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斯肥菜港 Porthcawl - 當地海邊一張奇怪的長櫈,惹來英國網民恥笑。就是一條欄杆橫跨凳面上,而整張凳子好像被困在整個圍欄,正常人根本無法坐上去,因此當地地方議會很快下令移除此凳。

威爾斯 Varteg - 當地居民面對一大難題,就是威爾斯語言委員會宣布他們的鎮名Varteg不合乎標準,因為威爾斯語沒有V,要改成F。但建議惹來居民不快,因為委員會建議新名,一不小心在英文就會讀成「Fart Egg 屁蛋」。居民擔心會導致「小學雞恥笑不斷」。因而語言委員會並無要求立即更改,而是再次咨詢鎮民意見,是否改成「Y Farteg」。但代表當地的國會議員表示Varteg就是威爾斯名,只是受了一點英格蘭影響,也是歷史的一部分,質疑語言委員會矯枉過正上腦。

我想大家應該還沒有聽聞過這中緯度地方的名字,也不知道靈閣嶺有什麼來頭吧。在這片草被地上,每年七月都會舉辦一項大型國際音樂盛會-靈閣嶺音樂節。幸運地,我在若干個月之前有幸在這看似平平無奇的草地上見識過一些令人會心微笑的軼事,也欣賞過了英國近郊小鎮的美好風光。然而,我想就我的思考著多一點點墨。畢竟,在短短一週的光陰之間,這地給予我的,是或多或少具一定爆炸力的啟示。不如,讓我先告訴大家我的第一身經歷吧。

卡迪夫城與馬來西亞

陳志遠於2010年以8億鎊挽救多年無法晉級的卡迪夫城,2012年時更向球會表示願意以注資及還清上手債務為條件將沿用過百年的藍色戰衣改成紅色以迎合亞洲市場,令「藍鳥(Blue Birds)」的稱號一改成象徵威爾斯的「紅龍(Red Dragon)」,曾因此觸怒不少支持多年的忠實卡迪夫城球迷。

天朝「又」樣衰了

原來中國早幾日透過官方《環球時報》社評,表示若英國插手西藏人權問題,便會接觸北愛爾蘭和蘇格蘭的獨立黨派,更吹噓自己的經濟,暗指可以運用財力支持英國境內的獨立運動。我那一刻只想到一句話:「這個財大氣粗的『天朝』又一次樣衰了。」還未夠樣衰?應該聽聽人家怎樣回應:Plaid Arfon MP Hywel Williams said his party was concerned about the treatment of people in Tibetand was not interested in support from China. 英國主張威爾斯獨立的威爾斯黨國會議員不但表明關注西藏人權,更一口拒絕中共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