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婦女

女人經:每月必經

使唔使研究得咁仔細?但M 巾其實會影響女性健康。上面講咗,棉質面會減少敏感機會外,薄同透氣真係非常重要,否則焗住的話又加上本身大汗,容易令到細菌滋生,增加陰道感染機會﹙男人可能唔明呢啲情況係幾普遍,特別係孕婦,因為佢哋抵抗力比較弱﹚。不過唔好以為衛生巾又薄又透氣吸水力又強就可以唔使成日換,正確嚟講,最好,係最好,兩個小時換一次,就算當日流量少都要換,唔好諗住塊M 巾可以用足五六個鐘!因為再薄都好,始終比唔用焗,然後又會出汗,特別係夏天,一樣容易令到細菌繁殖﹙人的皮膚上本來就佈滿細菌,而且細菌係會周圍走。﹚簡單啲講,任何時候都保持乾爽,唔好焗住佢,婦科醫生更會建議著棉質內褲同埋唔好著咁多牛仔褲,道理都係一樣。

「小明是男人,他一定不及女孩子乖巧聽話」「小明你是男孩子啊!你不可以哭!」當柔弱愛哭的刻板印象傷害女性時,堅強的刻板印象也在要求男性,令他們無法宣泄情緒。英國關注家庭暴力問題的組織ManKind Initiative進行社區實驗,發現途人目睹男打女時會試圖阻止男人,目睹女打男時卻只會恥笑男人,也說明「女人是弱者」的刻板印象如何傷害男人。

職業婦女在求職面試時經常被問的問題,應是以下幾類(次序按重要性排列):1)「你結婚未?」(如未婚)2) 「你屋企有咩人?」3) 「要唔要照顧父母?他們有無長期病患?」(如已婚)2) 「你有無請工人?」3) 「仔女幾大個?」

每年的三月八日,世界各地都會為三八婦女節舉辦不同的慶祝活動。在中國大陸,歷年的領導人都曾發表講話,以表示其對婦女的關注。然而,我們何曾有反思在中國共產黨的語言下,所謂「婦女」究竟是指何等「婦女」?今天中國共產黨的官方話語中的「婦女」,早在1920年陳獨秀創黨前成立的刊物《勞動與婦女》已經出現。1949年中國共產黨立國,在其《憲法》第四十八條同樣有關注「婦女」。

「你的男友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這句話看似理所當然,實際上自我物化,而且將男人當作老奉。男人在這種時代環境下更加需要頭腦清晰,真正的風度與大方是建基於尊重,是雙向的尊重,付出不是問題,但也請保留底線。

戴個套先吖?講呢啲?

文中後記提及什麼「被強姦的機會其實並不高」,簡直一派胡言!基於不肯定的猜測而作出如此不負責任的建議,例如告訴讀者「將就一下,幫男人解決」,這毫無疑問等同大開綠燈,你幫他解決完,對方若嫌不足而想更進一步,你到那時才叫「唔好唔好」還有用嗎?更不用說主動為對方戴上安全套了,他見你隨身攜帶還示意他使用,誤會就更加深了。即使嘴上警告對方說把用過的安全套交給警察告他強姦,但在旁人眼中這些行為卻是主動配合,試問事後執法人員能夠相信你的口供嗎?

「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依我看來,應該是「沒有醜女人,只有蠢女人。」扮靚是靠食腦,不是靠勞力。即使你勤力扮靚,每天花幾小時在打理身體上,若投資在錯誤的地方,也徒勞無功。反之,聰明的人,懂得扮靚之道,才會靚得輕鬆、活得自在。

港男北上娶妻,是多年來常見的現象。大約從九十年代起,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吸引大量港人往大陸投資後,港人到深圳東莞等地娛樂消遣亦成為日常的娛樂,與此同時因為香港女性地位提高,以致香港的低下階層男性比昔日更難於本地尋覓配偶,結果造就了大量中港婚姻。大陸女子與香港男子結婚後,就會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猶記得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社會開始出現一個現象:家庭倫常慘案,多發生於中港婚姻的家庭,皆因大陸女子嫁來香港後發覺生活不如想像好,然後就與丈夫起衝突。因而使人聯想:港男沒本事娶香港女人就把大陸妹帶過來,然後又為香港帶來社會問題。故此在我當時只有十多歲的年紀,已決心不管日後的女人緣多差勁,也決不北上娶妻,既不願為香港社會帶來問題,亦心底裡有個偏見,覺得沒本事的男人才要這樣做,我才不要變成這樣。

當年只係中學生的我,覺得老豆老母分開,無話邊個啱晒邊個錯晒。最後邊個係導火線都好,我做女都明白之前佢地大家都有問題。我唔想對住佢地,只因覺得好煩,分開可唔可以處理得好D?唔好將D唔關事嘅親戚拉落水,尤其hurt到我最錫的嫲嫲。

現時每位「有衣食大使」為兩至三個家庭送上「溫馨速遞服務」,已能將服務覆蓋至五十至七十多個家庭送上溫暖,正如機構名稱所表達 - 以「人」建構「網絡」,以「一傳十,十傳百」的方式將關愛不斷擴展,如受贈者淑芳及其丈夫年紀老邁,基於健康及宗教信仰原因,收到的部份蔬菜也未必適合食用,與其棄置,淑芳會選擇用報紙包好,再轉贈予隔離鄰舍,繼而進一步轉介有需要的街坊參加計劃。如斯簡單的分享舉動,既能減少浪費,亦能打破鄰舍間的隔膜,為社區建構更穩固的支援網絡。

由於收集的食物全是賣剩蔬菜,種類及數量完全不能預計,中心曾試過收足兩個月的通菜,一個月的林柿,雖說是免費食物,但長期只吃一兩種蔬果也不禁令人納悶。此時,又再次見證「主婦智慧」的厲害:通菜除了用作蒜蓉炒、牛肉炒及製作雜菜煲外,還可以加蛋煎製成通菜餅;林柿除了當生果吃,還可以製果醬、煲湯,甚至製作成沙冰!即使你學識有多廣博,但筆者相信,閣下都要對這些「師奶」的創意無限為之折服。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由於香港及印尼政府失職,無法保障外傭免受廣泛剝削,令赴港當家庭傭工的印尼外傭頓成販運人口,猶如現代奴隸。

女人,是值得呵護的

在中古時期的歐洲,為了穩定民心,自1487年,《女巫之槌》在德國出版後,大量女性被披著假正義的政客、商人、賞金獵人殺害。這是因為中古世紀的人,缺乏對氣像學的理解,所以把天災帶來的恐懼和憤怒投向女巫,認為所有的災害都是巫術作怪。就算當時有教會作出澄清,民間仍迷信不疑。從十五世紀到十七世紀,單是瑞士沃州(據說是女巫聚集地),已有約2500名女性,被視作女巫而判處死刑。女人,不論中西,從古至今,一直受著這樣沉痛的傷害。

你啪我還是我啪你

聽說《衝上雲霄2》的故事是這樣的:吳震宇在上一輯的妻子已經病死,而無法開花結果的情人陳慧珊也不拍戲了。但故事要寫下去,於是安排了陳法拉做他的第二春。這個變換,十分自然,大家覺得沒有問題。我也不覺得有問題。俗諺說男人最好的際遇,是升官發財死老婆。老婆死了,可以是一夜白頭,寫得出蘇東坡那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也可以是另找續室,叫作「續弦」。樂器斷了線,奏不出響亮的「啪啪聲」,自然得換過新的弦。男人續弦,是喜事;女人再嫁,今日平常,不是不見得光,卻也不是值得四處講的事情。聽說安全地帶的主音已經結過很多次婚,但總還是ok,越戰越勇,多啲來密啲手;女人如果再嫁三四次,好聽的說法是烈女,不好聽就是來騙財的臭西。

女能載舟之政黨女首領

這些年來全球政治人物,女性人數續漸增多,影響力漸大,然而早十年八年本地女婦女團體還大聲疾乎,批評香港政壇還是男人主導,女性只是花瓶,沒有太多權力。霎眼間,六個政治組織都由女性打骰,當然做主席不一定包攬所有權力,未必一個人說了算,但這一象徵意義,相信可以打破「香港政壇男人話事」這論說。

潘朶拉 vs 港女

其實小妹一直都很想在網台開一個新節目,把坊間的各項社會議題也能夠從女性的角度,溶合社會各項潮流輕鬆地帶政治概念予香港各女生,從節目中喚醒她們對社會問題之關心,對現今本土政治的興趣,再不用被人睇低一線。 但奈何這幾深思發現,用潮流所帶出政治意識確實困難重重,但小妹又真的很生氣,為何現在的女生沒有自我主見,一味嬌生慣養地要別人呵護與遷就?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