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威尼斯

香港係無運河嘅威尼斯

我睇報導話而家威尼斯每日有六萬個遊客,但居民都係得六萬個。自小就住喺威尼斯嘅居民都投訴,果度而家變咗好似個迪士尼樂園咁,唔似係人定居嘅地方,啲民生舖頭如雜貨店呀、鞋匠呀都倒閉晒,生活都好麻煩。所以威尼斯政客都提議過禁止唔過夜嘅遊客入城,減少旅遊業對居民嘅負擔,但因為禁止入城係好大爭議性嘅題目,所以無實行。

威尼斯的美麗與哀愁

正所謂「坐食山崩」,沒有船員的拼死賣命和冒險的創意,一個國家能撐多久?算長久的了,還能耗上幾百年。最後還有莎士比亞算是「心水清」,寫了一套《威尼斯的商人》。其實最關鍵的一幕,是法庭的裁決:到底能否割人一磅肉來抵債?而這個所謂的「債」又是從何而來?法又從何而來。還未有反問一句:法官是誰人委任、向誰人負責?之後呢?威尼斯總算還有金雕玉砌的城市,作為門券收入的保證。也算是對子孫的一點護蔭吧。鏡頭一轉:到底香港人懷念的「好日子」/「那些年」是甚麼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