經驗累積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