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填海

不要讓東涌變成下一個龍尾

大嶼山,本來是香港少數沒有受發展破壞的天然處女地。不過自九十年代政府發展機場及東涌新市鎮起,這個地方的面貌已經徹徹底底的被改變。當年港英政府推行玫瑰園計劃,已先後將赤臘角島和北大嶼山沿岸一帶的天然海岸線剷平及進行填海。北大嶼山十多公里的天然海岸線之中,目前僅有兩個天然海灣獲得保存,其中一個就是位於東涌新市鎮旁邊的東涌灣。不過,這個美麗的海灣,即將會面臨發展的威脅。

每節完畢後,論壇主持都邀請與會的「教授」給予意見或總結。這些「教授」都沒有被介紹來自那一院校和學系。當然,顧問公司找來的,就當然是將方案和意見「各打五十大板」,然後一句原則上支持,就可以蒙混過關。學術迷信,不言而喻。更可笑的是,顧問公司ARUP及土木工程拓展署的代表,連公眾諮詢和公眾參與都當成為可替換的詞語。學術上,公眾參與的持份者互動是比公眾諮詢更強的。然而,整個公眾參與就只有一場工作坊及一場公眾論壇;論壇中所有人都將那兩組詞語自由調換,盡顯這些在雲端的SimCity Planner視民意如曾爵士一樣,就是如浮雲!

因為政府第一階段公眾參的意見收集過程本來已經偏頗,甚至預設立場為「政府認為,如果香港不恢復填海造地,我們將會失掉可持續發展的平衡」。政府即使承認「市民對在維港以外填海以增加土地供應,意見並不一致」,但政府並沒有作出政府應有的領導角色,收窄對填海有強烈憂慮人士和希望發展人士的分歧,而是繼續推出以填海為主調推出第二階級公眾諮詢。這並不是坦誠的公眾參與,只是選擇性導向性的意見收集。這種導向性強烈的意見收集(不是坦誠的諮詢),我建議也可以有糾正性質的回答方法,希望大眾選用。

填海的討論一直未能好好地進行,有兩大原因。第一為上文已提出的世代價值觀差異,令雙方在根本上難以溝通,更遑論達成共識。第二則為互相的不信任。從蘇偉文教授的話可見,反對填海的人動輒就被標籤為純粹因為自私而才反對填海,為反而反,漠視被壟斷了定義的所謂「公眾利益」。這方面,作為反對填海的一份子,筆者實在想不到辦法解決,只能希望政府和有關人士願意放下成見。另一方面,反對填海的人也不信任非由廣大市民經全民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而授權的政府,不相信政府會真的「急市民所急」,加快建公共房屋的進度,所以反對填海。

在未有清晰的長遠政策前,本會反對盲目的填海。發展是必需。然而,如何發展和為誰發展這兩個問題,如政府未能為市民提供清晰及合理的答覆,應寧可暫緩發展,增加溝通與討論,鼓勵市民參與共治,令最後得益的是普羅大眾,而非少數利益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