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基本法

1999年在坑口一條小村落,叫做布袋澳的,大家按照《基本法》第四十條的法律規定,也非常「守法」地按照《鄉議局條例》、更加依照「維護安定繁榮」的鄉村習慣,非常「民主」地準備「一人一票」選舉「村代表」。怎的在這個普天同慶的大好日子,忽然爆出了一個「反對派」,竟然厚著面皮,硬要「參選」!於是搞得事情「亂作一團」,不止破壞了村民多少世代以來的安定繁榮,更加令到群情洶湧、村民無法過「正常的生活」,反對派被指是「破壞基本法」云云。只差沒有人出動防暴隊來放催淚彈。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看來有人真的造反了

早在她出任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的時候,已經有流言指她「不夠班」,而從她昨日就《基本法》條文表態的情況來看,以考試表現來衡量的話,似乎不止是「憲法」一科要「查找不足」,在「政治」一科更加是完全文不對題。

【舊曲新詞】萬惡基本法

想起了多年前在CCTVB不停洗腦式播放的《熱愛基本法》,今日再聽,內臟扭絞,頓覺嘔心。實在看不過三位歌手面帶虛偽笑容地唱「熱愛基本法」, 唯有把歌詞改做更為切合香港現況。

左翼份子,你們終將獲赦免

你們痛恨香港的不公現狀,日夜惦掛打倒李氏家族的壟斷霸權,期望政府透過福利政策將財富再分配,讓貧窮的、弱勢的社群得到向上流動的機會。你們一視同仁,無論是默默耕耘的香港人,抑或是為著家庭團聚而千山萬水南下來港的新來港人士,你們都視之為香港居民,儘管法律上居住滿七年方為「永久居民」,但你們認為,福利是給予有需要的人,與居港年期無關。你們無法理解對於終審法院判決感到憤怒的人的感受,只覺得從理性、從法律以至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你們的信念都無可爭議。

是次決定是合法的,但不代表合理。香港既無明確的公民權界,亦無移民審批權,可謂與無掩雞籠無異。現在連七年居住界限都要取消。「根據基本法」,這是合法的,但放到香港的承受力現實上,就是會產生谷爆香港、大陸人和香港人互相仇視的客觀效果。

讀郝鐵川教授贈書有感

目前香港的政制爭拗「卡」死在那個地方? 就是各方都在費盡心機思量如何可以「準確掌握」選舉的結果,而不願意接受一個「大約合理」的結果:建制派老是擔心民主派會搞獨立,而民主派老是擔心建制派會搞赤化。因此雙方都在互相逼迫,以謀一個「絕不含糊」的方案。普選一事被建制派一拖而竟然可以拖了十年,而所謂「佔領中環」也是由此而被迫出來。雙方都在玩「攤牌」了。

其實現實政治和考試不同的地方,是現實世界並無一樣東西叫「絕對不會錯的標準答案」。謀求這種「絕對性」,基本上和自尋短見差不多了。

2010年起,《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前身為《家庭暴力條例》)的保障範圍包括同性及同性戀伴侶家庭。至於《基本法》第三十七條及《人權法案》第十九條所保障的婚姻自由的權利,在現行法例下只包括異性婚姻。然而今年五月,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確認完成變性手術後的跨性別人士以手術後的性別結婚的權利。

如何根治「單程證」問題

香港可以和中央人民政府協商入境人數,這是第一種方法。但更有效而香港可以短期內做到的方法是把所有意欲來港定居的人,不論他是甚麼國籍、所持的是甚麼理由 - 即使是以家庭團聚為理由 - 都要求他們排同一條隊,而排這條隊的人,都同樣受香港入境權的管轄,即批准不批准,由香港決定;而香港的審批入境權,純屬香港內部事務,中國各級機關無權干涉。

戰狼600政改方案

既上回合說到香港立法會選舉原來師從希臘,突然良心發現,發覺又是膠觀點出動的時候。老實講,最近甚麼公民提不提名的問題,實在很令人煩厭,乾脆推出個「戰狼600政改方案」,吸收人類兩大古代文明,波希戰爭雙方東西文化的日月精華,仿效希臘和波斯的優秀傳統,特別是深化改革,已經不知有意無意跟從希臘的立法會選舉制度。

根據人大常委會的所作的承諾, 2017年的特首選舉將可由普選產生;而根據《基本法》第45條,普選行政長官的候選人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卻未對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作出限制。作為普選,2017年特首選舉的提名權和被選權都應該合乎普及而平等的原則。故此,手握提名權的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必須要直接而有效地反映全港市民的意願,而觀乎現時的特首選委會組成方式,明顯與此原則相去甚遠。

「官方論述」不足以解釋「和平佔中」的由來,也不能解釋香港社會近年的政治轉變,與「和平佔中」的關係。事實上,香港亦曾在二零一零年起發生了一次佔領中環運動,以響應美國佔領華爾街一起佔領(Occupy Together)運動,對抗資本主義下的市場及金融制度,但與是次「和平佔中」運動相反,第一次的「佔領中環」並沒有獲得香港社會的關注,因此亦突顯是次運動的特殊性。本文嘗試以國際政治及香港本土政治為起點,分析佔領中環運動的由來以及提出香港普選問題的看法。筆者認為,香港在區域整合下出現了遲來的「解殖」,交疊在中東及北非地區的民主化運動,佔領中環運動及香港普選問題才成為真議題。

七一遊行十年祭

一年下來,梁先生有那項施政是真心為香港人謀福祉呢?新界東北發展其實就是要消滅港深邊界,「港人港地」根本與香港人無關。去年九月的「反國民教育」運動,表面上,政府讓步了,不再推行國民教育科; 實際上,國民教育這陰霾仍籠罩香港教育界。去年九月開始,網民發起多次「光復上水」行動,與大陸水貨客屢次發生衝突,才逼使港府實施條例打撃水貨客,可惜至今成效未彰。今年年初的「限奶令」只是市民獻計給政府的權宜政策,並非梁府的神機妙算。

七一你會在那裡?

十六年前的「大限」,讓我們失去的不只是社會環境和生活質素的敗壞,再推前到過渡期下的移民潮使我們還失去親友和墊愛。我們還是認命、默默承受這些敗局嗎?回想三十年前的中英談判,港人沒有抓緊機會去掌握命運;○三七一只算做到了一點點,但我們到底還可如何面對將來,那就套用一些談論玄學的電視節目的主持必須說出的一句「命運掌握在每個人手上」給全港市民吧。

中環軍事碼頭的兩難局面

或者可以這麼類比:假如中環軍事碼頭是特區政府一定要繼承的港英政府責任,那麼首先要推翻的,就是「臨立會」的安排,因為香港特區政府也同樣無權否定港英政府交下的責任。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請將立法會回復1997年6月30日的規格,實行1995年實施的「新九組」選舉條例。

因為當年推翻1995年的立法會選舉安排,是中方指英方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等事項。那麼中方要問責,也應只能向英方問責,香港本身是無權否定港英政府在1997年7月1 日之前的安排嘛。

考試如廁有權補時

如廁屬私密。若考試期間考生如廁,不准關門,由監考員監察如廁過程,則屬不合理侵犯該名考生的私隱。此舉亦可屬有辱人格待遇,損害其尊嚴,違反公約第7條「任何人不得施以受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即使是學校紀律,包括考試規則,亦應符合人權,合理以及相稱,如《兒童權利公約》第28(2)條訂明「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確保學校執行紀律的方式符合兒童的人格尊嚴及本公約的規定」,《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的《一般性意見13號》指任何形式的學校紀律不應違反公約權利。學校應遵守。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