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外交

香港雖非主權國家,百多年來憑藉其國際主要貿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建立起自身的「準外交」(內地用語為「外事」)和「內交」網絡。根據香港禮賓處的資料,現時有121個國家在港開設總領事館或領事館,其中不少總領事具有大使頭銜並直接向本國外交部負責,同時亦有6個國際組織設有代表處,本身亦廣泛參與國際組織,護照獲全球150國免簽,其國際地位廣受認同,因此,香港對外關係網絡之廣和資源之多,非一般首都以外的地方城市所能比擬。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仇日為何揮之不去?

在「適當」時候發布反日訊息的「始作者」,與及受訊息反覆刺激、不斷被勾起戰爭痛傷的「受眾」:他們為數甚多,會協助將訊息廣傳——兩者緊緊相扣,形成龐大運作的仇恨散佈機器。

一些煞有介事,認為此等擁有特殊身份的「地區」要克制,忍辱負重,不能貿然運用外事權云云,否則會引發「地區」獨立傾向,削弱國家主權等情事,更是穿鑿附會,無中生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今世界,講求實效,內政和外交緊密相連,「地區」以至一般地方,必須積極有效地運用其在國際舞台的各種身份,才能維護和發展自身權益,避免邊緣化的厄運,非但不會令國家利益受損,更會起相輔相成之效。至於非主權的獨立實體,能通過如此「創造性模糊」參與國際組織,取得法定身份,通過多邊平台跟主權國家對等合作,拓展國際空間,毋須糾纏於爭取雙邊外交承認的零和遊戲,從而緩和甚至消弭追求完全主權的誘因。

國際傻瓜喪權辱港

香港長期以來標榜自己是「國際城市」,但卻可笑地鼓吹「應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結果就變成一個「不懂國際政治的國際城市」。國際政治詭譎多變,各國各地在爭取自身利益(包括香港自以為懂的經濟利益)和尊嚴時,都會使出一切可用的政治手段。除非香港不想面向國際,否則堅持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甘願續當國際政治和外交的吳下阿蒙,就會連基本的尊嚴都保不住,還能跟其他地方作利益上的討價還價嗎?

在處理本港大小事務上,不少港人亦有同感,梁振英傲慢的姿態並不遜於阿奎諾,但在外交出訪上,卻處處忍讓,雖然菲國並非小國,阿奎諾作為一國總統,相對於梁振英只是中國其中一個特區的行政長官,身份級數上確有差距,不過,中國外交部已對今次兩方談表明支持,在事件上獲中央撐腰下,梁振英卻選擇接受「接見」的安排。在處理本港大小事務上,不少港人亦有同感,梁振英傲慢的姿態並不遜於阿奎諾,但在外交出訪上,卻處處忍讓,雖然菲國並非小國,阿奎諾作為一國總統,相對於梁振英只是中國其中一個特區的行政長官,身份級數上確有差距,不過,中國外交部已對今次兩方談表明支持,在事件上獲中央撐腰下,梁振英卻選擇接受「接見」的安排。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們悲哀的是生活在一個無能政府之下,面對大是大非,只見到一個縮起了的龜殼。三年來,死難者家屬不停的奔走,為的是希望能討回公道,可惜菲方連一個正式的道歉也沒有,至今我腦海中仍然浮現著亞基諾三世的冷笑,老百姓的生命難道不值得政府的保護嗎。當我們看到警方過往幾年的執法手段,如果這種強悍是用於對待菲律賓政府,相信政府的民望一定會上升不少。

日本參議院選舉於本月二十一日舉行,改選242席中的半數席次(即121席)。執政自民黨和公明黨聯盟一如外界預期,在選舉中大勝而歸。兩黨共取得72席,總議席過半,結束民主黨控制參議院,自民黨控制眾議院的「扭曲國會」局面。驟眼看來,安倍內閣要推行各項法案和政策,似乎已再無阻力,乃至有評論認為首相安倍晉三此後會著手準備修改憲法,以設立國防軍。不過,若進一步探究現時安倍面對的種種問題,則可發現安倍內閣未來不太可能修憲。

香港從斯諾登事件中獲益

斯諾登現在亡命天涯,對於奧巴馬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然,斯諾登被引渡回美,將會啟動的是以年計的司法程序。傳媒及大眾最喜歡就是司法大案,例子有OJ Simpson (辛普特)殺妻案及克林頓桃色案,都以月計成為各大報的封面頭條,無數有線傾談節目的話題。對於奧巴馬及民主黨的支持度將形成不少壓力,況且明年就是眾議院大選。最斃是可能迫虎跳牆,爆出更多丑聞。

斯諾登事件陰謀論

你以為香港真的那麼自由開放,像無掩雞籠一般,讓人走進來伸張正義?其他事件我不敢說,但這件絕對是中美外交風波,沒有中共在背後安排或者默許,哪能成事?梁振英在國際上出出醜,又有何干?幫老闆擋子彈,This is his job!而從基本法法理上講,這件亦非單純的刑事引渡案件,它涉及中美兩國以及世界各國關係,是國防與外交問題,香港特區官員保持No comment是應該的!從劇本上去講,傳媒詢問北京官員,北京可以大條道理說事件發生在香港,一國兩制下不便評論。

中國過往視朝鮮為緩衝區,但時移勢易,這功能也喪失甚至不需要,因為經濟大於一切時,與南韓友好更是利益所在,正因如此朝鮮便要用打亂子手法和搞局對付國際關係,也使中美兩國視這個小國有點難駕馭。當中最明顯不過是飯島上周通過在日朝鮮人總連合會的斡旋秘密訪朝,這一舉動是對中美都來了一下警鐘,意想不到各自的契弟都有點想反自己,先是日本居然秘密訪朝鮮,安倍明顯是不想被動以及作為棋子及亞太區傀儡或者代言人,要有主導權於六國談判。另一邊廂是朝鮮,以兩頭蛇來獲取國際政治空間的利益,以及避免過於依賴中國的援助。

現實中的「柏林諜變」

電影故事以北韓駐柏林大使館作背景,而現實中德國是少數與北韓有密切交流的西歐國家。兩國的關係源於冷戰時期北韓與東德的同盟關係,即使冷戰結束,北韓仍保留在德國的大使館,使德國成為十一個設立北韓大使館的歐洲國家之一。經濟方面,年初傳出北韓將推行經濟改革,尋求德國經濟學家的協助。德國企業亦在北韓投資,例如德國凱賓斯基酒店集團參與投資的平壤柳京酒店,但因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升級而決定放棄計劃。順帶一提,現時在平壤地鐵使用的列車就是柏林地鐵的舊車。

靖國問題的沿革

要擱置靖國的爭議,主要還是取決於日人對歷史的態度。右翼勢力如失去了民眾的支持,就無法再擁有政風的主導權。如何改變這種態度,日本的領導者具有重大的作用。這次靖國參拜事件,在民間雖然支持率較反對率高,但在政界反對的人其實很多;自民黨的拍黨公明黨明確表示不支持;左翼政黨如共產黨更痛批「無法容許」;連一向對中國不太客氣的維新會橋下徹,也表示執政黨必需負上外交責任。這中間有很多是顧慮著中日的商貿關係,以及北韓的緊張局勢要而不欲再擴大紛爭,並非是出於對歷史的反省。

2013年通識終極定義錄

為左協助DSE考生考到最最最切合升大學的好成績,為左將最最最重要的內容貼近到最最最貼近的時事催勢,萬眾期待既《2013年通識終極定義錄》將定於二O四六年四月十一號出版,為了方便大家參考和得知通識教育的偉大,下文將摘錄本書部分篇幅!

我的中華邦聯想像

中華聯盟的始創成員地區,應為中國、台灣、香港及澳門政府,亦應對其他與中華文化有深厚關係的地區,給予優先加入的權利。然而,隨後加入的成員政府,需要為現有聯盟成員一致同意,方能加入中華聯盟。而這個聯盟的成員,不應該考慮各自政治體制之間的差異,並以中華地區的經濟體之間的經濟及社會合作關係,促進文化交流及推動環境保護為目標。

馬里曾經的風光

如果有看過BBC電視台節目的Human Planet《天下為家》的話,便會知道馬里這個地方,這國家其中一個地方叫傑內 Djenné,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城市,選其文化遺產,其中最重要是當地有一所全球最大泥造的清真寺,有超過八百年的歷史,而該建築物有一個奇特的保護維修,是由當地人以草與泥及水混合的泥漿來填保寺外的城牆,這種習俗多年都是這樣,因此這清真寺能保持長久。也成為當地最著名的景點。除了是有最大的泥造清真寺外,還有的是馬里出了一個世界首富,甚至是歷來最富有的人,比現在的Bill Gate還多數倍,實在時富可敵國sssss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