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中國講「親親而仁民,仁人而愛物」,先親愛親人,然後仁愛其他百姓,最後愛惜萬物,是有等差的。追求「平等大愛」,是近代才有的極端思想,是會死人的。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歐洲用二百年的革命和戰爭學到了這些價值背後的恐怖,所以各國都知道要有政府持中平衡、有傳統的國家勢力節制外來文化和移民,否則公道瓦解,妹仔大過主人婆,天下綱紀灰飛煙滅。因為英殖政府撤出香港,港共政府則配合中共殖民大政,而故意讓出主場,任由司徒華遺毒的中國民族主義膨脹並騎劫民意。

早前黃毓民議員爆出一句「我話俾你聽,香港除咗搞革命,無第二條路嘅!唔係掟你雞蛋,就來掟你汽油彈呀!我話俾你聽,林鄭月娥!唔好以為好得意!」,立即惹來各方炮轟。平心而論,把此發言講成是黃議員恐嚇林太,實在講不過去,但這不是本文要處理之問題。綜觀歷史上所有爭取自由、民主之運動,或多或少都是要流血的:或流抗爭者之血,或流專權者之血,或雙方都流血。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會是例外嗎?

香港中學生抗爭指南

近年香港社會日趨政治化,大學生一向會搞抗爭,官員到訪大學也預料會碰上示威,但現時連中學生也對政治越來越敏感,開始出現抗爭行動。惟中學強調紀律,校方對學生之規訓頗為嚴格,而中學生之政治意識及知識一般而言較為薄弱。只要校方出手,或威迫,或勸告,同學便不知如何應對,很多抗爭行動便因此不了了之。為此,似乎有需要寫下一些應對方法,供中學生參考。空談原則與方法,會太抽象,故本指南會以兩虛構情景為基礎,繼而提出該如何應對。本指南只是參考資料,望能起些少政治啟蒙作用,到了現實,請同學見步行步,不要一本通書讀到老。

皇仁師生「歡迎」吳克儉?

白影不是求全場狂噓「吳係人」(白影曾於生果報的訪問中直斥他連人都不如),作為主人家,對來賓有禮,是一種禮儀,是厚道的表現。但有禮不等於阿諛奉承,對不起,我是想說不等於「奶(舐)人鞋底!」

「正義」聯盟?

聯盟名為「正義」,然則正義為何物?略翻古書,得知「正義」的解釋指公正的、正當的道理例。《史記·遊俠列傳》有載:「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亦可解公道正直;正確合理。漢王符《潛夫論·潛嘆》有載:「是以范武歸晉而國奸逃,華元反朝而魚氏亡。故正義之士與邪枉之人不兩立之。」而義,一般指公正合宜的道德、道理或行為。有謂:「義者,宜也。」《孟子.離婁下》云:「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唐君毅《與青年談中國文化》亦引之,人之異於禽獸者,在其有仁義禮智。

語言藝術

語言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是人與人用來溝通的工具,以最理性的角度來說,理應直接傳遞訊息,但事實上往往並非如此。以前讀書時,老師教我們中國人的溝通傳統為含蓄委婉,自此一直深深的印在腦海裡。那甚麼叫「含蓄委婉」?中國第一本詩歌總集《詩經》,又稱《詩三百》,「賦、比、興」是其表現手法,三者中有兩樣就是比喻同聯想,即是明明想講東就講西,要你自己去估。

王如知此,則無望權固於馬交太守也。不留郊野,屋不可勝住也;移民不設上限,鐵票不可勝買也;酬金定時入武林,黑道不可勝用也。屋不可勝住、黑道不可勝用,是使民貪生怕死無用也。貪生怕死無用,赤化之始也。

思歪曰:「魚,我所欲也;高湯,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烹魚而煲魚湯者也。港人,我所效忠也;中央,亦我所效忠也,二者不可得兼,賣港以取信中央者也。魚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魚者,故不為苟全也;殺生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殺生者,故手段有所不擇也。如使朕之所欲必得於賣港,則凡可以得利者,何不賣也?使朕之所惡莫甚於刁民,則凡可以滅其聲者,何不為也?由是則賣港而無不利也,由是則可以滅聲而無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魚者,所惡有甚於殺生,非獨港奸有是心也,人皆有之,寡人能勿喪耳。」

講粗口固然粗俗,但粗俗不等於道德有虧或人格低落。在街市、茶餐廳、街邊球場等,常常聽到粗口橫飛。小民百姓講粗口,多無惡意,純粹要發洩不滿及怨氣,或是朋友間的交談方式,以示親切。他們雖然粗口爛舌,但是否代表他們毫無道德?古人云:「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都是讀書人。」某些人雖然滿口粗言,但正因他們直率,少會計算利害,反而願意為朋友兩肋插刀。樊噲乃市井之徒,以屠狗為業,舉止粗鄙,但其忠心耿直、義薄雲天。有些讀書人,書是讀了,卻只讀到知識而讀不到修養。道貌岸然,內心卻是黑暗邪惡、老奸巨猾。正因他們書讀得多,更加懂得害人。這叫斯文敗類、偽君子。這些敗類不會說粗口,反而善巧便佞。看看立法會,再看看政府總部,你就會明白。

「廢青」

日前學民思潮因被惡警阻撓,而要穿過金鐘太古廣場往中聯辦。其間,有一男子向他們大罵:「嘈就得?封晒條路吖不如?遊行係咪大晒啊?」(請參閱《蘋果動新聞》)遊行不是「大晒」,但肯定比你大,你要行街、Shopping,無問題,但在仁義面前,唔該行埋一邊。這是極其淺易之道理。朋友,你有無讀過書?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

我愛國,也愛香港。我相信不論是我生活的城市,還是我一直關懷的國族,它們的基本組成單位是人民。人民是一個個真實的個體,他們是你我每一天都會在街道上、公司裏、餐廳中遇到的每一個人;他們都有對生活的期望和擔憂,理想和快樂。他們受到不公平對待時會憤怒,遇到壓迫時會恐懼。他們有人的尊嚴,有作為公民應有的權利。有了生活在我們身邊的人,國家和城市從而不是一個抽象的觀念,我們的愛和關懷不致於落入虛無的口號。

何謂好朋友?

某臉書人氣「大文豪」,愛寫感性文章。最近(2月21日),他發表一篇名為《因為你們是好朋友》的文章,七百多的文字盡說好朋友的特質,結果有五千多人讚好。裡面的廿項特質,我全都同意,但看完之後總是覺得,好朋友就只有這些嗎?我覺得,好朋友不是如那位「大文豪」所說的「出雙入對」、「好默契」、「親密自然」那麼簡單,而是在於大家透過良好的朋友關係、彼此激勵,讓到自己的德行有所提升,彰顯仁、義、禮、智等傳統精神。《輔仁》Logo下的「以友輔仁」,正正就是這個意思。我對於好朋友的定義有四種:其一是重品德。孟軻說:「不挾長,不挾貴,不挾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挾也。」(《孟子‧萬章下》)結交朋友,是結交他們的品德,更何況是好朋友。假如交朋友是挾帶到某些條件和個人目的,朋友關係的發展是很難持續的。這就是唐先生所演繹的「超乎一切私心與利害之關係。」

鼠王流華之事章

齊宣王問:「鼠王芬流肛華幫低下階層嘅事,你聽過未?」孟子答:「無啵,呢啲咁嘅人做過乜,我無興趣知啵。咁嘅話,不如講吓你可以點幫人好過啦?」齊宣王話:「點樣?」孟子:「做好自己能力範圍嘅,人人都有能力令社會更加美好!」齊宣王就話:「我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