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娛樂圈

耶教藝人明星效應

最早期打正明星身分旗號出碟的,相信大家對Eternity_Girls都不會陌生,是影音使團的搞作,原來當時還得到2007年新城勁爆組合新人獎(即是豬肉獎呢),真是不說不知,但一碟後都是收檔。

少女時代的終結

少女時代嘅頂峰幾時出現?可能有啲粉絲、死忠會同你講仲未出現,有啲前粉絲可能已經轉咗會,亦有可能有人同意我講少女時代嘅頂峰喺2013年已經出現。呢種建基於情緒、情感方式嘅討論同爭拗,同究竟邊個係最靚嘅女明星一樣,再過九千年都唔會有任何結論,甚至乎係啲有內容嘅論點都冇。我份人實際啲,中意用啲能夠量度、量化同客觀比較嘅指標嚟講。任何指標,都有佢嘅優點同缺點,亦唔代表全部嘢,但當你將幾個指標夾埋一齊睇,得出嘅結論一般嚟講都幾準;就算你唔同意我同意嘅指標同埋解讀,最起碼有個基礎可以討論。

單純唱歌,單純愛國

陳冠希以前有首勵志歌,featuring陳奐仁,名為<香港地>。歌中的主體,是「唔容易走埋一齊」的「七百萬隻螞蟻」,而傳遞的訊息,則是香港人要同仇敵愾,團結一致,「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極為土炮。假若推出的年份是二零一五,必然會成為年度之歌。可是,十年流去,今日的陳冠希,已經大不如前,靈氣不再。

有時候會有人說你是中國人,不要說香港人罷,人家不會理你中國定香港,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但從這事件看見,人家好明顯是懂得分辨出來,甚至有人會認為來自香港有更佳的起步點。這是文化定位優勢。

記得Juno初出道,最令人印象深刻嘅係全世界對佢嘅評價,「馬面」、「二世祖」、「靠關係」、「咪嘴」、「買粉絲」、「上台被噓」…好似全世界都想殺死呢個新人咁。之但係,個個鬧佢嘅同時,個個唱K都唱緊《耿耿於懷》。而Juno本人,對所有負面評價都甚少作出回應,唔承認亦不否認,你話佢唱歌把聲難聽,加盟Silly_Thing後佢就向非主流音樂發展。你話佢樣衰扮偶像,佢即時剃光個頭,而呢個光頭仲維持咗好多年…

甚麼是娛樂?

為什麼我們會assume劉浩龍懂得尊重人?香港人沒有潔癖嗎?我見過電車上層都沒人坐因為有位乞丐,幾位師奶拒絕上小巴因為車上有隻導盲犬,地鐵上無數OL連人家坐暖了的位置也要攤凍才坐。

師兄,何必呢?

劉浩龍,一直是懷才不遇的代名詞。而現在,「懷才不遇」很可能會被「沒良心」代替。其實「師兄」星途的確坎坷。可能是際遇不好,可能如傳媒所講一樣態度欠佳,自1997年無綫電視自辦的第一屆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連摘金獎、最佳演繹及最具演藝潛質三個獎項後,其星途一直不如意。簽約華星,碟也未出,公司便倒閉。只能在無線做音樂節目主持人,及在《雙面伊人》中飾演毫不起眼的小角色。縱有靚聲好歌喉,無用武之地,比那些有實力的一碟歌手更叫人惋惜。

劉浩龍和他貼的照片,讓我想起一套叫作《Searching_For_Sugar_Man》(尋找隱世巨聲)的電影,電影講一位叫作Rodriguez的歌手,縱使唱歌好聽,創作動人,但他的專輯銷量不佳,唱片公司唯有解約。事隔多年,Rodriguez才知道自己早就在南非出了名,然而這多年來他懷才不遇,只好做工人,養活生計。想必Rodriguez的手曾經也是污糟的。不說太遠,講香港為人熟悉的歌手之一羅文,他在出名之前不少基層工作,例如荔園遊樂場職員、戲院帶位、銀行見習生等等,難道他雙手也是一直乾淨,未曾污糟?作為一個歌手,看來劉浩龍經歷太少、懂得太少,到了38歲,歌聲中欠缺著對世情的感會。

李玟和她的二三四五事

李玟在出道的年頭捱過一段很苦的日子,因為她認為當歌手是要捱苦的。分析最近我看過成功的人,日本蛙王北島康介、溜冰選手高橋大輔,以至我訪問過的年輕人,這陣子要成功,也許是一命二運三風水,但最重要的,是「會努力的天才」。

流行音樂有限公司

你或者未必能記住一整首歌的歌詞或旋律,但每一首流行曲似乎都有一個你特別易記的部份。無論你喜歡這首歌與否,那個特別入腦的部份都會不時在你的記憶中浮現,或者浮現幾次之後,你開始習慣這首歌的存在,甚至開始喜歡上它了。上述的情況,不知讀者有沒有經歷過呢?

雖說他常自嘲被踩「唔夠靚仔」,我卻覺得他Charm到爆,戴住副粗框眼鏡,一身看破紅塵睇透世事的智者滄桑Look行出嚟,香港有邊個男明星Carry到?記得有次看舞台劇見到他真人,一件黑色長褸配太陽眼鏡,戴著口罩低調入場坐在某角,總像在思考,沒有人夠膽上前打擾要求拍照。

I want to be 朱咪咪!

朱咪咪豈止事業、才華、家庭都可能比那鬼妹優勝,她的「尊嚴」更可能較不少窩囊至極的港人大勝。泛民多年前一句口號:「有得揀,你至係老闆」,近十八年來,我們非但政治上冇得揀,連生活上的大小環節都越來越「冇得揀」。窮途沒路下,少數人選擇憤而反抗,但更多人選擇「同化」,甚至自我矮化,來換取苟延殘喘的空間。

一月二十五日這一晚,再一次到紅館聽最愛的楊千嬅。全場觀眾揮動紫色的光芒,迎接曾言道心口有個「勇」字的她,發出紅色的雷射激光,台下的觀眾,台上的歌者,幻化成萬紫千紅的開場。「沿途紅燈再紅,無人可擋我路」是《勇》營造的畫面,楊千嬅一個人帶著心頭一份勇,面對如利箭從四面八方襲來的紅燈,然而她一直有著愛她的歌迷們的支援,是一片深紫色的人山人海。

時代巨輪下再見演奏廳

陳奕迅和李克勤,在我眼中是在千禧後的十年間平分了天下的兩位男歌手。如果說陳奕迅是樂壇的蘇軾,李克勤就會是樂壇的周邦彥。雖道二人平分天下,但若說兩位競爭激烈,卻又算不上說得準確。兩位唱法截然不同,故所唱作品亦非盡相同,而吸引的樂迷本質上也大相逕庭。

用政治正確的語言,我們不能說「所有參選人都貪慕虛榮」,但敢講一眾佳麗絕對是「自信心爆棚」。試問哪一位參選佳麗,照一照鏡子,誰不會自認靚過陳凱琳朱玲玲李嘉欣?(自知貌醜卻仍參選故意任人奚落的自虐狂例外),單憑這股自信,即使落選,甚至入不到娛樂圈也無妨,轉投任何一個行業,論霸氣已無得輸。

喜歡或欣賞一人本質上無分對錯,但若喜歡至喪去理智,問題可大。年紀尚輕,為了觀看偶像的演唱會,詢求家人更多的零用錢或是動用本是用作應急之用的儲蓄,但自己尚未有能力賺取金錢,家中亦沒多餘錢,這樣孰是孰非?又或是,盲目相信偶像所言,以一貫支持的心態追隨,遇上批評就在網上與反對者展開激烈罵戰,耗盡身心,這樣又是好是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