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大埔

作為區內名勝嘅71K,相傳兩邊總站太和同大埔墟站呢,人類爬行嘅話好似話係會快過呢部71K嘅。當然呢部71K唔係真係俾你游車河(事實係好多無聊人,包括我自己,會坐足全程,個人認為無坐過全程71K無資格叫自己做大埔人囉。),主要用途就係俾各條屋邨,尤其富亨同富善啲公公婆婆坐去新街市(大埔墟綜合大樓)買餸,以及係作為區內那打素醫院嘅接駁嘅。除此以外,作為大埔孤島嘅富亨邨(稍後將會另文詳述此孤島)有好多乘客都用佢嚟接駁其他區外線,雖然通常都會等到變化石。

消失的街道

以前的香港跟現在的香港有甚麼分別?就是街道文化不斷消失。這種消失是明顯的:首先,香港的新市鎮,按照城市規劃,很多時都沒有足夠數量的地鋪,你只會看見商埸及屋苑;其次,市區重建令舊區附迎的街道文化都變成現代的高樓建築,連鎖店鋪及跨國集團漸次取代本土社區的多元小店,並換成以商埸為主的社區。你以前有的士多、小食店、茶餐廳,全都消失了。所謂街道文化,最主要是有街頭店鋪,假如街頭店鋪消失了,或趨單一化,便是社區死亡之時。這種劣質的城市規劃是地產財閥跟政府互相勾結,共同扼殺香港人社區的手段。

長遠來說,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將於2016年至2021年分階段竣工,時間上與沙中線通車大致相若,預料將與九龍灣商業區及啟德新發展區連成一線,吸引更多商業機構落戶該區,成為另一個類近油尖旺區的「客倉」。縱然部份路線日後或與鐵路重疊,但相信往觀塘及九龍灣一帶的巴士服務需求依然龐大,惟現時主力提供黃大仙、鑽石山、新蒲崗這些將來與鐵路正面競爭的路線很大機會面臨取消及縮減服務;另一方面,現正動工的藍田隧道及將軍澳跨灣連接路將於2020年通車,屆時將大幅縮短九龍東往來將軍澳南及將軍澳工業邨的行車時間,相信有潛力開辦往來新界北及將軍澳的長途路線,以及往來新界東及將軍澳工業邨的繁忙時間單向路線。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輔仁媒體報導] 正當香港市民積極進行打擊水貨活動,穿梭中、港兩地的水貨客(或稱走私客)肆虐香港的情況卻有蔓延趨勢。本報讀者日前在大埔山塘路大帶行山時赫然發現疑似 走私客影蹤,懷疑走私客為避上水一帶風聲,化整為零到達離邊境更遠的大埔繼續運作,更利用當地地利更隱密地進行水貨交收。

龍尾人工沙灘一役,翻起千層 浪,其中一層湧浪,衝着「環境諮詢委員會」(環諮會)而來。老牌環團長春社健將李少文痛心指摘,環諮會內,有環團代表竟投票通過環評報告,為這項工程開綠 燈。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撰文,質疑環諮會成員對生態保育有多少認識和關顧?環評過程是保育的尖兵,還是發展的打手?

在黃金時段看CCTVB,見到有一套很久沒有播放,由政府環境保護運動委員會製作的宣傳片。聽了以下內容後,筆者沒有因此而感觸,反而聽到發火。點解聽到發火?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如同那些主責教育的官員送子女到外國讀書一樣,表面上播宣傳片大喊「保護生態環境」,但身體卻非常誠實。

我地常提及「港鐵接駁巴士 MTR Feeder Bus」同「港鐵巴士 MTR Bus」,佢地嘅名稱聽落相似,原來角色唔一樣!為吸引鐵路沿綫的居民坐火車到各區,九鐵於85年始辦免費的「接駁巴士」,全盛時期有7條路線。另一邊廂在89年,香港政府當局隨輕鐵通車,讓輕便鐵路依法接管區內的集體運輸。此舉除可補貼不可能有利潤的輕鐵外,另外又可將屯門和元朗區內的巴士、小巴,變成公營服務,提升服務水平。輕鐵曾辦公路巴士線,方便元朗區的居民,不需要在輕鐵上「站站停」,即可到達屯門。

我喜歡大埔,從來不是因為這些空虛的「山明水秀」,而是因為很多生活裡回憶都在這裡。第一次聽到大尾篤會興建「觀音像」,是幾年前,在教會裡,大家在收集簽名反對。那時心裡問了一個問題,如果那是耶穌像,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反對呢。我認我沒有再想下去,簽了就算了,畢竟我真的不想那裡有觀音像,我沒有再去想,那裡附近究竟在發生什麼事。原來更恐怖在後面,今年初鄰組同事在做海洋題目,他們說我才知道大尾篤有個高生態價值的龍尾灘,要改建人工沙灘。原因是,「好多大埔居民想要個泳灘」。

讓人難明的龍尾灘

梁在施政亦曾說過他們面對很多上屆政府的「屎」要執,ok,我當明白,那麼屎是可以抹走罷,不一定要你自己食掛。其中一些很明顯和容易做到的是一些梁特首常常說的小事。以龍尾灘為例,以一個合理的政客,又面對近期如此低水的民望的政府,其實擱置龍尾灘去發展人工海灘,其實並不是難事,絕對是一個順水人情,何解還要繼續下去。特首更可以振振有詞說「撥亂反正」啦。

汀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