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埃及

Journalism is not a crime.

老總給人斬六刀慘尐?還是記者被囚禁四個月慘尐?但而全球社交媒體的角度來說,卻是後者大獲全勝。香港到底還有多少人看twitter,可以說稀有過稀有動物。但Twitter上多各國傳媒人,近日講得多的,不是「They can’t kill us all」,而是「Journalism is not a crime」。

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和郝鐵川筆戰?

鄧飛你這個衰仔也別禍從口出,讓真正的分離份子有機可乘了吧,我可沒有講過主權要從「時間與效力」這種觀點看呀,重點是要在地人民的同意! 否則新疆西藏要反起來的話,看來就可以引述你的「見解」了。講說話要瞻前、也要顧後。新疆和西藏自治政府現時之確實存在以及主權統一,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新疆西藏加入成為共和國的一部份,而這點也是國際承認的嘛,這個就已經不是帝國版圖而是主權領土囉。要爭拗的話,只是其「目前的代表性」是否明確得到「在地人民的確認」而已。……

因此對於香港政制的各種紛爭,其實爭來也多餘。假如不能秉持「多元並存、互不排斥」這一條民主的原則底線,形式上的所謂民主也不會帶來安定繁榮,更遑論和平統一。先前幾篇講埃及的文章,大家可以參考一下:假民主與真獨裁,那才是大亂的源頭。因為兩者都明顯背棄了「多元並存、互不否定」這一個民主的基本原則。

埃及被假民主玩殘

2013年的Rebel 運動,正正就是「文明而沉默的大多數」採取了最和平的手段,全國簽名、接近一半人口表態爭取公投,迫令國會罷免總統。軍隊在這個時候,看來是「絕地反擊」成功了。順勢拘捕穆爾西…之後釋放穆巴拉克;不接受美國和歐盟的介入,轉投沙地阿拉伯拿資助。一個軍事獨裁政府「班師回朝,大竟全功」。因此要強詞奪理地指「埃及政局證明民主不可取」,簡直是指鹿為馬之至。

在穆巴拉克主政時的埃及,一直都有軍方撐腰,軍方擁有強力的政治力量,而軍方亦採取非伊斯蘭主義執政,這樣也是避免了宗教凌駕執政者,所以即使穆斯林兄弟會始於埃及,但一直被黨禁。而穆巴拉克是美國在阿拉伯的盟友,長期資助埃及軍政府,以能夠保護美國在阿拉伯的利益,當中包括蘇彝士運河的安全。亦因為埃及的執政者被視為西方(美國為首)的代理人,所以泛伊斯蘭主義者更恨之入骨。而中共政權則一直保持既定的語調,保持各方克制,誰主政他們都不會出聲,因為一出聲便倒過來被自己的人民抽後腳,從而損耗自身的執政穩定。

埃及政變隱憂

這次事件是一次由非民選的軍隊發動政變去罷免民選的總統,而這個過程本身就違反了民主精神。在民主國家中,軍隊應服從於民選政府一切合法的命令,除非該命令涉及非人道行為,而這次的政變,明顯是軍隊不服從民選政府的命令,這會為民主政治留下壞先例,使得將來軍隊有干涉民選政府時有先例可循。而且,埃及軍隊已經不是第一次干涉政治,在1952年軍隊就曾經發動政變,推翻埃及法魯克王朝;2011年統治達三十年的總統穆巴拉克被迫下台時又接掌權力逾一年,且接掌權力期間曾修改憲法給予軍隊極大權力,包括容許軍隊「介入民事事務,維護社會治安」(許,2013),再加上這次推翻民選總統,這樣會確立了軍隊高於民選政府的先例。

埃及民主的啟示

欲見埃及步向民主這個偉大目標,在一年後的今天即告夢碎:穆爾西在眾怒難犯下黯然下野,軍方積極介入其中,國民以反抗穆巴拉克同等的憤怒令流血革命的成果付諸東流,民主化遂淪為全世界觀察者的一廂情願。民主之所以無法在此地萌芽,究其因由,乃在阿拉伯國家的文化血脈之中,根本從未擁有培養民主的種籽與土壤;空有氣候轉變,不能改變根深柢固的守舊勢力,及民眾內在的頑固因循。

以我的膚淺理解,阮紀宏可能想把穆爾西被轟下台的原因,說成是「因為他當初無法取得壓倒性勝利,所以未能贏盡人心」,然後推論將來泛民與建制派候選人在特首選舉中要以點數分勝負,輸掉的一方必然忿忿不平,誓要想盡方法把勝出者拉倒,令中環變成開羅解放廣場。這種推論,相當有趣,若給湯川學教授見到,九成暈低。

香港七一遊行演變成長時間集會,並發出最後通牒要求梁振英 48小時內下台,繼任者必須由無篩選的一人一票普選產生。在通牒屆滿前幾小時,香港市面氣氛緊張,金管局突然下令全港所有銀行提早關門。期限屆滿後梁振英拒絕下台,特首辦發言人更表示,梁振英寧願為捍衞政府而死,留名青史,更勝過摧毀香港人對經濟發展的期望,凸顯他寧死也不會辭職。

埃及總統穆爾西(Mohammed Morsi)「被落台」,軍方同意重選新總統,埃及人民所號召的第二次革命在群眾壓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因為軍方都怕再面對龐大群眾壓力下,人民隨時向政府施以壓力外,最後還要軍方面對壓力時,那軍方唯有出手,得以保住自己在埃及的一方勢力。

近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七十人死亡,近三百人受傷。敘反對派接著宣佈有意組建臨時政府去取代現時政府,這明確顯示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的對抗已經白熱化。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亦發表聲明表示它決定不參加下月在羅馬舉行的「敘利亞之友」國際會議,雙方在總統巴沙爾的去留上爭持不下,令當局停留在膠著狀態。

安息

埃及走向民主的第一步

埃及首次的民主選舉終有結果,就是穆斯林兄弟會候選人穆爾西當選最新一屆的埃及總統。這次埃及選舉,其影響力之重大,除了是埃及本身外,還會影響整個伊斯蘭世界以及西方國家面對伊斯蘭新形勢。時至今天的演化,當然組織的方向走向政治執政為主力,真正成為一個政治集團。但這是正常不過,環境變化下的政治實體。但其主義基本不變是以伊斯教條下主義的國家體制,這和西方現代社會的確有頗大的出入。而更甚是這組織是嚴重抗拒基督文化,可以真正說是抗拒西方文化。

這兩天,國際間有兩個選舉都是舉足輕重,就是希臘和埃及選舉。前者結果是保守黨贏得這次選舉,但需要組織聯合政府。這結果對於全球經濟給了一刻舒緩作用,避免一次歐元危機的結果,所以世界股票市場普遍向好。埃及的重要性是在於該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穆斯林兄弟會的始創地區正是埃及,其分支在其他伊斯蘭國家有不少影響力,而且埃及處於歐亞非地緣重要地理位置,因此該國政權有什麼重大變動,都是影響全球國際政治舞台的架構,因此不能忽視這國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