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 - 立場明顯偏向共和黨的 Fox 新聞台再次出包,其新聞女主播竟然將惡搞網上文章,當成真新聞來評述。這名主播引用「國家報道」的「消息」指:奧巴馬動用私己錢,捐助給本來有聯邦經費的「國際伊斯蘭文化中心」。該主播藉此揶揄政府停止運作,導致老兵無法進入二戰紀念設施。

香港從斯諾登事件中獲益

斯諾登現在亡命天涯,對於奧巴馬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然,斯諾登被引渡回美,將會啟動的是以年計的司法程序。傳媒及大眾最喜歡就是司法大案,例子有OJ Simpson (辛普特)殺妻案及克林頓桃色案,都以月計成為各大報的封面頭條,無數有線傾談節目的話題。對於奧巴馬及民主黨的支持度將形成不少壓力,況且明年就是眾議院大選。最斃是可能迫虎跳牆,爆出更多丑聞。

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發表財政預算案時,語出驚人,技驚四座,他為表深切理解體會中產人士的情況,說出了這句:「我理解中產情況,因為我自己都是中產。」天哪,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天下間竟然有一位財政司為表體恤百姓,不惜紆尊降貴,更加開誠公佈,坦言自己都是中產一分子,但大家不要誤會,我們這些普通星斗市民,又怎能與堂堂財爺同一個級別呢?筆者應該為財爺澄清:我和你都的確是中產人士,但財爺自己是中(國共)產!

從AKB48看國民偶像性

AKB48的出現只是將整個社會的偽善、浮靡發揮到極致。「偶像」本來就是被供奉膜拜的對象,所以也將她們奉成神的樣子,儘管她不是,也從來沒想到會有這麼瘋狂的信徒。如以已故文化學者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說法,她們的成功意味著一個不存在的事實:日本欣欣向榮,社會正在成功。如受財政懸崖困擾的美國一樣,奧巴馬、全美一叮 (i.e. American’s got talent!) 等等都不斷提醒大家的一個「美國夢」 - 白手興家,安居樂業。換轉日本的文化背景來講:刻苦耐勞,品行端正就可以出人頭地的「日本夢」。

奧巴馬與麻生的天與地

奧巴馬正式成為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開創了這個時代的歷史,他的就職演說,內容其實並不獨特,亦不特別發人深省,但從他演說的內容可以看到他對普世價值的關愛之心。可是也有一個天一個地的領導人在這個地球上。另一邊廂的亞洲大國日本,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近日所發表「老人快點死」的論調卻讓人心寒,他的說話可謂極之涼薄和冷酷甚至是沒有人性,你說是沒有經過大腦才說,倒不如是他心底話。

十萬香港人不及三萬美國民

最近有台灣的評論網站找回在這個平台上數月前的一個聯署,內容居然是要求政府籌備資源、在二零一六年開始興建死亡星 - 沒錯,就是《星球大戰》系列當中可以一炮毀掉一個星球的死亡星!以為提倡者是在搞事嗎?他卻一本正經地提出理由︰只要開始進行建設,必能增加在建造業、工程、太空探索等範圍的就業狀況,以至國防力量方面都能得到強化。而吊詭的是,這個令人哭笑不得的聯署卻有三萬四千多人支持,結果白宮亦只能一本正經地回應 。

奧巴馬回去讀書,考入大學,做過普通的工作、也做過非謀利的社區工作,幫助窮人、有色人種等等。他做州參議員的時候,他主要的工作是試圖改善死囚待遇、增加愛滋病預防工作和貧民的醫療預算等等。沒錯,這些事都是小修小補、小善小德。這些工作做得好了,也不代表「以資本家和政客為首的資本主義壓迫制度」會有改變;是的,社會上還是會有被壓迫的人,美國仍然會繼續蹂躪其他弱小國家。這就是擺在奧巴馬面前的世界,他可以選擇在無敵的道德高地批判一切都只是治標而不治本,也可以選擇投身於這個惑亂的世界,敢於沾污他的衣袖。

我們在天上的奧巴馬

奧巴馬上任以來基本上完全背棄了在選舉期間向中下階層所作出的承諾,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放寬工會組織自由、減輕中小企業和自住業主的破產負擔、扭轉布殊時期增強的司法機關監控限制人民自由的惡法、促進美國對外政策的和平發展,等等。不但如此,奧巴馬更藉著「救市」方案,不但用勞動階層的稅款為投機破產的金融資本埋單,還使後者的營利暴漲,為不少人稱道的所謂醫療保險改革,除了迫使人民購買保險之外,並沒有解決美國醫療企業和保險界謀取暴利的根本問題。奧巴馬不是別的,正正就是一個「進步人士」們宣稱必須反對的「保守派」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