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基督教

上帝創造同性戀,可能就係為咗睇你班教徒有冇呢種大愛,愛上帝一切造物。而有幾多人做到?

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團體的反應是點?就係龜縮。好奇怪的一點是,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嚴正要求「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但傳媒一打黎問呢?就龜縮。試想想,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點解唔正面回應?如果謹慎一點,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講到尾,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我地歧視同性戀呀」咁咋嘛。呢 D 咪係「夠膽做唔夠膽認」既最佳例子囉。

就著整個聚會的顧問名單,嘩一黎就係鄺保羅、李炳光、蘇穎智、林瑞麟…依我有無去錯咩website呀?係咪叫耶教宣傳維穩政府顧問名單呀?鄺保羅同聖公會管浩鳴同出一氣,維穩路線之明確就算是非耶人都略知一二;李炳光、蘇穎智等就曾為「可愛既少女」梁美芬站台選舉(佢地起站台之時是咁形容佢既);林瑞麟?又有邊個唔識呀,咪我地親愛既前政務司司長囉,之後去左讀神學果位呀。其餘的人名名單也好不得那裡去。馬時亨、吳宗文等等,有邊個唔係企起政府果邊?其實個聚會如果隔30分鐘就有植入式政府廣告我都一D都唔覺驚訝囉!

基督徒逆境手冊

好多基督徒順境時就對神充滿信心,逆境時就離棄神,所以我想分享下基督徒應如何面對逆境。要係逆境中站立得穩,首先要對神有穩固嘅信心以及認識

在一月的「建道通訊」中,建道神學院院長梁家麟院長所撰之文「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引起了不少(激烈的)回響,均以負面居多,不少人對於梁院展文中的內容已有一定分析,固此文亦在此不贅。我反而希望大家在不滿、或者筆伐之時,認真想想「點解大家對教會的理解差咁遠(真係天同地有幾遠?就是梁院長同平信徒咁遠啦)」?我們這種「教會新世代」,又如何去面對這種「被不解」?面對這個鴻溝,除了繼續筆伐之外,真的完全無出路嗎?

當你做會眾既時候,你未必會見到一個教會既黑暗史。因為個啲所謂權力鬥爭、針鋒相對、你爭我奪呢啲野往往會係一個教會最高級既會議先會見到。咩叫做最高級既會議呢?其實就係教會有不同既「領袖」同「同工」組成既一個會議。呢啲「領袖」可以話係民選既,不過佢地既角色身份就好似一個公司既董事咁樣,當一間教會有法律責任既時候,佢地要上身;「同工」故名思議就係牧師、傳道人、福音幹事、幹事呢啲。唔同既教會傳統就有唔同既體制,有啲叫執事會、有啲叫堂會、有啲叫堂議會,林林總總好多種說法。

路德的政治神學經常會被約化成兩國論,而忽略「三層秩序」(three_estates_order) 論。這三層分別是人(及發展出來的教會)、家庭及政權。篇幅所限,不能深入每個層面討論,但這「三層秩序」卻能對「經濟主義」意識形態發出挑戰

話說原來本來年宵的廣場名為「風水廣場」(此為大埔天後宮風水廣場)。唔知邊間教會一心諗住擺個年宵攤檔傳下福音啦,好衰唔衰叫「風水廣場」真是有D難搞,於是唔知邊位忽發奇想,將「風水廣場」易名為「耶穌廣場」(耶穌表示躺著也中槍),後面仲要括住「海寶花園旁」(因為D人搵唔到就真是笑到碌地啦),咁做法、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我和耶撚的拍拖故事

「阿強,你可唔可以尊重下我,我而家幫緊你咋!喺度同啲教友Social下唔好咩?佢哋全部都係啲醫生律師,再唔係就做銀行,你睇下你而家份工,做出版社嘅編輯仔,你呢世都冇可能買到泊喺教會外面嘅任何一部車呀!行啦望!」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相比起許多奇型怪狀的「以父之名」,我敢講其實林鄭呢個已經算是相當正常。君不見有幾多見證是講緊「我個囡唔舒服然後我祈禱然後她更嚴重然後我送佢又醫院然後醫生叫我AAA我堅持要BBB最後無啦啦好番」之例?其實個囡唔舒服就應該早D帶佢睇醫生,佢嚴重左都是因為我地掛住祈禱;其實入到醫院就應該聽醫生講,醫生叫你AAA點解你又堅持要BBB呢?好番是因為好彩咋。相比起呢D,係咪覺得林鄭的「以父之名」正常好多呢。

耶撚真可憐

對這些思考模奇特的人,其實我有點同情。但事實上,他們很快樂……在他們眼中,他們是獲得救恩的人、是神先愛的人,死後會上天堂得永生,得到永恆的生命,他們心裏其實非常滿足,每次出來反對同性戀時,內心也有一種行公義的自豪和驕傲。反之,我是一個不得赦免,活在罪惡之中的可憐蟲,死後會落受永火,在我心中福音的果子未長熟,仍是個「心硬」的人,所以他們要加把勁去傳福音,即使是犯天下之大不諱,在清真寺旁或天后廟前唱聖詩也在所不惜。我不會低估他們從中所得的滿足感,從做這些實為自己的宗教趕客且無益於社會的事所得的滿足感。奈何他們的宗教是基於強大的情感而非費力的理性思考,這道理他們是無法明白的。

我尊重堅守婚後性行為的人,但婚前有性行為是否必須要承擔罪疚?是否等於不聖潔?「一段關係一旦牽涉性,好快就會污穢,就會玩完。」

耶撚與法利賽人

五旬節永光堂嘅會友响平安夜於尖沙咀清真寺旁報佳音,搞出一場網上的罵戰。普遍的表面認為,佢哋唔尊重伊斯蘭教,的確係無可抵賴嘅事實。背後的根源原因,就是上述所指對伊斯蘭教嘅無視甚至是敵視嘅核心思想。再當然的,在N年前我所做的「教會研究」課題,除發現「教會增長」嘅問題之外,基督教响香港係出現咗一種有如「漢化」嘅情況,即是視神明為尊,即所謂「乜都賴上帝」嗰種。另外就是信徒或多或少懷有「非我族者其心必異」嘅思想,一方面認為要視為罪而要遠離,另一方面就恃住自己得到主耶穌基督嘅救贖而握有上帝嘅話語權,表面是傳揚福音,實際是借聖經說三道四指手劃腳。最明顯嘅例子就是成日擺副烚熟狗頭樣扮喜樂嘅高皓正。

用常識諗諗,都知唔應該咁做。原因很簡單,你想傳福音俾呢班人,最起碼唔應該做D讓對方好反感既事。即是你追女仔,唔通真是好似果D少女語錄咁寫,「不斷欺負你的人其實就是最愛你的人」咩。我信其他教,你咁黎挑機,即是聊交打姐,人地絕對是唔會因為你起旁邊鳩叫「耶穌愛你」而突然覺得「耶穌真是好愛我呀」

這一年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撕裂和恐怖襲擊,引來重大人命傷亡,亦令我們對人性的信心動搖。在敍利亞的大馬士革與阿勒頗,很多兒童受連年內戰傷害。在德國,國家以愛心迎來難民的同時,國民要防避人身傷害。在台灣,同性婚姻議題,打開了人心潛藏的恐懼,這些恐懼又帶來新的傷害。回到香港,連日有年青人因不同壓力理由,選擇以自殺結束其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