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國際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讀過幾千本書,要介紹「最影響自己的十本書」,談何容易?林忌對很多題目都有興趣,由最熟識的歷史政治法律,沒有甚麼書推介的音樂以至電腦,去到地理、物理、天文、生物、科學、經濟,以至幾多本都唔夠推介的西方以至漢人文學,數一百本都嫌少,如何選十本呢?最終還是從各個體系選一至兩本,作為推介的引子,大家自可按圖索驥,從相關的書繼續閱讀下去。

一些煞有介事,認為此等擁有特殊身份的「地區」要克制,忍辱負重,不能貿然運用外事權云云,否則會引發「地區」獨立傾向,削弱國家主權等情事,更是穿鑿附會,無中生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今世界,講求實效,內政和外交緊密相連,「地區」以至一般地方,必須積極有效地運用其在國際舞台的各種身份,才能維護和發展自身權益,避免邊緣化的厄運,非但不會令國家利益受損,更會起相輔相成之效。至於非主權的獨立實體,能通過如此「創造性模糊」參與國際組織,取得法定身份,通過多邊平台跟主權國家對等合作,拓展國際空間,毋須糾纏於爭取雙邊外交承認的零和遊戲,從而緩和甚至消弭追求完全主權的誘因。

一千Yen的神奇旅程

沒有近二十年來互聯網的發展,依賴義工來運作的維基百科不會吸引到全球超過90個國家近1000人,每年抽幾天時間為了一個理想,特地自費到某某地點開會交流。坐在電腦前的數據交流可能虛無飄渺,1000日圓的小故事就顯示了這些來自完全不同背景的人,互相交流下可以無無端端擦出甚麼故事,甚至是異國戀曲。

如果覺得荒謬的話,請你從今日開始,留意聯合國的一舉一動,並鼓勵身邊的行動者積極參與。至於面對「勾結外國勢力」等無理謾罵,大可一笑置之。我們都是世界公民,連北韓這個「強悍國度」都不退出聯合國的話,那麼筆者倒期待中國政府能夠順應香港維國阿伯及愛港力之流,退出聯合國,讓這個世界少點紛爭,變得更美好了。最後,我實在不得不多謝很多有名及無名英雄,過去多年在沒有鎂光燈之下,為我們香港人在聯合國捍衛自由的先行者,包括我們熟悉的何秀蘭。

二零一二年度的中文樂壇可謂精彩絕倫,許多資深歌手紛紛在這一年呈現破格之作,有者經典再現,有者突破自我重獲歌唱事業第二個春天,整體氣勢蓬勃,生機處處可尋。去年度許多歌手不約而同發行雙專輯,其中備受矚目的概括了陳珊妮、戴佩妮、汪峰、左小祖咒、蔡健雅、王若琳等。其中戴佩妮和及陳姍妮除了發行個人專輯以外亦以團體組合形式發片,呈現了百變的音樂風貌,乃最大的驚喜。而二零一二年度迄今為止僅有內地的浪蕩紳士與左小祖咒和新加波女新人喬毓明發行雙專輯(另有大陸獨立音樂團體馬木爾一舉發行了五張音樂專輯),大部分的歌手與團體皆集中火力瞄準一張作品,試圖以最佳狀態出擊,擄獲樂迷與樂評人心房。

女子組合的起與落

事實上,7隊女子組合中有4隊解散過,一是鬧交不和 – 話左女人麻煩 (All Saints 仲搞野。聞說佢地係飛機爭一件 jacket 著最後散band.),一是 人類自自私私要有家庭要生仔要有個人發展 (Spice Girls, Atomic Kitten, Speed)。不是有四個成員,每人的平均貢獻是1/4,有很多東西要靠團隊才發揮出來 – 這是女子組合最令人悲傷的事。分拆後,個別發展既成員,成就遠比不上組合既成就既 1/N (N 等於成員數目) – 除左 Victor Beckham,佢一生最大既成就就係嫁左碧含。呢點大家都無異議。呢個大過世界上99%女人既成就 (係英國計應該淨係輸俾英女皇,死左既戴安娜同埋凱蒂)。

請不要把互聯網毀掉

但是事實上互聯網實在不需要什麼國際政府合作,這個平台全由民間為主導才是最有效的發展模式,所謂的國際合作其實就是一種規管,並且由政府主導。這不論政府是來自何種的政治體制,都不應該規管互聯網的結構、制度及管理模式。所謂的參予實際就是對互聯網上的規限與審查,因為當政府能夠掌握到互聯網上的服務「開關」關鍵結構下,這無疑是一種白色恐佈。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1)請在《地球上的一天》網站簡單註冊帳號、2)在12月12日(週三)當日拍攝短片,題材長短一切不限,唯請儘量以高清HD 拍攝、3)在12月12日後有電郵通知你上載影片的詳情)《地球上的一天》跨媒體項目於2008年9月成立,以創造一個電影時間囊,一個國際網上社群,和一 齣長篇紀錄片為目標 – 當中所有片段皆由參與者在2010年10月10日 (10/10/10) 的24小時內拍攝,項目現已發展成為一年一度的大型媒體活動。

今年的確是分離主義特別旺盛的一年,除了蘇格蘭外,包括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在內的多個地區,要求獨立的聲音此起彼落,就連美國都出現規模不等的獨立請願。獨立運動在許多民族主義者眼中,尤其是大一統意識上腦的中國人看來,從來都是十惡不赦。但筆者始終相信,一地人民對自己土地之自決權,應該凌駕於甚麼民族大義、領土完整之上。

早日BBC新聞報導世界上最窮的總統,是來自烏拉圭的José Mujica。他並不是因為國家給予他低薪酬才變成個窮總統,他月薪都有7千多英鎊,基本上是生活不愁。但何來最窮?而是他把百分之九十的薪酬捐出去作為慈善用途。他只是拿十分一的薪水,換著港幣,他餘下約為七千多元為他餘下的生活費。報導指他有兩輛舊的甲蟲車,一間破舊房屋,和有幾隻狗。相片所影的真的很屋是很殘舊,老實說你怎樣也不能相信他是一國之君,頂多只是一個普通老伯。José Mujica曾經因為政治迫害而被迫坐十多年政治牢,後來放監並從事政治生涯,最後他於2009年成為該國總統。

我相信,一再加大SSD,能買樓的多只會是不怕SSD的人。這些人有兩種,一部份可能是長期有極穩定工作的真正用家,二就是有錢及有好多資產的人。我相信,樓房可以把下游社會階層帶向較上層的能力將進一步失去,下層朋友就只能留在下層了,買樓仍然未輪到你。

這十年來,我從台灣走到國際,看著別人的國家一年年的進步,回顧自己的家鄉,實在很難找到樂觀的點。年輕人對未來失去希望,也沒有好的典範可以學習,失望之餘,開始重視飲食娛樂,每天都在facebook看到他們上傳的美食美景。你怎能怪他們呢?看不到未來已經很悲傷了,連「吃」跟「玩」都沒有,人生還剩什麼?應該是「我們」要檢討,為什麼年輕人寧願把錢拿去學雷射飛針微晶瓷,而不是治病手術搞研發?為什麼「我們」沒有給年輕人,一個更吸引人的未來?

超級無敵中國人

無賴是無敵的,因為無賴nothing to lose。向來不亢不卑又講究禮儀的地球其餘分子,一礙於自身修養,二礙於現實殘酷,結果被迫就範,矛盾激化時還得自我洗腦,把啞忍刁民包裝為包容同胞,自欺欺人,阿Q一番,露著岳敏君為我們勾勒的咧嘴大笑,假裝幸福,望著一身毛服的俗套,也只得點頭稱頌,慢慢潛移默化,學習習非成是的新生存方式。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