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大學生活

點解要揀寫FYP?因為巴閉?英雄主義?疊馬?全部錯晒,而係騙徒手法層出不窮,「試下啦」、「唔做過點知自己得唔得呢」云云,漸漸發覺其實中伏。就好似入到大學就要食canteen咁,好難食好難食,其實你都唔知點解要食,但你活喺呢個環境,為咗生存,點都要硬吞。

近年來,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內地新移民在我們社會的存在。當然,這現象在香港8所公立大學也不例外。筆者承認為上大學之前沒什麼機會與內地同學接觸,所以在大學這四年來,通過上課、 社團、 住hall等也逐漸認識到校園內的內地生與他們的文化與習俗。雖然每個人的性格、人生目標跟價值觀難免分歧,但也發現到了絕大多數的內地生可以劃分成四大類。。。

Open Book Exam 其實是個伏

在中學基本上沒有「OpenBookExam」這個概念。考試嘛,就是什麼書和筆記都不可以打開,打開的話,就等同「出貓」。當上到大學,頭一次聽「OpenBookExam」這回事時,還真的嚇了一跳。這不等於是讓我們自由作弊,任由我們抄答案嗎?本以為是個輕鬆的事,但考過一次後就發現,真正的伏,是OpenBookExam。

大學的誘惑好多,對於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有時候的確好辛苦。可能你會問:「點解辛苦呀?總好過身邊一啲野睇都無丫」。你可能覺得有得睇總好過無得睇,但其實你知唔知道,有得睇無得食,其實係仲慘。

Unity, Loyalty, Sacrifice

從背景說起,Riccians世世代代只執著於一隻小盃:馬來人盃。馬來人盃是港大宿舍間的運動比賽的獎盃,當中包括十三種項目。簡單而言,馬來人盃是一個極低水平比賽的獎盃,連香港的中學學界也比不上。

你由小到大住在公屋,高中辛辛苦苦補了三年習,DSE才剛好考到入中大。你想體驗一下住宿的滋味,正當你想入紙的時候,才發覺如何計算都不夠宿分,入不了宿。你望著你旁邊的NDS,自動必宿,心裡惟有祝福他入宿快樂。

誰是Killer?

對於一般學生來說,教學生動有趣,能啟發思考,評分指引清晰,電話電郵回覆問題極快,最終能給一個不俗(學霸同學則要求A-或以上)的成績評級,這個便是他們的恩師。

算不上大學生

來到美國教堂山上課,根本沒有人會蹺課,也沒有人不會發言。教授說話的時間跟學生比差不多,甚至更少。往往因為同學發言太過踴躍,教授的簡報就不解說了,因為討論比一切來得重要。若果認為教授解釋不清楚,甚至覺得他的觀點不對,這些學生也是毫不猶疑地道出心中所想。有一次,光是同學跟教授的爭論就維持了半小時。

科研路上的浪漫

世界很大,有很多很聰明能幹的人一直都在經歷失敗,成功的只是寥寥多數。但是,真正的成功也許真的一次就足夠了,如果不嘗試,你永遠沒有可能成功。香港大學前任校長-徐立之在大學的時候並沒有獲得很好的成績,更笑言自己的科研路勝在夠運,但我認為徐立之並沒因為成績表上的分數而懷疑自己對科研的熱情,最終堅持考入研究院,繼而到美國升讀博士,一齊都並非偶然,一齊都是因為他對科研過人的熱誠,令到他一次又一次遇到伯樂,獲得被賞識的機會。

一九七六年,CUSU撼了莊

1976年,變遷之年。這年學生們見證了許多許多大事,多得讓自己無所適從。一月九日,周恩來病逝,「眾志堂內外,…突然一位同學從宿舍慢慢走過來,經過桌邊,低聲說了幾個字,全桌人停止了說笑,很久沒有做出任何聲音」;三個月後,北京市民悼念周恩來的活動被鎮壓,鄧小平因而被中共政治局拉下台。中大學生報發表社論支持反右。當中大仍然一片火紅時,薄扶林那邊早已變天。

分組所遇見的十類人

各大專院校已經開學一段時間,相信無論是新生舊生也總會嘗試過分組做Group_Projects。在各大專院校的Secret不時可以見到因分組而產生的怨氣。小編在分組時也曾遇上性格不合的組員而大動肝火。結合小編及小編朋友所合作過的組員,可以簡單歸納為以下十類人

「呢個Ocamp真係好難忘,好開心好感動可以成班人玩得咁顛,雖然時間真係好短但估唔到大家會咁夾!黎緊幾年我地都要做好朋友呀!Love_you_guys_forever:)一定要無限Re_u呀」負責搞Ocamp的莊員會寫,組爸媽亦寫,就連那被逼玩毛毛蟲的組仔女都寫篇甚麼「好多謝你地咁照顧我,同你地一組真係好開心呀」。曾經,我以為Ocamp裡最虛情假意的,是龜背紙。

「聽講你地Science啲course好難架喎,好彩我讀BBA啫!係呢你第時出黎係咪諗住教書呀?」問到將來到否教書、做老師,潛台詞當然是「你除咗教書之外,都無咩可以做」,入讀Science以來,早已聽過無數次這類表面稱讚暗裡諷刺的說話。架輕就熟的Johnny,裝出那「多L謝哂」的嘴臉,繼續唱歌。

你眼中「討厭的行為」,何嘗不是社會的寫照呢?社會上人們都是力爭上游才能過更好的生活,才能有車有樓,建立家庭。除了你自己和你父母,沒有身邊的人會為你無條件付出,包括的你上司和同事。離開象牙塔,當你身邊每一個人也只顧及自己利益時,你還會繼續討厭他們嗎?

這是寫給剛剛升班到大學最後一年的你,在法律界,也可能是剛剛升到Penultimate(尾二)一年的你。對,現在就是找工作的時候,不是六個月後,不是暑假的時候。

我稍稍答咗話,嗱,你地一般係讀System,_Programming,_.._平時你打開電話個App_Store_d_App其實好多都係CS_grad既朋友做出黎⋯⋯她問,咁讀呢科係咪多數都係打Program個啲Programmer,出黎可以做啲咩啊咁?我話其實唔係既,你平時用既八達通、返工拍卡個啲卡、買野既System都會係我地既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