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孟加拉

捍衛母語 人人有責

六十二年前在巴基斯坦嘅達卡大學,一群孟加拉大學生,用佢地生命同鮮血,守護佢地母語。哩一段事跡,亦令由二零零零年起,每年今日,成為一個非常重要嘅日子–—國際母語日(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激進主義是怎樣煉成的?

孟加拉週日爆發大規模示威。這次示威終於與叛國犯、塌樓無關,而是源起自保守伊斯蘭派批評國家執行「世俗主義」,無力捍衛伊斯蘭教的紀律。他們要求國家嚴懲「無神論者」、及執行更加嚴格的性別分離政策等等。是次示威釀成最少20人死亡。加上數個月來的衝突,孟加拉儼然成為了「流血示威之都」。對於香港人,這樣的示威相信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伊斯蘭國家一向予人「亂」的感覺。但實際上,這幾次騷動很令人感慨,因為孟加拉不是伊斯蘭國家,也從來未試過這麼「亂」。最近的「亂」,當中大有文章。

孟加拉大規模示威的背後

戰犯充其量只是皮膚病;貪污和無能的政府才是這個國家的毒瘤。我好奇心驅使下問朋友:既然這個國家對於「戰犯」問題,能夠舉國團結地抗爭;那他們又有否為過國家的貪腐而走在街頭上呢?答案是沒有的。原來孟加拉普遍教育水平低下,大部份人活在污染的街頭,早已習慣,也不懂表達不滿。提高管治水平等議題對普羅大眾太過晦澀難懂,只有「處決叛國者」等腦充血式的議題才能引起公民的關注。結局是,這年大選,除了除掉了幾個戰犯外,今屆選出來的政府,十居其九也還是那個只顧自己發財,懶理人民死活的貪污政府。

國際母語日

明天二月二十一日是甚麼日子?如果問香港人,大概八成的人都不知道這節日所謂何事。但對孟加拉人來說,這個日子卻是無比重要的記念日。原來聯合國於二零零零年將此日定為「國際母語日」,也是孟加拉舉國共殤的一日。一九五二年同日,在東巴基斯坦的達卡大學,有無數的學生因為爭取孟加拉語為法定語言而被政府血腥鎮壓。

孟加拉的奇蹟

三十春秋過去,孟加拉農村窮人的生活質素已經得到根本的改善。逐漸地,微型信貸的重心也轉移到「Grameen model」可否被成功複製的問題上。在世界各地,都有仿效微型信貸的團體在當地工作,而成功的程度卻迴異。貧窮是整個世界共同的煩惱,成因卻因著不同的社會結構而有所分別,所需的解決方法也自然不盡相同。但是最起碼,Grameen Bank讓世人學到的重要一課,是證明到改善社會的團體也可以做到財政獨立。與世上絕大多數NGO不同,Grameen Bank完全不用、也毫不接受任何捐款,而是專心致志的專注於自己的社會任務。這也是Muhammad Yunus近年大力提倡的社會企業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