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學苑香港新民族運動

香港新民族運動的呼聲,是對於當代香港公共論述領域的強勢回應。中文語境時常將「民族」定性為本質單一的聚合體,卻不願正視正在發生的香港民族主義,進而失去分析此語彙的思考契機;同時,也等同於放棄了歷史上民族抵抗強權的積極意義,更難以回歸香港的主體視角,深入剖析當前的政治困境。

香港民族的生成,可以看作是香港人抵禦中華帝國主義的過程中握有的武器與籌碼。從其出現然後成長,一系列的演繹動態必然存有政治考量,然而此並非能以民族運動的結果判定,故當中共殖民政權或黨媒盲目以「分離主義」、「港獨」等修辭攻擊時,更顯出當政者對香港民族或將威脅共產黨治港的管治合法性的恐懼。然而所謂政治考量,不過是香港民族渴望守護自我文明時,真誠的吶喊與宣告,好使其自由的價值與文化得以傳承,並持續展示與中華民族或世上其他民族不同的文化主體。

於剛過去的6月,香港人對香港足球的熱情暴漲。中國隊一張挑釁性的海報,激起了不少港人支持香港隊的心,令三場香港隊的主場門票均告售罄。香港人觀看的再不是別國的隊伍,而是自己地方的球隊。可能很多人對香港隊的認識就只有在2009年東亞運奪金和它最近的強勢,但是在這個曾經的「遠東足球王國」,足球歷史已逾百年。這篇文章將透過梳理香港足球的歷史脈絡,探討香港人主體性的建立,以及足球與香港民族的關係,並說明如何透過足球深化公民教育。

「香港人,係值得一人一票,去決定佢哋心目中嘅特首。」葉晴在《選戰》中字字鏗鏘地說出的一句話,似乎曾為雨傘革命的抗爭者燃起一絲希望。在《選戰》中,港人雖能一人一票選特首,卻遭少數人掌控提名權,跟香港現實中的「假普選」方案如出一轍。《選戰》的對白言猶在耳,但港人實現普選的願望卻不了了之。《學苑》訪問了《選戰》的總導演黃國強,談香港電視業與香港人主體塑造的關係,分析香港電視業的限制,以及香港流行文化聚焦於華南文化圈的重要。

香港民族誕生於中國強權崛起之際,這個謙遜地渴望自由的弱小民族,從來不是唐吉軻德式的道德宣稱者。弱小者現身於帝國環伺的當下,便已經識破強者的偽善,並以幽微但是情感真摯熱烈的筆觸,制伏詆毀尊嚴的暴力;然後以科學卻也關懷正義的語言,點燃知識的火光。既不盲目地傲視,也不存有絲毫因退怯而生的卑微,是近乎審美的姿態。立足於強權的墮落之前,香港民族向前揭開一場重拾文明的思想運動。

「笑甚麼,你也是中國人!」假如有天遇到這樣的指責,筆者首先想到「說甚麼?甚麼是中國人?」「中國」……「自古以來」……惟中國是自古以來都難以釐清的概念。在此先從較廣為人認同的定義起始,「中國」至少代表了自周朝以來的政治和文化共同體,「中國人」又意味著以此共同體下的族群意識。族群意識是人類社會共治共存的必然產物。《左傳.成公四年》有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裏的「族」代表同一血統宗族。惟如今如何介定「族」為何族則難以一錘定音。費孝通的《中華民族的多元一體格局》重鑄了華文學界的主流意見,以「中華民族」來指現在中國疆域裏具有民族認同的十多億人民,並描述其格局為「多元一體」,就是指歷史進程中漢族吸收了許多的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也吸收了漢族的融和滾雪球理論。然而,值得檢視的是,這「一體」的民族認同,是從何而生?它真的是「一體」的民族認同嗎?