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大秦亡國

其實不論經濟層面抑或政治層面,所出現的現象同樣都是由於秦國採取了鬥爭思維和掠奪行為。因此簡單地直線思維,將大秦亡國,歸咎於「暴政」與「不是暴政」的選項,根本就是混淆概念。

其餘的「跟進工作」,包括坑殺當年吹捧秦國開放政策、但死不閉口的知識份子們;至於最大的社會活動家李氏….我係話:李斯,結果也因為頂撞了胡亥,終於也在咸陽腰斬了。其餘用作統戰工具的各種人物,下場如何,也又不必一一細表了。總之就是在「統一」的大前題下,一切都以鬥爭手段解決就是。

越後期的半兩錢,尤其是胡亥登基之後,立即就記載「復行錢」,可見胡亥此人,簡直「猴擒」到不得了,錢幣重量越來越不足「半兩」。差異是初期半兩應該有的大約8克,到後期有大量不足4克!而濫發半兩錢,也是由胡亥開始,但並未見「官方規定的兌換率」有所調低!因此秦朝的貨幣,其價值在兩千年後仍然「墊底」,極能說明狀況:就是秦朝的貨幣泡沫,有可能是中國兩千年來的最大規模。其目的,就是和日本皇軍發行軍票一樣,用來進行經濟掠奪。

一般人所指的「趙高架空皇帝」,假到無倫也。按上文下理,其實就是胡亥自己搞了個大頭佛出來,拉住李斯去「落區」,結果搞到灰頭土面,胡亥的「心虛」之前有所說明也。因此對於「決事有誤,即為示弱」這一點,趙高的分析一點沒錯!因此才有採用「拖延緩衝」的方法來減少「老細講錯嘢」的機會。

一隻馬和一隻鹿,幾乎一模一樣,「極其量」只是頭上多了一對角而已!在全身特徵百份之九十九相同的情況下,「一隻鹿又何嘗不算是一匹馬」?因此趙高「也是對的」。要是大秦上下有人竟然對這個科學結論大驚少怪,那就肯定是極少數人、別有用心、勾結外國勢力….(下省三百字)的「過份解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