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基督教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相比起許多奇型怪狀的「以父之名」,我敢講其實林鄭呢個已經算是相當正常。君不見有幾多見證是講緊「我個囡唔舒服然後我祈禱然後她更嚴重然後我送佢又醫院然後醫生叫我AAA我堅持要BBB最後無啦啦好番」之例?其實個囡唔舒服就應該早D帶佢睇醫生,佢嚴重左都是因為我地掛住祈禱;其實入到醫院就應該聽醫生講,醫生叫你AAA點解你又堅持要BBB呢?好番是因為好彩咋。相比起呢D,係咪覺得林鄭的「以父之名」正常好多呢。

耶撚真可憐

對這些思考模奇特的人,其實我有點同情。但事實上,他們很快樂……在他們眼中,他們是獲得救恩的人、是神先愛的人,死後會上天堂得永生,得到永恆的生命,他們心裏其實非常滿足,每次出來反對同性戀時,內心也有一種行公義的自豪和驕傲。反之,我是一個不得赦免,活在罪惡之中的可憐蟲,死後會落受永火,在我心中福音的果子未長熟,仍是個「心硬」的人,所以他們要加把勁去傳福音,即使是犯天下之大不諱,在清真寺旁或天后廟前唱聖詩也在所不惜。我不會低估他們從中所得的滿足感,從做這些實為自己的宗教趕客且無益於社會的事所得的滿足感。奈何他們的宗教是基於強大的情感而非費力的理性思考,這道理他們是無法明白的。

我尊重堅守婚後性行為的人,但婚前有性行為是否必須要承擔罪疚?是否等於不聖潔?「一段關係一旦牽涉性,好快就會污穢,就會玩完。」

耶撚與法利賽人

五旬節永光堂嘅會友响平安夜於尖沙咀清真寺旁報佳音,搞出一場網上的罵戰。普遍的表面認為,佢哋唔尊重伊斯蘭教,的確係無可抵賴嘅事實。背後的根源原因,就是上述所指對伊斯蘭教嘅無視甚至是敵視嘅核心思想。再當然的,在N年前我所做的「教會研究」課題,除發現「教會增長」嘅問題之外,基督教响香港係出現咗一種有如「漢化」嘅情況,即是視神明為尊,即所謂「乜都賴上帝」嗰種。另外就是信徒或多或少懷有「非我族者其心必異」嘅思想,一方面認為要視為罪而要遠離,另一方面就恃住自己得到主耶穌基督嘅救贖而握有上帝嘅話語權,表面是傳揚福音,實際是借聖經說三道四指手劃腳。最明顯嘅例子就是成日擺副烚熟狗頭樣扮喜樂嘅高皓正。

用常識諗諗,都知唔應該咁做。原因很簡單,你想傳福音俾呢班人,最起碼唔應該做D讓對方好反感既事。即是你追女仔,唔通真是好似果D少女語錄咁寫,「不斷欺負你的人其實就是最愛你的人」咩。我信其他教,你咁黎挑機,即是聊交打姐,人地絕對是唔會因為你起旁邊鳩叫「耶穌愛你」而突然覺得「耶穌真是好愛我呀」

這一年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撕裂和恐怖襲擊,引來重大人命傷亡,亦令我們對人性的信心動搖。在敍利亞的大馬士革與阿勒頗,很多兒童受連年內戰傷害。在德國,國家以愛心迎來難民的同時,國民要防避人身傷害。在台灣,同性婚姻議題,打開了人心潛藏的恐懼,這些恐懼又帶來新的傷害。回到香港,連日有年青人因不同壓力理由,選擇以自殺結束其生命。

亞當的幸福摩天輪

不知從何時開始,創世記這段經文,就被視為支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經典金句,亦是婚禮大熱經文⋯⋯然而當我們仔細查考這段經文時,發現經文不但沒有阻止同性作為伴侶,甚至有可能支持動物做人的伴侶?!這個發現太過驚人,我們按捺不住要立即跟大家分享!

Desmond堅持不碰槍械,在軍中日子自然受到百般欺淩。Desmond堅守信念,甚至因此而被軍方拘捕,被帶上軍事法庭,理由是他不服從上級命令。Desomond深信自己沒有錯,面臨被軍方遣返的危險,最後因為父親昔日從軍時的上司給軍方一封信,説明軍人也受到美國憲法的保護,結果Desmond在堅持自己的信念下得以回到軍中服役。

在劇中,JudeLaw飾演在衆人驚訝之下當選成爲新一任的教宗庇護十三世(PiusXXIII)(虛擬的)。他是一名被嬉皮士父母遺棄在孤兒院,在修女和神父的循循善誘之下成長並後來成爲神職人員,在獲選爲教宗之前在紐約擔任大主教。

教會中女是如何煉成的?

教會一向女多男少是不爭事實(雖然不知為何筆者教會不是),而教會一向想力銷適婚男女嫁娶但又不敢明目張膽進行亦是事實。其實,男歡女愛很平常,完全不明白為何要弄得神神秘秘。教會想法其實與一個平凡阿媽無異:後生時又怕你拍拖,搞大人地個肚或者俾人搞大個肚;到你適婚時又怕你無人要、做賣剩蔗(單身弟兄卻是鑽石王老五,上帝啊這多麼的不公平!!)。

我從耶撚身上學到的教訓

身處香港,你當然有自由揀信啲咩,但你煩住曬同周圍派膠就係問題。

耶撚最煩膠嘅地方在於成日想傳教,最好就令到全世界嘅人都信曬。一次又一次叫我試吓祈禱、去佈道會,甚至返教會,我亦都半推半就咁試過,但真係冇興趣嘛。除非有新內容,如果唔係我都係繼續冇興趣,但耶撚就係永遠唔肯放棄。誠意唔一定打動到人,有時只會令人敬而遠之。



團契內的「膠通」

返教會的人都知道「交通」呢個字眼,就唔是指搭車咁解,而是指信徒「溝通」;不過點解變「交通」呢,主要是因為聖經翻譯上有時都出現過呢個字眼,其後便成為耶教一個有趣的Term。而團契,即是一班信徒聚集然後共同建立信仰的地方。咪住。點建立信仰法呢?不如我地一齊睇睇返團契的人會「交通」的內容。

有關同性戀問題,作為信徒行為的是非判斷,其實宗派形成期間,從來沒有教義對之進行規範。正教脫出羅馬教廷,是因為聖靈從聖父與聖子而出的問題;馬丁路德脫出天主教,重點是唯獨基督。同性戀最多只可以看成宗派對信徒的個人行為作出詮釋性規範,可以說跟教義及核心信仰無關。

教會很離地,耶穌很貼地

教會最常講嘅就係「暴力」。教會成日第一時間沖出黎指責暴力,話基督徒唔應該用暴力解決問題乜乜乜。咁耶穌呢?耶穌當日有無慢慢同法利賽人講:「喂,唔好響聖殿擺賣好喎,咁樣唔啱規律喎!」無,耶穌一野就掃晒所有攤販,而且係趕走晒所有人。但教會一野就ban左暴力呢個option,已經假設左所有情況下都唔可以用暴力,乜都和理非。

近年有關教會的爭議之聲日起,不少人反對之餘,最常見就是有一個這麼的言論:「車你得個大隻講,有破壞無建設啦,又唔見你講下點改善!(而呢個point其實我回應左不止一次:提出問題的人,不一定是懂得建設的人。咁講法,政治評論員就要做政務官、影評人就要識拍戲啦。咁講唔講得通先。提出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職份,有乜問題?)」而近日陳韋安博士所言的教會改革,亦被一些團體批評是「得個講字」。好,大家咁鐘意有人建設,我就試試提出一D可行的point!但先自聲明,我亦不止一次講過,對於教會能否「痛改前非」,我的看法比較悲觀。因為常常強調反省的教會,在「點解離群眾越來越遠」這一點上,實在毫無自省的能力。any肥,以下改革教會的方法,我稱之為「破四舊立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