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大中華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相比較台灣,香港的世代戰爭進行得相當具破壞力,而並沒有像台灣一樣,順延而形成一種足以進行世代交接的秩序。……

原來黃之峰一類的新人類,基本上不理會由「中國情意結」所衍生出來的「民主/建制」黨爭,反而在「本土優先」的理念下,尋求擺脫黨派對香港政治生態的主導權,而重點也演變成「去中國化」。……

而這種橫衝直撞式的「本土」運動,也又連民主派也被殺個措手不及。例如提出「公民提名」一事,將民主派部署好的「討價還價」安排翻了一個四腳朝天。……

假如中共聰明一點,放手讓中國議題由政黨去爭奪,反而不論誰人上台,都是「情繫大中華」。但在否定民主派的生存空間的同時,也否定了建制派執政的合法性,真是自作自受之至。而很可惜,香港的世代戰爭早已演變成「互相否定」,而沒有一脈相承。

乍聽之下,這首詞描繪了一種病態的愛情關係;多看幾眼,竟然是《同床異夢》(達明一派)的下集。林夕在零五年的時候借達明一派隱喻過貌合神離的中港關係:八年之後,現實裡中港之間的權力關係已經變得更加懸殊,他也寫得越來越白。中港關係,已成綁匪和人質的關係;而許多香港人對中國已經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反本土列車,其實是在「民主統一派」的車軌上駛來的。而民主統一派又滋生出大小社運組織、以六四維園集會散播大中華國族感情,最終連一些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成了不清不楚的「中國人」,自己都敵視自己的公民身份、自己都視香港的自由、地位和文化為「例外」、「過渡」、「不正常」之物!

老一輩、親眼經歷過六四,然後憤怒上街的香港人,也許是出於愛國而悼念,直到現今還是,就像支聯會成員一樣,因此才會有「愛國愛民」的口號出現。不過,站在一名「九十後」、沒真正經歷過六四的「小朋友」角度來看,越來越多年輕人悼念六四,並不是出於愛國的。悼念六四,只是我看不過眼一個政府以暴力對待學生。這是出於人性的角度。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

陳雲與張欣欣

陳雲老師在一月接受陽光事務訪問時,已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就是現實政治。這個事情其他人不敢來做,愛惜自己的羽毛,那就我來吧。」與張欣欣連橫合縱,是政治現實的謀略,他日香港城邦垂範中華,驅逐美帝,解放東亞,張欣欣與陳雲老師,必定成為媲美劉禪與諸葛亮、項羽與范增、光緒與康有為的君臣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