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太陽花

民主對很多人來說,確實不是很重要,特別是當民主需要你去做犧牲和取捨的時候。畢竟人是懶惰的動物,而真正的民主是需要每個人去耗費一定心力去參與、討論、監察,絕對是一個高成本的制度。而民主的存在就像空氣,平日沒有人會覺察到他的重要性,太平盛世時也不會人去付額外的代價「爭取」它。直到空氣已經污濁得不能呼吸,才會有人開始意識到它的可貴。它給一般人帶來的好處是無色無味無嗅,遠不及事業、婚姻、兒女、嗜好、食玩買,甚至賭博這些俗事的回報那樣觸手可及。

相比較台灣,香港的世代戰爭進行得相當具破壞力,而並沒有像台灣一樣,順延而形成一種足以進行世代交接的秩序。……

原來黃之峰一類的新人類,基本上不理會由「中國情意結」所衍生出來的「民主/建制」黨爭,反而在「本土優先」的理念下,尋求擺脫黨派對香港政治生態的主導權,而重點也演變成「去中國化」。……

而這種橫衝直撞式的「本土」運動,也又連民主派也被殺個措手不及。例如提出「公民提名」一事,將民主派部署好的「討價還價」安排翻了一個四腳朝天。……

假如中共聰明一點,放手讓中國議題由政黨去爭奪,反而不論誰人上台,都是「情繫大中華」。但在否定民主派的生存空間的同時,也否定了建制派執政的合法性,真是自作自受之至。而很可惜,香港的世代戰爭早已演變成「互相否定」,而沒有一脈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