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何價

某些新人得罪說句,舉辦婚宴的目的是為了籌款資助結婚開銷。朋友跟我說,她有一個小學同學,十幾年沒有聯絡,一天在街上踫到,寒暄幾句,然後奉上粉紅色炸彈一個。朋友為之愕然,明顯這位小學同學隨身攜帶炸彈突襲,朋友不幸獲炸,但又不想做得太絕,儘管不出席晚上酒席,但還是去了現場拍了張照片放下超市購物禮卷然後離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某天我就在我的FACEBOOK訊息欄收到一個請飲的訊息「我XX月XX日結婚喇,希望得到你的祝福,誠邀你來飲宴,你來嗎?」好吧,我立刻就回福她「我祝福妳,我也誠懇地推卻不來了。」我信奉人家怎樣待我,我怎樣待人家的那一套。既然你在FACEBOOK想我祝福妳,我也會在FACKBOOK回應你並在FACKBOOK上祝福你。

這指數會計算高質素一卡鑽石的平均售價,從而得出鑽石價格走勢的趨向。最新公布的一卡鑽石平均售價為7737美元,大幅低於2011年中的高位11157美元。

婚禮,就係面子工程

到底婚禮是一個宣言?一種儀式?一項面子工程?還是一盤自負盈虧的生意?

請人去飲,派帖前諗諗

仆你個街,給人情一個十年沒見的所謂舊同學也算,但整晚要和不認識的人同枱食飯才是最尷尬。試想像,當台上新郎以十分難聽的歌聲唱老套情歌時;台下在忍笑的你,正猶豫好不好夾枱上所剩無幾的那尾魚。你雖然吃不飽,但又怕身旁那素昧平生的賓客覺得你為食;你想恥笑新郎的歌聲,卻又怕路過的兄弟覺得你是來踩場搞事。當時我唯有在吃到一半,便急急腳離場。

有哪一個女孩子不想嫁個對自己死心塌地的有錢仔?只是整個宇宙只有一個都敏俊,而他已經被千頌伊「Mark實」了。現在的我不再像從前那樣只談物質,不談感情,戀愛感覺與金錢同樣重要。我寧願要一個月薪3萬我愛的人,也不要一個月薪6萬我不愛的人。有時候我真羨慕那些會因為一個男人有錢而「愛」他的女人,以及那些會因為一個女人身材玲瓏浮凸而「愛」她的男人。他們的戀愛感覺就是她那個C Cup和那雙39吋半長腿,以及他送的那個Boy Chanel。

迄今性傾向歧視尚且未成為法例,未來同志爭取婚姻合法化之路祇會更形艱難。這項議題近年突然躍上政治舞臺,既源自同志晉身議會並為平權奔走呼號,亦得力於性別平權組織經年的努力開花結果,鼓勵社會上愈多人勇於承認同性取向;與此同時,保守傳統婚姻制度及宗教團體對此現象極為反感,甚至懷有敵意,基於他們堅信同性婚姻恍若動搖社會安定,一旦開始商議立法的可能,必將成為本港政治的「第三軌」(Third Rail)-一旦碰上,注定不能善罷甘休。

同床異夢

所謂同妻,即是男同性戀者的女異性戀配偶。根據青島大學醫學院教授張北川估計,中國男同性戀約有二千萬人,十個人當中,約有八人會與異性結婚;中國性學家劉達臨亦估計,中國一千六百萬男同性戀當中有九成人會與異性結婚;隱沒在這一段段關係背後的,正是一千二百萬個同妻。結婚後,丈夫與同妻之間關係疏離、同妻到婚後若干年方知曉「絕望真相」、雙方爲孩子或其他家庭壓力因不願離婚,正是這一群同妻的寫照。

感情發展中的基本功

人生真正重要的事情不多,成家就是其中一件。我們在香港生活也都要面對。找個人來結婚並不是很困難。不過,也不需要為了結婚而結婚。找到合適的伴侶,比較享受感情和婚姻生活中的相處,卻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對感情和成家來說,緣分一定重要,兩個人在這個時間、空間遇到,已經是很有緣分。但單單緣分也不足夠,自處、尋找、選擇和接納、相處中的溝通、融合與解結等階段,其實很需要基本功。我這裏也就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一些體會。

男人Off 學

「之樂,錢係賺唔晒嘅!特別係男人,有時間就要抖下。」「師兄,你真係無事嗎?我好少聽你咁講嘢。」「我同老婆已經三個月無行埋啦!」

港男北上娶妻,是多年來常見的現象。大約從九十年代起,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吸引大量港人往大陸投資後,港人到深圳東莞等地娛樂消遣亦成為日常的娛樂,與此同時因為香港女性地位提高,以致香港的低下階層男性比昔日更難於本地尋覓配偶,結果造就了大量中港婚姻。大陸女子與香港男子結婚後,就會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猶記得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社會開始出現一個現象:家庭倫常慘案,多發生於中港婚姻的家庭,皆因大陸女子嫁來香港後發覺生活不如想像好,然後就與丈夫起衝突。因而使人聯想:港男沒本事娶香港女人就把大陸妹帶過來,然後又為香港帶來社會問題。故此在我當時只有十多歲的年紀,已決心不管日後的女人緣多差勁,也決不北上娶妻,既不願為香港社會帶來問題,亦心底裡有個偏見,覺得沒本事的男人才要這樣做,我才不要變成這樣。

他寧願選擇父母

所有人的出生都是無辜的,因為我們無從選擇。但婚姻是能選擇的第二次投胎,雖然誰都不能預測未來,但至少我們可以為了將來的幸福,把握自己認為是對的選擇。

保守者的畏懼

保守的人要「企硬」,永遠有無限的藉口,就算是說不過去的藉口,仍然為他們所用。廿一世紀的基因改造食物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科技進步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換幾個字眼,二十世紀的安全套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醫學昌明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也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起源難考的火藥也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正義之戰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同樣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公元前的龜殼占卜絕對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預測未來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完全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既然自然的界線模糊難辨,而人類文明的向前邁進,又必然跟群山百川林木大氣的原始性有衝突,一件發明或一種觀念是否違反自然,就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以違反自然為控訴理據,其實無異於批判著全人類。

事實上香港人拍拖,要搵個地方比較大動作地談情十分困難,君不見全港稍為有私隱空間嘅公園每晚坐無虛席?如果發多啲時鐘酒店牌,理論上同電視發牌一樣,有競爭先有進步,響收費、設備、衛生各方面都有改良的話,啲人僻室談情(編按:仲談?)嘅空間大咗,拍拖拍到加入婚姻這一種邪教(史兄新書名,十一月出版)嘅機會又大啲,長遠嚟講係可以推高結婚率,如果生育同結婚係成正向關係,咁的確真係可以提高生育率。當然,呢個只係理論上咁講,我從未幫襯過,唔知裡面咩環境。不過如果蔣麗芸真係成功爭取香港嘅時鐘酒店「Love Hotel化」,遍地開花的話,可能會有道德團體聲討佢了。

(史兄出品必含粗口字,慎入)Joyce並唔係一個所謂「港女」。港女會黐四吋眼睫毛、十隻手指唔同款嘅指甲、搽三吋厚嘅粉,一身名牌,開口中英夾雜,極度崇尚物質主義。而阿Joyce……極其量佢只係一個師奶、一個會用Gucci嘅師奶。雖然佢只係三十歲,但個種老氣,成個四五十歲嘅師奶咁 - 好似你公司裡面開口埋口「我老公話~」「我老公話~」嗰種女人。

一個單身的人,如何出軌或越軌?一般來講,都必須先有男友或女友,才有出軌的可能。男朋友或女朋友,在砂糖的理解,是處於試用期的準丈夫或準太太。這年代,男女朋友做愛太正常,再不是稀奇事。有男友或女友的人,還去喜歡還去找別的人,這有沒有問題,砂糖也說不定,就如水波先生所說的一樣:「喜歡就是喜歡,沒法子」。不過,這只是無需顧慮其他人的狀況之下,所講的話;亦即是說,有男女朋友,還去喜歡或找別的人之前,最好要先徵求對方同意,提出這問題是傻的沒錯,所以現實的做法是,死活不給對方發覺,而且別顧此失彼;被發現了,只能任由對方處置,要不要和別人分一半,決定權只可能在沒出軌一方,出了軌還有得揀,傻的嗎?這著數的。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