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奶粉

有玩過電腦遊戲Civilization 5的人都會知道,除了軍事侵略之外,還有一種侵略方式叫文化侵略。玩家控制的文明會產生各自的文化,這些文化會形成一種氣場,而氣場會不斷的從玩家控制的城市蔓延開去,如果有其他文明的城市被這些氣場包圍,一段時間內那城市本來的文化會被侵蝕,最後玩家控制的文明就會控制了那個文明衰落的城市。他們不喜歡排隊,他們守規矩就無法生存,對他們來說,耍無賴是本能,不吃人就會被人吃掉,被別人搶劫是因為你自己不小心;香港正在被這樣的氣場重重包圍,所以我們要抵抗。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求,含吹舐啜,香港都有責任義務一一滿足。

香港的二O一三年

2013年對香港人嚟講,係一個既難過、亦難忘嘅一年。對善忘嘅香港大眾,梁振英上台一年以來點起嘅處處火頭,當中包括大宅僭建(Well,點解唐太要被檢控,佢就無事)、懷疑黑金政治(佢應該係喺香港第一位獲得疑似黑社會人士出錢出力支持嘅執政者:雖然64原兇老鄧講過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被指為幕後的「一男子」去否決發電視牌給王維基,都只是小菜一碟的。真正令深深刺痛香港人的,反而係政府一連串激化港中矛盾嘅優待中國新移民政策。

再談奶粉倉

只要政府參考當年食米貿易政策,要求各奶粉商囤積足夠香港本地嬰兒食用一個月或兩個月的存貨,甚至政府帶頭成立中央奶粉倉及熱線,穩定奶粉來源及供應,問題不是迎刃而解了嗎?

[email protected]一個圖騰,圖騰後面是一個中港政商地產界合謀撒下的彌天大謊。自由行假自由之名。一般人一聽見自由,就覺得不錯。自由行帶來人腳和資本,成為財閥和旅遊社的配給式、輸血式經濟。其經濟成果,與一般人關係極微。地產零售財閥才有資本做這盤生意。不只如此,財閥和個別行業日夜接受輸血,肚滿腸肥,擠壓其他業者的生存空間,將樓上書店、雜貨鋪、文具店甚至戲院之類行業趕出社區,以自由市場之名,無條件接受整個中國的資金改變香港的社區面貌和生活主權。走私賊擾民擾市,卻又得到自由經濟右派的言論卵翼,視之為自由經濟、自由市場,與外國遊客到鴨寮街買舊電器一樣。

覺得新移民「搶」了本地人的社會福利,其實也是政府規劃不善的問題,導致窮人與窮人之間爭奪「餅碎」。坐擁七千億財政儲備的香港政府,為何從來沒有下定決心增建公屋,以及改善其他的社福項目呢?每年卻花費大量財政盈餘於退稅、退差餉的派糖措施上,偏幫有錢人與大財團,簡直是浪費公帑。至於單程證制度,的確有很多地方須要改善,例如審批權必須在香港政府手中,家庭團聚的申請應該優先。最後,人口政策規劃不善的責任,也在政府身上。總之,中港矛盾是政府的製造出來的。

在新政策實施前,奶粉供應商並無限制外來人士購買奶粉的數目,於是,自由行旅客利用一日多行的漏洞,多次出入境作走私奶粉的勾當。另外,藥房及連鎖店亦視中國遊客大量購買奶粉為商機,並藉此把奶粉囤積居奇,藉以謀利。儘管商舖堅持奶粉買賣是自由貿易,然而,他們這種做法實際是扼殺本地初生嬰兒的生存權利。就算有零售商對香港家長承諾,一旦有來貨便致電通知,可是,最後也沒有兌現。事實上,零售商早已預留絕大部份存貨給中國遊客,香港的家長們根本連貨物的模樣也無法看到,更遑論購買呢。

香城人口清洗計劃

希魔名言還有下半句:「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而強國之所以強,就是比希特拉走得更前,把「香城BB扼殺於萌芽狀態」。奶粉開始入手,當強國亂搶奶粉,香城母親若要上班,不夠Determination去餵哺母乳,就必須去跟強國人競爭,好了,到了有限奶令,學位也有每年十萬計的雙非學童爭讀香城學校,學額不夠本地生就「包容」一下吧,遷就強國人,跨區上學,自小灌輸天生勞碌命,配以煲冬瓜教中文,再學殘體字,把嶺南文化忘得一乾二淨。幾經艱苦準備上大學,學位增加了,但減少香城學生學額,強國學生有優先,本地生只好一死以謝天下。

反本土列車,其實是在「民主統一派」的車軌上駛來的。而民主統一派又滋生出大小社運組織、以六四維園集會散播大中華國族感情,最終連一些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成了不清不楚的「中國人」,自己都敵視自己的公民身份、自己都視香港的自由、地位和文化為「例外」、「過渡」、「不正常」之物!

信仰真空的國度

我們堅守我們的法治和公義。所謂堅守並不是說我們事事都講求法治和公義,我們的堅守其實是一條底線。老實一點說,香港人不是徹頭徹尾的理想主義者,我們不會在每件事都講求法治和公義,否則我們亦不能解釋為何貧窮線下的人權利總是被壓榨而同時被視若無睹。雖然如此,但我們對我們守護的價值,仍然有半分執著,我們不願意看見社會有太過不公義和法治被過份踐踏的情況發生,雖然很多時我們的動機是出於利己。比如,近年,霸權出現,公共事業(如公屋街市)外判,引致低下階層難以向上流。我們向上流的機會被壟斷,所以我們覺得不公義,所以有更多的人上街。

長洲自治的必要性

不以香港為家,則無家可歸,無路可退。努力成為壓榨者,打進社會上游,誰不想?問題只是登頂無門,處處講人脈。移民夠乾脆,一了百了,誰不想?問題只是幾百萬的投資大家都儲不來,而專才的門檻又跨不過去。當我們淪落至一無所有的田地,能依靠的,就只有建構主體意識,適當地團結排外,將中港區隔開來,將香港人身分的價值最大化。

根據《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第4條規定,任何人除非出口時許可證而出口獲得不得將任何數量超逾15公斤的儲備商品從香港出口,但任何人的個人行李內只供他本人耗用或作為禮物而從香港出口的任何儲備商品,如數量不超逾15公斤,均無需出口許可證。雖說現時香港未爆發食米風暴,但政府應該汲取「奶粉風暴」的教訓,以「防患於未然」的取向,即時監察香港大米供應情況,並向香港人每週匯報最新情況。必要時更要加強執行和檢討《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等相關法律。

這是最壞的時代,香港父母淪落到因為一鑵奶粉而惶惶不可終日;這又是最好的時代,因為限奶問題將會拆穿很多政客的西洋鏡,迫使他們露出醜陋的真身。「限奶令」實施不過一個月,就受到泛民政黨威脅要求加入日落條款,要使限奶令到期之後自動廢除,香港又將中門大開,歡迎奶粉走私賊。神奇的是,在這件事上文官系統骨頭硬,民建聯那類中共代理人反而支持繼續限奶。香港群魔亂舞,人鬼不分,十分靈異。

第一代殖民官董建華說過「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更好」。反過來讀,就是事實。中國的好,是用香港的不好來成全。香港要限奶,中國就跳起來,王光亞的孫女就不方便;香港不好,中國才好 - 所以香港開放了自由行,所有來香港玩的中國人,都得到橫行無忌的機會、有不怕買到假貨的保障、更有走私逃稅的方便。看,香港的媽媽好,王光亞的孫女就不好。所以「愛國愛港」的定義,就是這個特首要繼續犧牲香港,顧全祖國大陸。香港不好,中國才好。

張國榮的愚人節死忌,世界悼念,郭看得很不舒服,心裡嚷著的大概是:「操你媽的,到處都是張國榮,還不過是一個香港歌星。」一個香港歌星就是可以做得那麼大,而大陸就是找不到一個同級的。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達賴喇嘛拿諾貝爾奬,中國人就搖頭晃腦,說諾奬已經沒有公信力、瑞典在「玩火」;到黨的作家莫言拿了獎,全國人民就熱烈地彈熱烈地唱,跟瑞典又一團和氣、互送高帽。同樣道理,中國大陸出不了一個張國榮,又見全世界都在談論他,郭即老羞成怒,不惜自揭「民族瘡疤」,說張國榮是「文化毒奶粉」。

這不是中國心

你要說中國心,我就跟你說。這麼有中國心,買甚麼外國奶粉,咱國家的伊利蒙牛不好嗎?是不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這麼有中國心,幹嘛要違反我國法律,走私漏稅,是不是像成龍大哥說的,中國的法律不夠嚴?這麼有中國心,中港一家親,都是自己人,來港霸床位、搶物資、打尖插隊、隨地吐痰、撒尿拉屎的時候,又有沒有把我們當自己人看待?中國盛產黑心,有黑心奶粉、黑心蛋、黑心油、黑心水餃,中國心則比較罕見,主要是用來掛在嘴邊的。不信你問問挾帶私逃移民到外國的黨員幹部,他們的中國心在哪?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