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大學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留得青山在

我母親應是我現在的年紀喪夫的,遺下她和三名分別是十一歲、九歲和三歲半的子女。我的父親在動手術半年後過身, 剩下一層只供了一年的樓, 未曾賣出, 當年香港前途問題令市道轉差, 等了兩個月才賤價賣出, 還了銀行的欠款, 沒餘錢。母親無自殺,亦無送我們去保良局,賣樓後,我們搬去舅父家暫住, 百幾呎的公屋單位, 我們四個人要打地鋪,向社會福利署申請公屋,由夏天等到平安夜,才搬來現在的家。記得那個夏天,對面樓的唱片鋪晚晚在播「愛的根源」。

大學性愛有助成長

不用擔心選錯了愛的對象、做愛對手而後悔嗎?有得愛不去愛,就愛不去做,才叫後悔!至於甚麼叫做選錯、選對呢?人與人的關係,是動態的,不是靜態的,是連環搏奕的結果。在人與人關係發展過程當中,你和對方都會不斷在演化。發展一段人際關係,是友情好、愛情好,都是個人成長的寶貴學習經驗。至於做愛問題,性行為可以豐富一個人的生命,一個人可以透過性行為而深化人際關係的理解。做愛方式千其百種,做愛過程從兩個人相識、相知、相愛、聊天、邀約、舖排、擁抱、前奏、交合、事後處理、後續發展等,整個經歷都是學習人際和理解人際關係的寶貴經驗。從做愛中悟出人生哲理,有助我們處理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

活在這個大市場

「我的村莊,香村,是一個市場,從小就在就這個市場中生活,這裡人來人往,幾乎沒有人把這裡當成家一樣看待。商人個個忙著做他們自由的生意,由於這個市場可以隨意出入,北村的市場的商人就跑過來入貨,回去自己的市場獲利,久而久之我們村子的物價上脹到村民都負擔不起。村子裡的房子都沒有人住,聽說都是北村的村民在做炒賣。而我們村裡的名校都轉成直資了,村長請回來的都是貴族學校,我這些鄉民根本上不了這些學校。根據1991年和2011年的人口普查,發現貴族比鄉民入讀大學的比例由 1.2倍升至3.7倍。村委一向在關於經濟的政策,都奉行小村委大市場,強調做大個餅,然後由市場自由決定。房屋、教育、醫療等村民福利都是一盤盤生意,村長這個商人的如意算盤嗒嗒聲響。」

位於屯門新墟、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書院現址附近的達德學院,是第二間在香港成立的大專院校。這間由中國共產黨和其相關組織人士創辦的學校,是第二次國共內戰之下的產物。即使逐漸被香港人淡忘,達德也仍然在香港教育史佔一重要位置。隨著歲月的流轉,達德現在只剩餘主樓和紅樓,其事跡亦逐漸被香港人淡忘。縱使如此,達德在香港教育史的確佔了一個重要位置,而當中的教學理念、模式、和師生生活,無論在香港抑或是中共管治下的大陸地區,仍有借鏡之處。

本會對梁振英的首份施政報告感到非常遺憾,教育不能再蹉跎五年,本會要求梁振英收回施政報告中教育部分,回應學界對大專教育改革的訴求,停止把教育推向市場,加劇教育商品化,承擔起政府應有的教育責任。

網路上有唔少施政報告文章,所以我今次主要講教育,其他嘢我唔多評論。我只係想講,今次教育,除咗炒冷飯,又無乜點提實質措施,真係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最離譜嘅係,佢連一句關於專上/高等教育嘅政策都無提。嗱,我唔直接去答你,而用例子去答(點圖可放大,可留意相同顏色下,在不同欄目的數字)

大家唔好忘記,梁振英唔係高登admin,而係香港政府嘅總admin。成個香港嘅幾萬億公帑點用、十幾萬公務員點做、警察點執法、律政司告邊個、房屋政策、土地政策,全部都睇行政長官頭,所以佢會有好多位可以同地產商、強國富豪、中資企業勾結,同埋好容易俾佢自己同親信上下其手。一個掌握香港最大權力嘅人,誠信點可能唔重要?俾一個誠信破產嘅人做行政長官,就好似揾陳冠希幫你照顧你條女一樣咁危險。而家梁振英仲響度吔文吔武,佢班梁粉日日響度鳩up,叫大家向前看,俾個機會梁振英做實事。向前看?試下俾陳冠希照顧你條女啦。

為甚麼要小看自己的熱情?

也許你會問,既然現實如此黑暗,社會洪流來勢洶洶,為何還能希冀自己的熱情會有所回報?小筆會答,這是一種信念,相信自己的熱情,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理想不是天馬行空不能達到,相信這個時空有跟你一樣,無論社會千方百計的去阻撓你、打擊你,還是繼續前行的人。小筆,就是其中一個。

那一年,我去過自修室

我在自修室外行著行著,落地玻璃窗剛好看到入面的學生,一個個一排排的坐好,雙腳踏在實地,不見其貌也大概可以想到專心溫書的模樣,當然,也許有些是睡著了而已。望著那個近窗的座位,我想起了那一年,曾經也是坐在這個位置,刻苦耐勞的自修過。那一年,為了完成升上大學的目標,也就要先考好那個可惡的公開考試。

《致香港人》的「讚」,給出來的時候,其實只花了幾秒鐘的一瞥。上心的,是走讀生的苦況。我住沙田,讀港大一年級時西隧還未通車,每天早上七點鐘左右與所有上班族一起迫火車,在紅磡的隧道口迫103,或者轉轉折折搭地鐵過海再轉巴士。每天在路上超過三小時,辛苦架,但那時也沒有面書、部落格來公開申訴。從來香港大學宿位都不夠。

「為什麼你會選這個學系?」「因為日本人對各式文化兼容並蓄,而且次文化的市場很大,我從中得到很多啟發。」我不知道如果大學major 是BBA 的話,見工時會不會同樣經常遇到以上的提問。當日本在香港人眼中成為一個單純的消費符號,在工具主義氾濫的香港,「你為何選擇日本研究學系」的確是值得拷問。在外流學歸港的朋友,無論是歐美回流還是日本回來,談起香港偶爾有些時候總免不了流露不屑、不滿、以至不安。

要唱K,到NEW_Y 啦!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宿舍定的十一點安靜時間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形同虛設,但規矩畢竟是規矩呀。要玩可以,但能不能不要騎劫了相對公共的空間呢?能不能顧及其他需要休息需要學習需要安靜的同學的感受呢?如此不夠體貼的行為,恐怕會讓壽星公在得到祝福的同時也會在背後「收穫」一些不想要的罵聲吧?當慶祝變成擾民,小弟在此還是奉勸一句,要唱K,到NEW_Y 啦!

在四月中旬陸續有同學表示於香港城市大學的非聯招入學面試安排上遇到困難。有同學獲邀在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時正參加犯罪學榮譽社會科學學士的面試,並於同日下午三時二十分參加犯罪學榮譽社會科學學士公共政策、管理與政治榮譽社會科學學士的面試,但時間不足以讓同學參與全部兩科的面試。同學曾就此向院方反映,並向院方提出調整面試時間或有關安排的建議,但最終不獲接納。因此,同學被迫失去選擇其中一科的面試機會。

【本網記者5月8日晚訊】《大公報》總編輯賈西平今日(5月8日)出席樹仁大學週會,對於《大公報》在香港新聞機構公信力週查中排名極低, 表示《大公報》的公信力不會受一、兩份學術研究左右。對於有人質疑《大公報》是否個別政黨的代言人,賈回應指在《大公報》評論欄中有言論自由。

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觀塘道 50號當年是皇家空軍總部,51號則是空軍宿舍。近日收到政府不再以低價租用啓德校園於視藝院的消息,而轉以市價公開招租。價錢相較以往高出十倍(每月二十九萬,原為二十六萬一年)。並於今年八月完約。多少同學第一次步入校園都會被她的樸實原始所震撼,那兒被綠色包圍,只有一條窄長的單程行車路貫穿校園,在繁雜的觀塘道一旁小山上,出奇地與世無爭。學院並獲得聯合國教科文亞太文物保護獎(2009),而期後一年,政府亦將校舍定為一級歷史建築。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