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城邦論

不論是「拖篋行動」、「愛國行動」,甚至是<城邦論> ((編按:皇后、天星、菜園村、喜帖街、順寧道、還有最新飯民絕食爭普選呢?)),也其實只是一場精神勝利的運動。香港人對無力改變現況的擔憂、憤怒與恐懼,投身於本土派的行動,以激烈的言語與行動,對抗「暴政下的載體」-內地客。香港人既無力要求梁振英為「自由行」設限,固只好自己走上街頭,親手擊退一個又一個「敵人」。

「捍衛本土利益 • 一切本土優先」只要說這句話的團體或人士,就即刻被人標籤成為「本土派」一員。但到目前為止究竟:第一、有幾多是「本土派」的團體呢?第二、他們的理念及主張又如何?這兩條問題一直令很多人(一般香港市民及媒體)感到十分混淆,而坊間亦沒有有系統地介紹及作區別,為了讓大家可以初步認識「本土派」的派別及組織,金金就本身所認知的實況作介紹,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聊來聊去,師哥師姐們都在抱怨國內學術制度的弊病,比如教授和多少女學生上床,女學生們的罩杯有多大,或者貪腐問題,比如被解密的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產名單上為何沒有周永康,宋祖英會不會上今年的春晚。偶爾蹦出來幾個」顛覆性」的關鍵詞如「許志永」或是「新公民」,又或是最最不能提及的神棍詞語「法輪功」,飯桌一眾人就像Gem所唱的一樣是「一剎花火」間收聲。

陳景輝的反駁或者評論,還是一貫的語意含糊、脫離現實。李怡說香港其實沒有「右」,陳景輝則說香港不只有「右」,更有「極右」,嚇死人。「左膠」為一國犧牲本土利益,可謂鐵證如山。孔令瑜等人念茲在茲家庭團聚,為此可以不顧本地承載力,可以犧牲本地人(包括新移民)的福祉。毛孟靜范國威的本土優先聲明是包括小數族裔、非中國血統香港人的共融願景,而孔令瑜等人的聲明與毛范可謂相近,獨是沒有小數族群那一筆只顧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在香港拿多少權利,怎麼不是受一國的意識形態所支配?

陳雲:《香港遺民論》

這本《香港遺民論》承接上一本書,繼續深化香港本土化的理論,據說還會有下一本《中華聯邦論》作為三步曲的總結。其實若果平時有在上網看陳雲寫的文章,這本書沒有什麼新鮮的內容,他要說的話早已說過幾十遍了,只是在書中很有系統地表達。看這本書不只是看陳雲宣示的立場,更重要是閱讀他如何一步步推論建立他的本土理論,不論你讚同還是反對他有關本土運動的意見,只要你有心要作知識性上的思考和討論,便不能無視這本書。

(涉及成人情節及用語,慎入)旅程到了一點多,她好像放下自己的束縛,二話不說拉着手到Magnum 去跳辣身舞。星期二的夜店保安,不太介意入場人士的衣着。反正周始會貢獻鈔票進場的人不多,就讓多一個人的鈔票,在強勁音樂跟舞台光影間迅速蒸發,經理也不會有甚麼怨言。凌晨三點,正當大家都有點醉意,她煞有介事發出「OK」訊息。正當以為自己今晚得米,不用將體液獻給2D 屏幕上的麻倉憂時,你才發覺香港已經不是低增值人士可以方便__的地方。

香港警察的構成,直到目前為止,依然是以本地人為主。即是說,和你和我所接受的教育,成長的過程,應該沒有甚麼不同。但我又覺得,你走出街或者和任職警察的朋友休班聚會時談及政府施政,他們總不至於認同梁振英政府的施政,認為佢做足一百分罷?又或者會認為中國的人權狀況好好吧?然則,為何一旦涉及社運和遊行示威的話題時,彼此思想上如此南轅北轍?警察即使和巿民在平日有不少牙齒印,總不至於去到互相仇視的地步吧?幕末時代薩摩藩殺害過不少長州藩子弟兵,尚且能攜手合作,推翻幕府,警察和巿民的對立,應深不過薩摩長州罷?筆者固然無坂本龍馬之才,並不妄想這個少少的嘗試可以深弭警民之間的對立,冀能引出智謀之士,解此困局而已。始終警民對立,得益的還是中共。

CCTVB最近一集《星期日檔案》的「小香港.大香港」就是抱持類似的論調。近半個小時的節目中,透過幾位放過洋的香港人的口,批評香港人如何欠缺「國際視野」,如何「閉關鎖港」。CCTVB之所以為CCTVB,而不是假如地球只剩下一間電視台都無人會睇既亞視,分別在於CCTVB的軟性洗腦比起亞視稍高一籌,以致於普遍缺乏邏輯思辨的師奶阿叔容易受其荼毒,使得「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欠缺國際視野」之類蠱毒流佈甚廣。CCTVB之高章,在於搵幾名普遍人眼中叫做見過世面放過洋的香港人,由他們的口去批評香港人,尤其是批評年青人的「大香港主義」,一般街坊叔伯聽落就沒有違和感,兼中正一般中年人喜歡向年青人說教的下懷。確實是巧妙的偽裝。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

本土意識是如何煉成的?

2010年以後,由D&G 事件引發的一連串和香港本土有關的事,香港的政黨無為市民出聲,反國民教育、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反雙非、蝗蟲論、反對殘體字、反走私(水貨)客、限奶令、甚至碼頭工運等等,社運及左翼各為其主,他們或許要幫有關人士反對或爭取權益,但他們更希望自己頭上加頂光環,令自己的社運事業長做長有。是的,他們會幫大家罵政府,去遊行、唱k,但過後,大家爭取到甚麼? 反對了甚麼?

求同存異 共建本土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

香港網民的民智不是未開,香港人不是生番,但是,開了跟開得足不足夠還是兩碼子的事。今日潮流興派膠扣帽子,左有左的膠,右有右的膠,本土有本土的膠,大中華亦有大中華的膠。可是,不停罵著「黨黨皆膠」、「派派皆膠」、「全民皆膠」等等口號是完全無益於世的。自命不膠者,理應挺身而出。這是邁向「香港好,大家好」的不二法門。具體而言,不論人言其癲者是真瘋還是伴狂也好,是以此為技倆還是真誠收門徒也好,理性之人,實無須自困泥沼,周旋於其中。

陳允中文章內容有意無意將屬於不同光譜的個人或組織捆綁,混淆其主張及行為,是失諸公允。因就行文便利而樹立「開放派」與「土著派」的本土二元傾 向,卻欠缺至為基本的學理分析,忽略「中港區隔」思想形成的背景與動機,過簡地將現象訴諸個別的族群仇恨與政府制策的流弊,而漠視更重要且存而未決的問 題:新移民或自由行普遍的文化適應(Acculturation),這並非以陳氏引用個人的新移民體驗或開放參與抗爭路線就可充當常例解釋,論理亦不充份。以下打算徵引以「不合作運動」聞名於世的聖雄甘地抗爭史的片斷,以作本土抗爭的參考教材。有意細閱其生平詳情者,可逕自收看《甘地傳》(Gandhi,1982)或翻閱其自傳。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

陳雲與張欣欣

陳雲老師在一月接受陽光事務訪問時,已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就是現實政治。這個事情其他人不敢來做,愛惜自己的羽毛,那就我來吧。」與張欣欣連橫合縱,是政治現實的謀略,他日香港城邦垂範中華,驅逐美帝,解放東亞,張欣欣與陳雲老師,必定成為媲美劉禪與諸葛亮、項羽與范增、光緒與康有為的君臣配。

話歸本題。星期一至三短短三日,蕭若元與黃毓民分別在各自的節目中隔空開火,爭在還未點出對方的名字,但他們的講話內容,卻不斷炒起新問題,燒到更多完本不相關的人,至此,人力內部已經錯失了修補關係的機會(又或許從沒有出現過),各路人馬看來已經選定立場,人力解體只是時間問題。就算人力還維持表面上的團結,即立法會三名議員仍願意掛起人力招牌,但隨著人網跟人力切割,人力將失去動員支持者的主要機器,等同武功盡廢。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