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基督教

曾教授和我們分享的,是他的新書《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也是台灣教會史中很重要的一段血淚史。眾所週知,國民黨在中國大陸連番戰敗後,退到台灣,之後就開始持續的白色恐怖統治,疑神疑鬼誰是共匪、共產黨的間諜;而往往這種國家級疑心,常常演化成打壓異己,又或者牽連無辜的人。相信最近有看過韓國電影《1987:逆權公民》的朋友,就不會對這種打壓感到陌生,曾幾何時南韓也標籤異己或無辜之人為北韓共產黨員,極刑逼供甚至殺害之。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是日新聞報導在海濱花園一帶訪問當地居民,原本只是例行公事,偏偏有位女人的被訪內容卻令人髮指——她歡天喜地在鏡頭前說「當日我先生和肇事夫婦同一電梯,他沒事,感謝主」,言談間她一直笑口噬噬,四萬咁嘅口,我明白她是慶幸自己家人平安,但她的宗教不是指導她要信望愛,凡事慈悲惻隱嗎?她還清楚知道有一對夫婦現在仍醫院留醫,感恩還感恩,這信徒能否尊重一下她唸的經?

春天教會聖誕文告2017

香港進入聖誕假期,電視廣告、社交媒體、手機群組,紛紛開始帶來愛與祝福的訊息。耶穌基督降生,為人類帶來愛與關懷的盼望。我們亦在此祝願大家佳節歡欣、平安暖在心。

其實參與討論的雙方,都對社會如何公平地處理性侵有疑慮,甚至有恐懼的情緒。提出性侵經歷的朋友,因為過去法律機關調查性侵時每每對受害人作出「二度傷害」,而對透過這個渠道取回公義,失去信心。同樣,提出「逆向」意見的人,亦對法律機制無法絕對隔絕對此機制的濫用,而害怕被污名。

「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凡罵弟兄是拉加的,難免公會的審判;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裏了。」(太五21-25)

要數上月新聞風雲人物,非聲稱被擄禁錮的民主黨林子健、在反東北發展案敗訴判囚的13名青年,以及因衝擊公民廣場判刑的雙學三子莫屬。時至9月,不少弟兄姊妹仍然關心他們。例如反東北發展示威者梁曉暘的媽媽劉家莉,表示兒子很幸運,因為雙親支持他。她更擔心的是其他將被社會忘記的社運囚犯。中大崇基神學院龔立人教授則批評警方未找到林子健口中的擄人者,反而將矛頭指向受害人林子健,要林成為一個「無瑕疵的被罪者」。林的中大同學「快必」譚得志亦指過去與林組織「回歸基督精神同盟」,形容林關心社會,不滿教會親政權。

一個追隨基督的基督徒理應明白——我們現在生活在苦難的現世,死後復活才是我們追求的永生。貧窮是我們生活的態度,住豪宅、領市民的血汗,仍得到「主」的照顧。當然需要為「主」辨護,香港的生活每一環節-食水、食物、居住房屋和其他必須品(空氣除外),不是「主」賞給你麼?這不是無條件的,是要付出的。

趙鏞基亦吸收美國正向信仰觀,建立自己的一套神學。他認為基督徒要有「第四度空間的靈性」。他鼓勵信徒以禁食祈禱靈修,認為禁食祈禱靈修越多,就更能體驗上帝的神蹟。另外,1980年代盛行正向、積極思考的信仰,趙鏞基在加以吸收後,建立自己的神學。他訓練信徒改變其言語、夢想與態度、行為、信,只要有正向方式,就可擁有這種「 第四度空間的靈性」。

他講到「神興起了新一屆的特區行政長官」。然後就話,「神教導我們要為掌權者禱告」,即係簡單講就是為政府祈禱,為林鄭祈禱咁話啦。咁會做D咩呀?根據2012年的遊行,隊伍會周街巡遊啦、抬約櫃啦、影下相報下到咁既。

天主教在香港的建制傾向

儘管在香港開埠之初,天主教會在英國的組織仍未正常化(教廷於1850年才重新於英格蘭委任主教),但在1842年,香港宗座監牧區已告成立,而天主教會已開始與殖民地政府建立合作關係。義大利修會學校(現嘉諾撒聖心書院)及法國傳道會學校(現聖保祿學校)在開埠的十數年間創立,甚至港督寶靈的女兒也是嘉諾撒仁愛女修會的修女……。

教會不是中產俱樂部

還記得在神學院時聽過一位中產教會的牧師分享。那位牧師在分享中十分興奮,指出自己教會如何在在三年間,由150人,變成超過700人聚會的教會,每年受水禮加入教會的人數超過50人。從數字上看,這間教會超級成功!可是,這位牧師提到的幾個觀點,流露出教會的中產化和自我封閉。教會不是俱樂部,不必在意會員人數,然而今天很多牧者卻是很所看重這些業績,教會增長故然重要,手法心態亦是重點。教會真正需要的是成長,不是增長,教會不是中產人仕的俱樂部!

我係同性戀基督徒

其實正確黎講我係雙性戀,就18歲,翻左教會三年,冇翻教會幾個月亦都唔打算再翻,除非同我女朋友分左手。

打個風先知星期日特別重要

筆者於星期日上午眼見的,盡見「返不到教會很可惜」「為何星期日才掛8號」「返不到教會,惟有⋯⋯」的訊息,還未計一大堆的不開心、不高興emoji,以及透過Facebook及Instagram發出的短文。然後轉眼間,於當日下午起,便看見「星期日便是family_day」「放假了所以與朋友相聚,感謝主有美好時光」,如此「搬龍門」的速度比政府還快多10倍以上,「咁搞法後面點跟呀」?

基督徒的內在分歧

我曾經問過表姐一個問題,聖經可信的原因源於死海古卷,不過爲甚麼當中的內容會有衝突。那時她承認內容的差異,但表明聖經是由信徒受神所啓示而寫,無須通過死海古卷的書寫時間及一致性來驗證聖經是否屬實。謹有一個答案當然滿足不了好奇寶寶,然後我便在中學團契時問了牧師同樣的問題。牧師的回應卻與表姐不同,他堅持死海古卷的內容與聖經一毫不差。最後我詢問一位朋友的看法,她認為信奉基督教是學習耶穌的教悔,沒有必要執著於文字。就各人的意見而言,基督徒對聖經的源由,居然大相逕庭。

教會不倫不類,癥結與教牧的荒謬邏輯有關﹗那位認為「社運冇咩靈氣」的教牧,是否不知道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浸信會牧師馬丁路德‧金、南非循道宗信徒曼德拉曾在社會綻發屬靈光輝呢﹖

「神的旨意」與「耶撚」

當基督徒討論社會上的議題,就此表示立場時,能不能「着地」一樣,先說一說此議題的社會的利弊、影響、可行性等等,說一說閣下是基於甚麼原則得出這個結論?若真的想把「神的旨意」奉行在人間,總也要告訴我們為何閣下口中的神的旨意適合行於現今社會。把聖經章句加諸於社會是因為它們適合於現今社會,還是因為它們是「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