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天水圍

跑一個圈就睇曬天水圍發展

天水圍的發展計劃,是由購入聯德信託和其囤積的天水圍農地的華潤、再與大寶地產和長實合組成的巍城發展公司(後期長實收購股權,成了最大股東)提出,私人建設一個新市鎮圖利,但這個生財大計適逢八十年代初的經濟不景,當時的港英政府為了維持經濟和社會安定,增強投資者對香港前途的信心,「硬食」這盤爛攤子,建設這個新市鎮。一開始集中發展天水圍南,平整土地、築橋舖路,而天水圍北部只是「預留區」,到了九四年才計劃建公屋和居屋。這造成天水圍的南北差異發展,面貌有所不同。

「我喜歡做義工,當時知道(這裡)需要義工派食物,我就來參加。一來可以幫到自己幫到街坊,二來又可以支持環保。還可以食的食物就派給有需要人士,不能食的才丟棄,那我們的填堆區就不會這樣快就爆滿。」

現時每位「有衣食大使」為兩至三個家庭送上「溫馨速遞服務」,已能將服務覆蓋至五十至七十多個家庭送上溫暖,正如機構名稱所表達 - 以「人」建構「網絡」,以「一傳十,十傳百」的方式將關愛不斷擴展,如受贈者淑芳及其丈夫年紀老邁,基於健康及宗教信仰原因,收到的部份蔬菜也未必適合食用,與其棄置,淑芳會選擇用報紙包好,再轉贈予隔離鄰舍,繼而進一步轉介有需要的街坊參加計劃。如斯簡單的分享舉動,既能減少浪費,亦能打破鄰舍間的隔膜,為社區建構更穩固的支援網絡。

被遺忘的一城夜色

生活來去匆匆,很少機會停下來欣賞身處的環境。於是,有時候我選擇晚上到外出攝影,希望在日常經過的建築物及街道上,記下那些被遺忘的一角,拍下一張滿意的照片,察看長期被忽略的城市夜色。

由於收集的食物全是賣剩蔬菜,種類及數量完全不能預計,中心曾試過收足兩個月的通菜,一個月的林柿,雖說是免費食物,但長期只吃一兩種蔬果也不禁令人納悶。此時,又再次見證「主婦智慧」的厲害:通菜除了用作蒜蓉炒、牛肉炒及製作雜菜煲外,還可以加蛋煎製成通菜餅;林柿除了當生果吃,還可以製果醬、煲湯,甚至製作成沙冰!即使你學識有多廣博,但筆者相信,閣下都要對這些「師奶」的創意無限為之折服。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你盡下孝道 o既就唔好影衰家人同學校,咁細個就跟埋晒D 屋村童黨以為自己巧威威?出黎行係要還架小朋友~~~我係唔會因為你細個就唔邀請你入會 o既,你知唔知你一個扮可愛豬豬就令到全香港以為D 反對梁振英 o既人係暴徒蝦細路?就算你背後幾多辛酸史都唔可能令你呢次講大話變得合理。係精 o既就乖乖地自拍道歉放上YOUTUBE,搞到你學校日日收到投訴電話然後記你大過就一D 都唔型囉~~日日返學或者落公園「威」 o個陣被人拿個IPHONE 出黎SHOW 晒D 改圖笑你ON9 仔真係好ON9 架小朋友~~~

悲情城市不可再

政府近年最新發展的新市鎮,無論是天水圍或東涌,令人詬病的都是欠缺基本的公共設施、交通偏遠、就業職位不足等現象,願意入住的多是基層市民,為求盡快有一安居之所,可是以上的缺憾衍生了大量的社會問題。而新發展區當中有六成是公共房屋,倘若社區配套和就業機會欠佳,實在令人擔心會否將悲情城市倒模多一次,將悲劇一再重演。

「城」這概念,一直是學者,尤其是研究香港文學作品的學者所喜歡拿捏的題材。香港這個處於「夾縫」的地區,夾雜了中西文化,且因政治及社會因素而令很多獨有的現象和複雜的社會問題在這小小的地區出現。如:居港權、單程證、自由行等;再引申出來的是一家團聚帶來的家庭問題,或自由行所帶來的非法勞工等社會問題。儘管如此,香港這城的特質仍然是學者欣賞和熱衷研究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